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二十章 周大和周六

第二百二十章 周大和周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管事去了没多大会儿,就带着个老者一路小跑回来,管事一脸怒气,指着老者忿忿道:“这是牛老头,这码头上苦力头儿牛大是他儿子,你跟我们大掌柜说!”

    “是是是是!”牛老头不停哈腰连声答应,“爷,是这么回事,今儿个码头上没法扛包卸货,明儿个也不行,后儿个也不行,这一个月里,都不行。”

    “什么?”朱大掌柜目瞪口呆,这叫什么事,“出什么事了?”

    “没出啥事,是这么回事,”牛老头在码头上摸爬滚打一辈子,见多识广,态度恭敬谦卑,怕是不怎么怕的。

    “前儿个,随国公府六公子派人到咱们码头招人出河工,一个工一天七百个大钱,三顿饭都是大白馒头五花肉,六公子只要壮劳力,这会儿咱们码头上活少,就是活多,也不见得能一天稳稳的挣上七百个大钱,何况还有三顿大白馒头五花肉?人都去做河工了,我也想去,老了,人家不要。”

    朱大掌柜一听随国公府把人都招走了,心里一松,吩咐管事,“你看着船,我回去一趟,把人叫过来卸货。”

    管事答应了,赶紧跑在前头,替朱大掌柜找了辆车,朱大掌柜吩咐车夫越快越好,直奔京城。

    随国公府世子周渝海一脸恼怒冲进府里,“老六呢?”

    “世子爷!”门房急忙迎上来,“一早就出去了,六少爷如今忙得很,这几天都是不到天黑透了不回来。”

    “他去哪儿了?”周渝海更添了几分恼怒。

    “回世子爷,六少爷没说去哪儿。”门房心里腹诽不已,六少爷就算留话,也不会留给他们门房啊。

    周渝海沉着脸站了片刻,转身往外走,今天事急,他无论如何得找到老六。

    小厮跑的一身臭汗,从衙门找到京府衙门,再从京府衙门找到各大施药摊,从施药摊上再找到汴河工地,总算找到站在凉棚下,正叉着腰乱指挥的周六。

    周渝海骑在马上,紧拧眉头看着热火朝天的工地上五大三粗的壮汉们,心里一阵接一阵恼火。

    “把小六给我叫过来!”周渝海马鞭指着周六,厉声吩咐,几个小厮急忙奔过去。

    周六少爷头一笔生意顺顺当当,工地上的热火朝天,看的他正意气风发,听说大哥找他,皱着眉,拎着马鞭,跟着小厮不情不愿的过来。

    宁远喜欢拎着根嵌宝溜金的马鞭,他也弄了一根差不多的马鞭拎着,觉得就是比折扇威风潇洒。

    “大哥怎么来了?”周六站的离大哥周渝海十来步,歪头问道。

    “你这是在胡闹什么?赶紧把人放回去!”周渝海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厉声呵斥,“越闹越不象话了,津河码头的苦力都被你拖过来,那津河码头的货还卸不卸了?”

    “货卸不卸,关我屁事!”当着这么多人……主要是他的工人的面,被周渝海这么训斥,周六当时就恼羞成了怒,要知道,他现在可不是从前的周家小六了!

    “你说什么?”周渝海震惊愕然的看着周六,他竟敢跟他这样说话,“你竟敢跟我这样说话?”

    “哼!”周六翻个白眼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我正忙着,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吧。”

    “你!”周渝海气的脸都青了,猛一勒马,冲前一步,扬起手里的鞭子,冲周六就甩了出去。

    小厮尖叫一声,扑上前抱住周六,不过还是没抱全,周六额头被马鞭甩到,顿时僵起一条血痕。

    “你敢打我?”周六抬手摸了把,摸到一掌鲜血,当时眼睛就红了,“你算什么东西?敢打我!”周六一个猛劲儿甩开小厮,抬手一鞭子就甩了回去。

    周渝海上身后仰,鞭子没甩到他,打在了马脖子上,那马痛的一声嘶叫,猛的扬起前蹄,把全无防备的周渝海掀落马下。

    随国公府,赵老夫人正院里。

    赵老夫人坐在上首,看看额头僵起老高,一脸血的小六,再看看摔了半身泥,半边脸蹭的皮破血流的老大,又气又疼,不停的拍着椅子扶手,指着匆匆起来的随国公和小儿子,周六的父亲周泽轩,“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成什么了?兄弟俩在外头打起来了,这成什么了?你看看他俩,伤成这样!”

    随国公已经听说了些原委,指着儿子周渝海,“你说,因为什么打小六?”

    “他不知道得了什么失心疯,把津河码头的苦力都拉进了京城,蜀中的花椒船靠到津河码头,竟然一个苦力都找不到,我去找他,让他把苦力放回去,他跟我梗脖子,说货卸不卸,关他屁事,儿子实在气急了,才……”

    周渝海一脸痛外加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皇上让我施药施汤,看着京城内外不许有人中暑饿倒,说银子让我自己筹,我又不拉金尿银,只能想办法挣点钱对吧?墨七管河工,我好不容易从他手里讨下了汴河清淤修缮的活,我不到各大码头找闲的没饭吃的苦力,你让我自己下河挖泥啊?啊?蜀中的花椒,不就是你媳妇要挣钱,挣你们两口子的私房钱,为了你们两口子挣私房钱,我这条命都得给你让路是吧?啊?”

    周六不干了,顶着一脸血,直着脖子叫的比周渝海响亮的多了。

    “老四,你也知道这花椒,是谁的生意!”随国公盯着周六他爹、他弟弟周泽轩,话里都是威胁。

    “这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小六领了皇命,这差使办不好,那是要命的事,至于这花椒生意,不是大媳妇陪嫁过来的吗?”周泽轩从来不怕这个大哥,这会儿眯缝着眼,看着随国公反问了句。

    “阿娘!”随国公气的手抖,转头看向赵老夫人,这生意的底细,赵老夫人可是一清二楚。

    “那花椒得赶紧卸……”

    赵老夫人刚开了口,四爷周泽轩从后面踢在周六屁股上,周六一个机灵,顺势往前,扑上去抱住赵老夫人的腿,嗷一声就哭上了,“太婆我不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