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一八章 坦诚的二爷

第二百一八章 坦诚的二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手指扣着折扇转了几圈,努了努嘴,“爷就去瞧瞧这个你家二爷。”

    “七爷跟我来,这边请。”小厮点头哈腰,带着宁远往巷子里走了十几步,从怀里摸出把钥匙,开了扇漆黑的后角门,自己先进去,招手叫宁远。

    宁远使了个眼色,示意大豪几个等在外面,只带着大英大雄,进了角门。

    进去没走几步就看出来了,这是间酒楼的最后边,小厮熟门熟路,走的极快,没多大会儿,就到了座极不起眼的小院前,推开院门,示意宁远,“七爷请进,小的去让人上酒上菜。”

    宁远站在院门口,四下打量了一圈,抬脚进了院门,院子不大,没有厢房,只有中间三间上房,上房门口,文二爷昂着头,几缕老鼠须翘的十分滑稽,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摇着把古旧的折扇,原本应该气度不凡,可惜配上他那幅形象,七分滑稽三分猥琐。

    宁远看乐了,也认出了文二爷,五哥儿生日那天,就是他在后面一只船上调度指挥。

    “是你找我,鬼鬼祟祟。”宁远提着的心一下子放了回去,哗的抖开折扇,越过文二爷,径直进了屋。

    “七爷认出我来了?好眼力。”文二爷急忙跟在后面进了屋,不客气的和宁远对面坐下,拱了拱手道:“在下姓文,文涛,现在紫藤山庄李家入幕为宾。”

    “我知道你。”宁远接过瑞哥儿递上的茶,闻了闻,皱了皱眉,“好好的茶叶……大英!教教他怎么沏这茶!”

    文二爷端起茶,十分享受的滋了一口,“不用教,让你的小厮给你沏一杯就成,我就喜欢喝这样的。”

    宁远斜着文二爷,文二爷迎着他的目光,两人谁也不说话,对坐喝完了一杯茶,外面脚步声起,伙计将酒菜送到院门口,瑞哥儿和欢哥儿跑了几趟,摆了五六样精致菜品,两壶杯。

    “到外头侍候吧。”文二爷示意几个小厮,大英大雄看向宁远,见他垂了垂眼皮,垂手退出,和瑞哥儿欢哥儿一人一个方位,守在四面。

    “你找我,有什么事?或者,你们东家,有什么事?”宁远没吃也没喝,依旧啜着茶,盯着文二爷,直截了当的问道。

    “七爷爽快!”文二爷干笑了一声,“我们是来帮七爷的。”

    “帮我?哈!小爷我什么也不缺,有什么好帮的?要帮,也轮不上你。”宁远眉毛高挑,一脸好笑。

    “七爷印堂纠结,眉锋凌乱,这是困兽之象,七爷,您缺人指点。”文二爷的形象配上这几句话,活脱脱一个街头算命老骗子。

    宁远心里却一个机灵,斜看着文二爷的样子,撇着嘴一脸不以为然,却不说话。

    “好吧,七爷这份防人之心,确实应该,这京城,对七爷来说,龙潭虎穴。七爷信不过我,就是应该这样,不过,好在我信得过七爷,对七爷这样的豪杰,这话,我就明说直说了。”

    文二爷一脸坦诚,宁远抿了口茶,看着文二爷,依旧一言不发。

    “四位爷,一,和四,”文二爷伸出一根手指,又伸出四根,“据我的小见识小眼力,非天命所在,三,七爷既然连我都知道,我家东主那点小家事,想来七爷必定查的一清二楚,姜家投靠了三,所谓子系中山狼,得志便要吃人,我家姑娘可不能做人家的腹中餐,那就只有五了,七爷,咱们志同道合。”

    宁远沉默片刻,嗤笑出声,“真是一派胡言,一个商户,妄议国是,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这等大事,有你们一二三的份儿?”

    “七爷,您远道而来,在京城几乎全无助力,以纨裤无赖惑敌,这法子妙是妙极,却是把双刃剑,一面斩断了对七爷的警惕防备以至攻击,可另一面,也斩断了有识之士的依附之路,七爷身边,如今不过是周六墨七之流,败事足足有余,成事,可远远不够,七爷打算怎么办?怎么破这个局?”

    文二爷没理会宁远的鄙夷,只接着说自己的话,宁远脸色变了。

    “这是一,其二,宁皇后和五爷还困在离宫,以病弱自保,不敢有丝毫举动。可是,五爷一天不立于朝臣世人面前,不能让朝臣民众看到他健康睿智,足能胜任皇子所有职责,七爷拿什么来笼络人心,拿什么来争?七爷想好怎么替宁皇后和五爷脱困了吗?”

    宁远慢慢放下手里的杯子,目光凌利的盯着文二爷,文二爷迎着他的目光,眯着眼睛,一脸笑,“七爷,您,都有打算了吗?要从哪儿入手?您有主意了吗?”

    “谁让你来的?李家?张氏?李信?还是,”宁远顿了顿,“长公主?”

    “长公主不问世事多年,七爷虽然名动京城,可还惊动不了她老人家。”文二爷顺手损了宁远一句,算是还了刚才他对李家的鄙夷。

    “李家好大的胆子。”宁远没理会文二爷的刻薄。

    “就是看七爷不容易,我们太太心善。”文二爷微微颌首。

    宁远心里竟涌起股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个文二,拿起乔来,可真能做作。宁远从温水中拿了只杯子,倒了杯酒,慢慢啜了半杯。

    “商户之家,居然生了这份心思,望天吞月吗?”

    “七爷这话不对,第一,李家是有不少生意,可这商户,七爷可不能这么说,早在太太曾祖父那一代,李家就入了良籍,太太的父亲,正正经经的秀才出身,我们大爷,不到二十岁就中了举人,江南有名的才子,明年春闱一旦高中,就是进士之家。”

    文二爷一脸严肃,宁远沉默片刻,“这一句我错了。”

    “至于说生了这份心思,七爷,您是明白人,这不是我们太太生了心思,这是没办法,生不生心思,李家都在局中了。”文二爷摊着手,一脸为难,“要不然,我们大爷明年春闱中了进士,要是外放,也就一个知县,在六部,不过一个六七品小官,能入得了谁的法眼?等我们大爷一步步升到四品三品,嘿嘿。”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