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一一章 苏家的心思

第二百一一章 苏家的心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不容易回到安远侯府,墨夫人人没下车就急切问道:“世子怎么样了?有什么信儿?侯爷呢?”

    门房管事急忙上前回话,“回夫人,听说世子还在紫极殿前罚跪,侯爷一得了信儿,就去墨府了……侯爷回来了!”

    墨夫人听说侯爷回来了,急忙几步迎上去,“怎么样了?你这……”墨夫人看着苏侯爷一脸的笑,一颗心顿时落回肚子里,脚下一软,苏侯爷忙伸手扶住她。“放心,咱们进去说话。”

    进了上房,苏侯爷笑道:“刚得了信儿,我也吓坏了,岚哥儿一向懂事,怎么突然闯出这么大的祸事?我先去中书寻相爷,相爷没见我,让人传了句话,说有什么事先到府里等他,我想了想,这事也许不大。”

    墨夫人拍着胸口,“你不知道,长公主气的直接回去庄子,下午的法会都不理会了,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我急的不行,阿娘偏说没事,让我淡定,岚哥儿……要不是想着还有小七那个混帐货,我真淡定不下来!你接着说!岚哥儿还没回来,还在紫极殿前跪着呢?要是光跪一跪还好,跪一夜都不怕,这天也不冷,可是……”

    “没事没事,”苏侯爷忙安慰了句,“我是见到相爷才回来的,相爷说,长公主派人把那四个,连同他们偷的五六只山鸡,一起给皇上送过来的,说是皇上初时还挺生气,看到他们四个,倒乐了,罚他们对着山鸡,跪在紫极殿前思过,相爷说,皇上说了,都是闲极了,才会生出这样的事,说要一人派件差使给他们。”

    “啊?”墨夫人傻眼了,这派差使什么时候成惩罚了?那是求也求不得的事!

    “相爷说,上次宁远早朝上状告百官不务正业跟他争女伎时,皇上就想给他派差使,好让他没嘴说别人不务正业,可宁远撒拨耍赖,就是不接,皇上压的狠了,他就抱着皇上的腿哭,说字还没认全。相爷说,皇上心里,这差使派给别人是看重,派到宁远这里,就是惩罚,这罚没有只罚一个的,要是只罚宁远一个,只怕他又要抱着皇上的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所以,四个人,每个人都罚一桩差使。”

    墨夫人哭笑不得,“那位宁七爷,瞧着多好,谪仙一样的人物,怎么……这叫什么事儿?”

    “说是他在皇上面前就是这样,相爷还说,皇上如今很疼宁远,这差使派下来,第一不会远离京城,离京城远了,谁能管得了他?第二,不会太辛苦,也不会太难,相爷说,得了信儿就让人传话过来,让咱们且安心。”

    苏侯爷抿着茶,一脸笑。

    墨夫人长长舒了口气,“怪不得阿娘一点儿也不急,我也是,事一关上岚哥儿,我就乱了套了,岚哥儿和小七都在里头,阿娘都不急,我还急什么?照阿爹这么说,这不是坏事,倒是好事儿?”

    “可不是好事儿,咱们府上,”苏侯爷顿了顿,“先前那些事,差点灭了族,后来姐姐又……”苏侯爷喉咙哽了半天,长长叹了口气,“咱们府上这差使,除非皇上发话,否则,谁敢帮咱们?如今好了,阴差阳错,竟是因为这个,皇上派了差使给岚哥儿,从此……就能好了。”

    “可不是。”墨夫人想着自己刚嫁过来时经历的那一场几近灭门的惨祸,心里一片寒意。

    阿爹说的对,这皇位,不到坐上去,哪算封了太子,都不算稳,当初先帝连太子车驾都给五爷备好了,谁知道临大行前,旨意出来,竟是皇上,公公一步踏错,要不是阿爹和吕家联手,这座安远侯府,早就灰飞烟灭了。

    后来又出了苏贤妃生生跪死这事……

    唉,她原本死了心,她和侯爷这一代,岚哥儿这一代,都只保命吧,等孙子那一代再说,谁知道阴差阳错,生出今天这么件事,这事是福是祸……至少现在是福。

    阿娘说过,看不远,就别老往远了看,眼前好就是好,就行了。

    墨夫人心定下来,问了苏侯爷也没用饭,刚吩咐摆饭菜,管事婆子领着个长随,一路小跑进来。

    长随见了礼,恭敬回禀:“侯爷,夫人,相爷说,差使派下来了,让世子爷和七少爷巡查、疏通、修缮京城内外所有河道,限期两个月,相爷说,世子若是回来了,让他好好歇着,明天会了七少爷,先去工部,再去吏部,手续办好,领了河图,再去相府,相爷已经安排了人帮两位爷安排河道的事。”

    墨夫人忍不住念了声佛,长随接着回道:“相爷还嘱咐,这差使是惩罚,不可热情太过,让世子跟着七少爷就行。”

    “你回去跟相爷说,我懂相爷的意思。”苏侯爷郑重的答道,长随应了,垂手退出。

    “阿爹这意思是,这差使得不情不愿的办?”墨夫人失笑。苏侯爷也笑起来,“可不就是这个意思,这事……怎么沾上宁七爷的事,都不能以常理来想呢?”

    宁远、周六等人领了差使,季疏影要参加今年秋闱和明年春闱的事,京城人尽皆知了,当然,连带知道的,还有季疏影和周六那个不大不小的赌约。

    周六突然上进当差,大家稀奇之余,都觉得周六这份上进,是因为要和季疏影争长短争口气。

    毕竟,论真才实学拼科举,周六半点胜算没有,可若是象现在这样,先入仕办差,他这一门往后的爵位又是眼睛看得到的,往后有爵位又领着差使,季疏影就算考出个进士出身,也别想压过他。

    至于季疏影,好象也受了刺激,法会回来第二天,听说周六又领了新差使,和季家两个学子,又叫了吕炎、李信等三四个文章学问差不多、平时又合得来的,一起进了城外季家别庄,说要闭关两个月,专心备考。

    日子仿佛又回到平时,安静而无波。

    夏天天长,李桐起的比平时早了些,吃了早饭,上车往宝林庵去。

    一进小院,没想到福安长公主已经到了,负手站在廊下,一张脸阴沉的如暴风雨前的天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