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二一章 老大和老四

第二百二一章 老大和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孩子……”

    “太婆我活不成了!我这领的差使,皇上压着,四爷压着,实在没办法,求了汴河的活,又加个墨相压着,太婆,我活不了了!”

    周六抱着赵老夫人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抹了赵老夫人一裙子。

    “……说我不成器,没本事,我好不容易领到份差使,干点活,他就来拆台……我还活什么活?他就是不想让我活,不想让我们四房活着……太婆!”

    随国公听的脸都青了,“你这是什么话?谁不让你活了?你抢了津河码头的苦力……”

    “大哥可不能这么说话!”四爷周泽轩不干了,“津河码头上的苦力是大郎包下的?付过工钱还是管吃管喝了?小六去津河码头招人,一来是可怜那些苦力没有活干天天饿着,这也算是皇上交办他的差使:不能让这京城内外有人因为暑热而死,二来,这大夏天的修河,哪一家不是到码头上招苦力的?津河码头上的苦力只小六一个人去招揽?大郎这双眼睛,怎么就只盯着你弟弟?这鞭子抽到你弟弟身上才没事是吧?”

    “你!”随国公气的胸口疼,四房这是要反了!

    “小六明知道花椒这几天到,要停在津河码头……”

    “我不知道!”周大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六扯着嗓着一声吼,“你跟你媳妇挣私房钱的事,我怎么知道?”

    “你!他不知道,四叔难道不知道?”周大调头转向周四爷,周四爷斜着他冷笑,“我凭什么知道?我一个叔伯辈,难道还得管侄儿媳妇嫁妆铺子做生意的事?”

    “你!”周大觉得自己快要气吐血了,这四房,这是在干什么!

    “太婆,花椒得赶紧卸进库里!各家商行立等着领货,还有船,占一天就是一天的钱!”周大只好找赵老夫人说话。

    “太婆我不活了!”周六又哭上了。

    “你嚎什么?你就不能到别的地方找人?家里,庄子里……”

    “你怎么别的地方找人?满京城的人,你非得盯着我的人!你安的什么心?你把我害死,打量着就能独吞了周家了是吧?”周六有他爹在后头撑腰,全无顾忌。

    “你胡说八道什么?”周大气的眼都红了。

    赵老夫人被吵的头晕,“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好好儿的,这是闹什么?”

    “太婆,花椒怎么办?”

    “太婆,差使办不成,我不活了!”

    “大郎,”周四爷眯眼看着大侄子,“你太婆上了年纪的人,这点小事你自己都处理不了,还得让太婆替你操心?这可不是孝道。”

    “小六带走了津河码头的苦力,大郎有什么办法?这怎么能往孝道上扯?”随国公替儿子顶了回去。

    “小六领差使到现在,多少难处,小六什么时候找过他太婆,哪怕找过你我?不都是小六自己想的办法?怎么?大郎如今还不如小六了?”周四爷寸步不让。

    “这话也是,小六领了差使……这也有几个月了,我问过他几回,他都说有难处自己想办法,这点小事办不好,往后怎么办大事?小六真是懂事了。”赵老夫人想想,她家小六还真是,最近越来越出息了,得夸。

    随国公和周大脸都青了,这话什么意思?

    “大郎啊,你四叔说的也对,就是几个苦力的事,这京城什么都缺,还能少了人?不过多花几两银子,我这里有,要多少你拿去,小六刚领了差使,不象你,办了好些年的差,什么都懂,他不容易!再说,他这趟济贫怜老,这是替你姑母尽心,事情要做,银子也得自己筹,这一回,小六真是用了心,你当大哥的,凡事该让着弟弟妹妹,行了,就这么说,我这儿有银子,你多花几个钱再找人就是了。”

    周大还想说话,被随国公一把扯了回去,父子俩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周六先给赵老夫人磕了个头,再爬起来,抹着眼泪,“还是太婆最疼我,知道我不容易。”

    “你这孩子,你大哥也知道,他就是急了,你大哥性子急,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你大伯,唉,那花椒……算了算了,我也不多说,你记着,你大哥也好,你大嫂也好,还有你大伯,都不是为了自己,你别错怪了他们。”

    赵老夫人和稀泥,家和万事兴么。

    “太婆放心,我懂!”周六得了便宜,顺便卖乖那是熟能生巧的事。

    “小六,你先出去,我和你太婆说几句话。”周四爷温声吩咐儿子。

    “让人去请个太医看看,你那额头伤的重,可别伤了脑子,唉,你大哥一向没轻没重……”赵老夫人急忙交待了句,周六答应了,告退出去。

    周四爷屏退满屋的丫头婆子,侧身坐到母亲身边,压低声音道:“阿娘,大哥这事,我都知道,我之所以顶回去,是……”

    周四爷叹了口气,“阿娘,你说,皇上到底会立哪个?大爷还是四爷?”

    “立哪个不都行?”赵老夫人跟女儿周贵妃一样,从来没担心过这件事。

    “也一样,也不一样。”周四爷又叹了口气,“阿娘,大哥这样,天天跟着大哥儿和四哥儿作对,往后,要是大哥儿还好,要是四哥儿呢?四哥儿心眼可不大。”

    赵老夫人皱起了眉,“这也是……唉,我当初就说,一碗水端平。”

    “这水难端平,儿子的意思,咱们不能这样偏一个向一个,咱们,其实只看着姐姐就行了。”

    “这话说的对!”赵老夫人极其赞成。

    “可大哥和大郎现在,大郎媳妇那嫁妆,是大哥儿的钱袋子,这事,四哥儿一清二楚。”

    “唉,这事当初我就不赞成!”赵老夫人愁眉紧锁,“咱们家,你最明白,你说说,这事该怎么办?”

    “阿娘,这事已经做到这样,再往回退肯定不行,惹大哥儿不高兴,可是也不能是咱们全家的意思,这事,就是大哥和大郎的事,小六跟四哥儿感情极好,四哥儿这头,让小六多下下功夫,您这里,可得不偏不倚。”

    周四爷低低建议,赵老夫人连连点头,“是这个理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