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一四章 差距

第二百一四章 差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爷,长公主会走到哪一步?还有,您和吕相的事,她都知道,也告诉了我。”李桐低低道。

    知道了吕相和文二爷和渊源,又知道了吕相和外婆的渊源,加之从前她对文二爷人品性情的认知,她对文二爷的信任,已经足够说出几乎一切。

    “我就觉得她必定知道,只怕知道的比我都多。”文二爷喃喃了一句,李桐低低‘嗯’了一声,吕相密折禀报的事,他必定不知道。

    “我的意思,长公主这是要选择下一代了。”好半晌,文二爷声音轻而缓,“她抛出五皇子,引的宁远露了马脚,后山撞见宁远和周六等人,震动了宫里,大皇子也是因此,才出了这六十个侍卫的馊主意,在长公主这里,大皇子,只怕已经站在出局的边上了,他不该示威,长公主这样的人,只能软不能硬。”

    李桐专注的听着文二爷的分析。

    “头一步,长公主应变是要帮大爷科举的事,不过,这事只怕是个引子,或者一石数鸟。”

    文二爷闭着眼睛,沉默良久,“我一时想不明白,只一样,不知道姑娘信不信得过长公主?我是信得过的,既然信得过,凡事先去做好,上位者和我们站在位置不一样,她能看到的,我们看不到,至少现在,我还想不通她的打算,要再多点东西,再多看看才行。”

    “嗯,那先说眼前的事吧,从哪儿入手?”

    “先查清楚大皇子做了哪些生意,这个我去安排,只是,姑娘,生意上的事我不懂,之后,只怕还要姑娘和太太一力主持,最好,是姑娘亲自主持。”

    李桐一愣,文二爷干笑两声,“长公主这样的人,她要的是能跟得上她的人,她把这事安排给了姑娘,大约是存了看一看姑娘手段能力的心思,姑娘就得展示给她看看。”

    “我就怕……”李桐一脸苦笑,这不是小事。

    “姑娘肯定行,贺家,哪能算生意人?不过打着功勋的旗号,仗着大皇子的势,以势做生意罢了,浮于表面,又狂妄傲慢,太太出手,那是杀鸡用牛刀了。”

    李桐斜着文二爷,太太是牛刀,她就只能杀鸡了?

    京城,卫凤娘从府衙出来,站在暴烈的太阳下,深吸深吐了几口气,唉,自从七爷被发配到这府衙,她跟大英他们,算是长了见识了。

    七爷被皇上发到府衙帮忙,邢府尹倒是十分干脆,一见面就兜出了底,宁远的差使,是皇上亲自传话安排的,让他兼理民政,说白了就是告到府衙的那些不上台面的小案子,全归他管,每三天汇总一次,邢府尹点评好了,送给吕相,说是皇上说了,他也要看的。

    宁远来了没几天,就烦的受不了了,接了案子,没有女眷,就交给大英几个去审,有女眷的,就归她。

    今天这桩差点一死好几个的官司,就因为小姑说嫂子多吃了一块肉,嫂子说她没多吃,闹的一个上吊一个要跳井,这叫什么事儿?

    这事审明白还算容易,判要怎么判?她也没法搞清楚嫂子到底有没有多吃那块肉!

    唉,她跟着她家七爷这么些年,头一回拆这种鱼头,回回拆完之后,她就想投井。

    好在,今天的案子总算都了了。

    卫凤娘垂着头往回走,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尖叫,“凤娘姐姐!”多多挥着帕子,尖叫着冲她冲过来。

    卫凤娘站住,打量着多多,也没几天功夫,多多就象是瘦了一整圈,原本珠圆玉润胖胖的十分可爱,这会儿却看起来十分憔悴。

    “你家小姐的病,还没有?”卫凤娘皱着眉,七爷他们领差使前那一晚的事,她一清二楚,隔天阿萝就说病了,七爷还替她请过一回大夫。

    “好是好点了。”多多一脸哭相,“小姐想找七少爷,见一面,说就问他几句话,可是……”多多抹了把眼泪,“我都找了四天了,一趟也见着七少爷,七少爷当初……当初那样待我家小姐,如今……如今……”

    “咱们进去说话。”

    眼看多多就要当街大哭出来,卫凤娘急忙一把揪起她,把她拖进了旁边的茶坊里。

    “七少爷去巡查河务,这一阵子一直在外面,这有四五天,都没回城,你不知道?你到哪儿找他?他现在忙得很。”

    经过这些天案子的磨练,如今的卫凤娘,耐心好的简直没话说。

    “那怎么办?小姐说,见七少爷一面,问几句话,她就死心了,她就……小姐瘦了好多,都快瘦没有了,天天呆呆的,可可怜了。”多多哭的鼻涕都出来了。

    “我看,你去请柳漫小姐,她不是跟你家小姐交好吗?她又是个明白人,让她劝劝你家小姐。”

    “请了,那天早上,小姐……妈妈就让人请了柳漫姐姐过来,这几天柳漫姐姐只要得空,都过来陪我家小姐说话,我家小姐就是,就是想见见七少爷,问他几句话。”

    “问什么话?”卫凤娘招手让伙计给拧个湿帕子来,递给了多多。

    “小姐说她想不通,我也想不通。”

    “唉。”卫凤娘叹了口气,伸手在多多肩膀上拍了好些下,“要是想不通,这事找七少爷也没用。七少爷这样的,照我们七爷的话说,叫不出大格,你家小姐,三教九流,在最下流,七少爷,还有我们七爷,在最上面那一等,攀不上。”

    “可是,当初七少爷待我家小姐……”

    “所以你傻,你家小姐更傻。什么叫不出大格?就是再怎么跟你们小姐玩再怎么捧再怎么乐,都不会拿她当人,更不会接回府里,捧着你们小姐,这么宠那么宠,那是一种乐子,就跟……”

    卫凤娘口才一般,挥了半天手,“就跟爷们玩鸟雀养花草一样,养好一个再养一个,养一群,就是养的过程,是个乐子,你听明白没有?”

    多多一脸茫然的摇头。

    “行了,我也说不明白,你回去吧,把我这话跟你家小姐说说,她明白就明白,不明白……七少爷还得几天才能回城,要见七少爷不难,你家小姐叫,他肯定去,见了你家小姐,肯定千温柔万体贴,其实七少爷对柳漫小姐,也一样体贴温柔,行了,我还有事,你过个两三天再去找七少爷,就能找到了。”

    卫凤娘说完,挥挥手转身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