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一六章 缺钱的周六

第二百一六章 缺钱的周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大掌柜告退,万嬷嬷也退到花厅门口。

    李桐看着文二爷道:“阿娘的意思,往后咱们要打听消息的时候只怕越来越多,这事,二爷能不能操操心,最好能有几条打听消息的路子。”

    “成!”文二爷满口答应,“得让宁海帮帮我。”

    “嗯。阿娘已经交待过帐房了,往后二爷要支银子,只管吩咐帐房,不用跟阿娘、跟我,或是大哥交待。”

    文二爷笑起来,拱了拱手,“姑娘和太太放心,李家以国士相待,文某也必报以国士。”

    李桐忙起身还礼,文二爷长揖告退,出花厅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提着裙子下台阶的李桐,忍不住叹了口气,那姜家,这是得有眼无珠啊!

    周六少爷打马如飞,直奔京府衙门。

    如今的宁远,早朝当值出来,就到京府衙门守着,审他那些鸡零狗碎的案子,要是没案子,就得带着衙役溜街乱转,这是皇上亲自给他规定的日程。

    自从宁远天天到府衙报到,周六也就成了府衙的常客,宁远天天来,他也几乎天天来。

    头两天,府衙诸人紧张万分,唯恐惹了这位京城闻名的祸害,或者被这位祸害连累了,可没几天,府衙诸人,就都觉得这位宁七爷,着实不错。

    头一条手面大,见面先赏银子就不说了,中午只要他在,午饭就是京城各大酒楼轮流送酒送席面过来,虽说不敢放开量喝,可喝个半醉,邢府尹睁眼闭眼只当看不见。

    府衙里,至少衙役们不是天天都有事都忙的,闲了,宁七爷就铺开摊子,掷骰子赌钱玩,这位宁七爷赌运实在不怎么样,七成输三成赢,赢的时候哈哈大笑,银子也都赏给大家伙了。

    自从宁七爷进了府衙,从衙役到小吏师爷,天天吃的好,有赏钱还有赌注赚,这日子过的有酒有肉有声有色有银子。

    周六进到大堂,看着正蹲在几个哭的没人腔的婆子面前审案子的卫凤娘,笑了半天,打了个招呼,穿过大堂去找宁远。

    后面签押房里,宁远一只脚支在地上,一只脚踩在炕上,嘴里天灵灵地灵灵乱念一气,念完了往手心里吹了口气,猛的将骰子扔到盘子里。

    周六急忙窜上去,扒着宁远的肩膀往盘子里看,骰子稳住,众人哄然大笑,“七爷又输了!”

    “他娘的!”宁远拍出几张银票子,周六拨着骰子,“远哥,你逢赌必输,还敢赌?白便宜这帮孙子了!”

    “这破地方,不赌几把,怎么打发无聊?我倒是想叫一班小戏子进来。来!再来几把,小爷就不信了,还能赢不了你们!”宁远摩拳擦掌,准备再战。

    周六拉了拉宁远,“远哥,我有要跟你商量。”

    “等我赌完这几把。”宁远一把抓过骰子,周六忙从他手里夺过骰子,“远哥,要紧的事!你们,先散了散了!我跟远哥说正事。”

    诸人看向宁远,宁远挥了挥手,“别走远,一会儿再来!”

    众人出了屋,宁远一个转身倒在炕上,伸手从旁边炕几上端了只冰碗过来,一边吃一边问道:“什么要紧的事?说吧。”

    “昨儿个我在软香楼过夜……”

    “嗯?不是阿萝病了?好了?”

    “好了,前几天就好了。前天我就去过一晚上了,昨天夜里……”周六嘿嘿笑着,“远哥你眼光就是好,那阿萝真是叫……啧啧!”

    周六啧啧有声,“昨天夜里是真痛快,从前墨七那小子说如卧绵上,我还想,娘的趴一堆绵花堆上有什么意思?昨天夜里才知道,这如卧绵上是怎么个绵法,是真痛快……”

    “你找我,就是说这事?”宁远一脸的你怎么这么无聊。

    “不是!”周六舌头打结,话就有点不怎么利落,“这是个引子,这阿萝,是真好,昨天一夜,真没痛快够,今天早上,阿萝说,想要幅蓝宝石头面,说不能比她那幅红宝石头面差了,那套红宝石头面是墨七送给她的,墨七个夯货,太实心眼,净用最好的红宝,这套蓝宝,远哥你说,我倒不是因为阿萝怎么怎么样,可我总不能比墨七那小子差了,你说是不是?”

    “缺银子?多大点事儿,你找大英吩咐一声就得了。”宁远半躺在炕上,一只脚翘在另一条腿上晃来晃去,一脸懒散。

    “不是!”周六更加不好意思,“远哥,我不能总拿你的银子用。”

    “瞧你这话说的,咱们兄弟分什么你我!”宁远浑不在意的挥着手。

    “远哥的银子也不是大水冲来的,咱们也不能坐吃山空,远哥……”

    宁远微眯的眼睛里闪过丝笑意,晃着脚一脸懒散,“吃空了再说呗。”

    “远哥,我找到条挣钱的门路!”周六往宁远身边凑了凑,一脸兴奋。

    “什么门路?”宁远也精神了。

    “我不是领了施什么解暑汤的事儿么,那天回去,几位先生粗粗一算,正经得不少银子,我本来想找太婆要点钱,姑母不管,太婆总不能不管,可阿爹说,这事都有成例,不用找太婆,隔天,我去寻了京城几家大药行,人家都是定例,每年有留好的银子,施药施汤的,我这一去,人家当然得多给几分面子,比往年加了几成,你看看,这城里城外施汤药的棚子,漂亮吧?”

    “你能不能直接说重点?哪是门路?”宁远一脸不耐烦加不懂。

    “我是说,这上头来钱多容易!我想了,要不咱们把京城各大铺子的掌柜都请来,就说要赈济穷苦人,让他们捐钱,一半咱们留着,一半……”

    宁远噗一声喷了,“小六,你这主意,馊就不说了,这要折阴德的你懂不懂?你说你……怎么能想出这种法子?”

    周六脸红了,“远哥,瞧你说的,我这不是……那啥……穷极了。”最后几个字,周六说的又轻又快,不好意思极了。

    “你早说啊!”宁远斜着周六,“这挣钱的门路,现在还真有一个,本来我想着挣钱不算多,又挺辛苦,就算了,挣钱最好是钱多活轻又省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