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二二章 各有所动

第二百二二章 各有所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大郎得了赵老夫人的话,打发管事出高价请人卸货,回头再进去寻小库房支银子,却没能支出来,再找赵老夫人,赵老夫人语重心长,“……再怎么说,这也是你媳妇挣嫁妆银子的事,我要是给了你媳妇,那老二、老三他们呢?还有小六,虽说没成亲,可我这银子里,有他一份,你就自己想想办法吧,你媳妇手里有的是银子,自己家的事,总不能也一分不出。”

    周大郎气了个仰倒,从府里出来,越想越气,调转马头直奔大皇子府。

    紫藤山庄,李桐凝神听着宁大掌柜说茂昌商行卸花椒的事,“……几十辆大车,从城里拉了上百的人过来,多数都是各大经纪行里专办酒宴红白喜事的,花椒都是大包,真是……”

    宁大掌柜摇着头,当时他看的,真是替茂昌行臊得慌。

    “下着雨,唉,要是再下几天雨,茂昌行今年这花椒,品质可得大打折扣。”

    “为什么不从各家货栈找人?”李桐拧眉问道。

    “就是这话,我也觉得奇怪,特意细细打听了,茂昌行的朱大掌柜知不知道能从货栈找人这事,我没问着,可下面的管事,知道是知道,说是这是上头的意思,照做就是了,多事没好处。”

    “贺宗修贺当家的去了吗?”

    “去了,站在码头上看了几眼,当场发作了朱大掌柜一场,就回去了。”

    “你怎么看?”李桐问宁大掌柜的意见。

    “这是贵人做生意。”宁大掌柜摇头苦笑,“汉源府压着只能出货到茂昌行,船是漕运的官船,听说拿了川南路宪司的帖子,船价只付了一半,到津河码头,没苦力就卸不了货,这生意能挣钱,凭的全是官府的威压。这种生意,倒是真挣钱。”

    “不可大意,你再多打听打听,贺当家的为人处理怎么样,生意上懂多少,擅长哪些生意,还有朱大掌柜,都好好打听打听,动手就是要万全。”

    李桐垂着眼皮吩咐,宁大掌柜忙答应了,告退出来,离二门不远,看到文二爷捧着一海碗樱桃,冲他招手。

    宁大掌柜急忙过去,拱手见礼,“二爷好悠闲。”

    “闲个屁,这樱桃不错,尝尝。”文二爷顺手将樱桃碗塞到宁大掌柜手里,拉着他往旁边站了两步,低低道:“托你件事,从周家那位六少爷把津河码头的苦力都拉进城挖河起,津河码头统共有多少船靠岸?都装的什么货?有多少?能不能列个单子给我?”

    “这容易,二爷要这个……那自然是有用,二爷什么时候要?”宁大掌柜舌头打个转,二爷做什么用,他管得着?

    “越快越好。”

    “那行,今天下午就能查清楚,天黑前能送过来。”宁大掌柜爽快答应,这事儿太简单了。

    天还没黑,文二爷就收到了宁大掌柜让人送过来的清单,抄了一份,叫了瑞哥儿进来吩咐,“拿着这个,去找那位七爷,别去定北侯府,他肯定也不在侯府,找到他,把这个给他就行,一句多话不用说,快去快回。”

    瑞哥儿答应一声,揣了清单,连蹦带跳出门,要了马,直奔京城。

    宁远正和墨七、周六等人在樊楼划拳猜枚,饮酒作乐,出来小解,正放水痛快,瑞哥儿从围在马桶三面的屏风后一伸头冲他一笑,宁远吓的差点尿手上。

    “你这小子……”

    “我们爷让把这个给您。”瑞哥儿一脸愉快的从屏风后转出来,将折的四四方方的清单递到宁远面前,宁远极其无语的瞪着瑞哥儿,那位二爷精明的少见,他这个小厮却是个二愣子!

    瑞哥儿办完了差使,一溜烟下楼回家。宁远净了手,拿出方胜拆开,看了一遍,眉头刚要皱起,随即又松开,是了,看日期,这是周六从津河码头揽走苦力后,靠岸的船只货物,比大皇子那几十船花椒多的多的货船多的是,不都顺顺当当卸了货了?

    宁远将清单折成方胜,塞进怀里,想着文二爷,嘴角露出丝笑意,这个文涛,心思之玲珑,真是少有。

    这个清单,该送给谁呢?

    宁远带着几分酒意回到定北侯府,刚在府门口下了马,卫凤娘迎出来,冲街角阴影中一辆小车努了努嘴,“那个阿萝,要见你,等了快一个时辰了。”

    “见我?”宁远一愣,她见他有什么事?“叫她进来。”

    宁远径直进了府门,卫凤娘冲车子打了个手势,车子慢慢掉个头,往定北侯府后角门过去。

    宁远沐浴洗漱,换了衣服出来,接过小厮递上的茶抿了几口,卫凤娘带着阿萝,进了屋。

    阿萝一进屋就跪下了,“七爷,我……我想跟着七爷。”

    宁远一口茶喷的老远。卫凤娘无语望房梁。

    “七爷,不是那个跟,我不是让您替我赎身,我是说……”阿萝脸一下子涨的通红,急的一个劲儿的拧帕子,偏又说不清楚到底怎么个跟法。

    “爷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儿。”宁远擦了手,换了杯茶,看着阿萝,满眼的玩味,他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只是,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不是,我知道七爷看不上我,七爷这样的……要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我不是要那样跟七爷,我是说……我愿意听七爷的吩咐,七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阿萝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怎么就说不清楚了呢。

    “我能让你做什么?”宁远眼神里有了几分凝重,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小看她了?京城这么藏龙卧虎?“你倒是说说,我什么地方能用得着你?你能替我做什么?”

    “七爷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阿萝喃喃道。

    宁远一手捏着杯子,另一只手手指一下敲着杯子,看看阿萝,又看向卫凤娘,好一会儿,才懒洋洋道:“那你说说,爷这里,哪一样差使是你能领的?”

    阿萝一脸茫然,“我又不知道七爷这里都有什么差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