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一九章 关键所在

第二百一九章 关键所在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二爷干笑几声,“早该诸事落定,四海一新,我们大爷正好,新晋一个纯臣。何苦淌这趟混水?七爷您说是不是?”

    “你来找我,长公主知道吗?”宁远沉默良久问道。

    “您说呢?”文二爷捻着老鼠须,冲宁远眨了眨眼,宁远被他这一眨眼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实在太丑了。

    “李家想要什么?”宁远倒了杯酒,一口喝了,看着文二爷问道。

    “李家自保而已,没什么想要的。”文二爷笑眯眯,“李家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所求不过一份公道而已,大爷仕途能有一份公道,姑娘能得一份公道,如此而已,无所求。”

    文二爷也取了只杯子,斟了半杯酒。

    “李家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宁远冲文二爷举了举杯子,“好大的口气,钱,我宁家有的是,人,二爷说的是自己吗?”

    “李家的钱不是给七爷用的,七爷有的是银子,可有人没有,比如,”文二爷仰头喝了半杯酒,冲宁远举杯示意,慢吞吞接着道:“长公主。”

    宁远眼神骤然凌利,长公主已经开始调用李家的银子了?她动手了?她要干什么?

    “至于人,不才在下确实算一个,不过,七爷是聪明人,在下这样的,也只能,算一个而已。”

    宁远盯着文二爷,目光越来越深沉。

    长公主确实有所举动,他没查到,可他觉察到了,李家确实被长公主扯进了局里,或者说,借长公主入了局,这个文涛,到底是替李家,还是替长公主来试探自己?

    替李家,一个李家,他现在想灭了他们也轻而易举,替长公主……长公主想干什么?是什么心思?

    “说说长公主。”宁远突然开了口。

    “长公主么,”文二爷捻着胡须,捻的宁远几次冲动想把他那几根老鼠须拨光算了。

    “七爷肯定比我清楚,长公主,生而不凡,一直到七岁……”

    “这些我知道。”宁远打断了文二爷的长篇大论。

    “知道就好,”文二爷毫不介意,还是一脸笑眯眯,“既然知道,七爷也该能想到,长公主的脾气。”

    文二爷的话戛然而止,宁远微微蹙眉,片刻,接着问道:“她为什么不嫁人?”

    “这事儿,谁知道?不过,在下觉得,大约是这天下没有能入得了长公主法眼的男人吧。”文二爷的语气颇为笃定。

    宁远失笑,“你觉得?你见过长公主几次?”

    “在下失言,应该是,姑娘觉得,在下不过觉得姑娘的觉得很有道理。”文二爷一脸认真的解释了句,宁远想笑,笑容还没绽开,就定住收了回去,姑娘觉得,她家姑娘……那个如诗如画的江南水乡小女子,长公主能看得入眼她,好象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他的处境,确实象文涛所说,困兽一般,他找不到打破的地方,也许,今天就是个机会,哪怕是陷阱……

    自己从陷阱中反转而出,火中取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宁远垂着眼皮,阿爹说过,最重要的决定,要遵从内心的感觉。

    “二爷所说困兽,不知道二爷有什么见解。”宁远话题一转,文二爷捻着胡须笑起来。

    “七爷果然英雄豪杰,令人佩服。”文二爷往前靠了靠,一双眼睛里亮光闪烁,“我说过,我家东主一片诚心来助七爷,我这话,就明话直说,七爷要脱困,头一步,是要助宁皇后和五爷脱困,宁皇后和五爷脱出离宫那个牢笼,才能有之后的打算。”

    宁远看着文二爷没说话,这个他也想到了,可怎么能让姐姐和五哥儿脱困?他完全是狗咬刺猥无所下口。

    “宁皇后和五爷怎么样才能脱困呢?难处不在朝里,而在宫里,宫里,难,也就难在一人罢了。”

    宁远捏起杯子,盯着文二爷,慢慢啜着酒。

    “七爷觉得,这一人,这人,是心肠歹毒,残忍暴烈之人吗?七爷觉得,这一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就容不下宁皇后这样贤德之人,容不下五爷那样聪明可爱的小孩子?”文二爷晃着大拇指。

    宁远眼里暴出团亮光。

    “不过一人尔!”文二爷又举起小指晃来晃去,“这个人,要是没了,万事大吉。”

    “没了这个人,这个人,”宁远拿起根筷子点了下文二爷那根大拇指。“岂不是要发疯?”

    “嘿嘿。”文二爷瞄着宁远,干笑几声没说话。

    宁远眼神越来越幽深,好一会儿,拿起酒壶,先给文二爷倒了半杯酒,自己也斟上,双手捧杯,冲文二爷致意,“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宁某受教了。”

    “不敢不敢。”从宁远斟酒起,文二爷就笑的见眉不见眼,“往后咱们一席话的时候还有的是,七爷读的书,只怕在下也难望项背。”

    文二爷一口喝干了酒,放下杯子拱手道:“在下就此别过。”

    “等一等,”宁远叫住了文二爷,“过两天我还要去见长公主,二爷有什么指教?”

    “没有。”文二爷答的干脆极了,“长公主雄才大略,俯看天下,不是在下能够妄测妄想的,七爷保重。”

    文二爷拱了拱手,转过身,抖开折扇,哼着小曲儿,迈着四方步摇摇晃晃出门走了,宁远极其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

    津河码头外,蒙蒙雾雨中,几十艘大船缓缓靠进码头,贺家大掌柜朱洪年从船舱里出来,站在雾雨,双手叉腰,深吸了几口气。

    折腾了大半年,可算又回到京城了。

    船下锚泊好,朱洪年头一个下了船,站在码头上来回走了几趟,眯眼打量了一圈码头,“这津河码头,今儿怎么这么清静?正好,去个人,把苦力都喊过来,赶紧卸货,告诉他们,油布一定要搭好,你们看着,湿了货,爷饶不了他!”

    朱洪年吩咐了管事,跺了跺脚,走上码头最上一层,花椒进了库,他就能回京城,和大爷交差,回家好好吃顿热饭,好好睡一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