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零七章 四只祸害

第二百零七章 四只祸害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话你应该问长公主。”宁远不客气的堵了周六一句,“这院子坐着没什么意思,又热,我到外面逛逛去。”

    “我也去!你们呢?”周六急忙跳起来,跑了两步,才想起来回头招呼墨七等人。

    “我也去。”墨七急忙跟上,晚上的事,他还想跟宁远再多商量几句,就算不商量晚上的事,他也愿意跟在宁远身边。“走!”墨七顺手捅了下苏子岚。

    苏子岚看向季疏影,季疏影打了个哈欠,“你们去,我去外面静堂歇一会儿,早上起的太早。”

    几个人出来,到了后角门,宁远等人出了角门,季疏影踱到静堂,看着四个人出了后角门,站了片刻,才抬脚进了屋。

    小厮替季疏影散了头发,歪在榻上,季疏影闭着眼睛,仔细梳理今天的事。

    宁远来见长公主,是来打探,还是别有打算?

    上次长公主放五皇子出门,又是什么打算?这事他和父亲翻来覆去分析过很多回,父亲以为是长公主怜悯日渐长大的五皇子,他可不这么认为,这样的怜悯,说不定就能害死五皇子,长公主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宁远跟了一天,难道长公主让五皇子出门,是为了让他和宁远见面?

    或者……是不是宁远做了什么事,惹了长公主了?长公主拿五皇子的安危警告他?

    不会是这样!季疏影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象以往每一次一样,这太残忍了,五皇子一个孩子,长公主也不是狠辣无情之人,她不会这么做,自己怎么能这么想呢?

    那就是长公主想让五皇子见一面宁远?

    如果是这样,这是长公主自己的想法,还是宁皇后的托付?

    太婆说,长公主和宁皇后,就怕不能象和姑母那样,惺惺相惜,可关系至少不会太差……

    季疏影抬手揉着眉间,前儿听说明年的春闱要点高书江主持……烦心的事太多。

    太婆不许他和阿爹多想姑母的事,太婆说姑母是她的女儿,一切有她,可是……季疏影睁开眼,太婆还说过,他和阿爹心地平直无害,就算多想,也是有心无力……

    他确实无法心狠手辣,也想不到别人能够心狠手辣到何种程度……

    宝林寺外,周六和墨七一左一右跟在宁远旁边,比着话多,苏子岚摇着折扇跟在后面,看着中间的宁远和两边的周六和墨七,不停的摇头,京城三大祸害!

    宁远边走边四下乱看,宝林寺外他不熟,宝林寺宝林庵这一带,是福安长公主的驻地,他从来没敢派人来探看过,这一趟来,也只带了四个小厮。

    围着宝林寺信步转了半圈,宁远看着郁郁苍苍的后山,指了指,“就是这后山上出山鸡?”

    “对,就是这后山,怎么样?景色好吧?往那边,一面山全是断崖,有一条瀑布,下面是个寒潭,连着个山洞,水清的不得了,不过就是太凉,大夏天的也凉的跟冰一样,水里有一种这么大的细鳞鱼,味道好极了,以前山里有不少别庄,我家也有一个,后来长公主住过来,皇上让人封了这方圆十几里,别庄都拆了,去逛逛?”

    说到被拆了的别庄,周六十分遗憾。

    “走!”

    宁远等人走没多远,就觉得一片阴凉舒适,跟刚才仿佛换了片天地。

    “那些山鸡真是好福气!”宁远站住,展开胳膊,深吸了口气,感叹了一句。

    “远哥,你看,山鸡!”周六躬着身子,一双眼睛睁的溜圆,指着前面二三十步外,手指要指又敢指的点着一只昂头踱步的肥大山鸡,紧张的声音都有点抖,“要是细犬在,一只就够了。”

    墨七也轻轻吹了声口哨,这只山鸡太诱人了。苏子岚从两人中间挤出个头,看着那只山鸡,轻呼了一声,“不止一只,你们看那边,这鸡真肥!烤一烤……”

    “要什么细犬!”宁远将折扇塞到墨七手里,弯腰从地上拎了几块小石头,掂了掂,选了块最趁手的,“周六让让,看好了啊!”

    宁远话音刚落,手里的小石头疾射而出,不偏不倚砸在那只昂然如将军的山鸡头上,那山鸡只叫出半声,就随着小石头飞出去一步多远。

    “劲有点儿大了。”宁远有点遗憾,周六一声欢呼,猛冲出去,拎了山鸡又冲回来,“远哥远哥!你太厉害了,这鸡……”周六兴奋无比的抖着那只山鸡。

    “得赶紧放血!”苏子岚也兴奋的乱拍折扇,“迟了血一凝,那肉就不莹白了!”

    宁远从周六手里拿过山鸡,左右看了看,从墨七头上拨下玉簪,用簪尖挑开山鸡脖子上的血管,捏着山鸡,很快放干净了血。

    墨七捏着他那根簪尖沾着血的玉簪,一脸为难了半天,一咬牙,又插回头发上了。

    周六拨了根细藤,系住放好血的山鸡脖子,拎在手里,走一步提起来看一眼,笑的合不拢嘴。

    “那边好象还有,再弄几只,这鸡小,一只不够咱们吃的。”苏子岚也兴奋了,这鸡得来太容易了!

    “对对对!七哥再砸几只,一会儿你们去听法会,我去把鸡送到山下,让福音阁的铛头给咱们杀好洗好,用冰镇上,咱们带回城里吃!”墨七兴奋的不停搓手,刚才簪子的事,早就抛到了九宵云外。

    四个人,两个无法无天头脑简单,一个晕了头,一个揣着小九九,满后山乱窜找山鸡、砸山鸡,放血拎上。

    后山的山鸡真不少,没多大会儿,周六手里提了三只,墨七提了两只,苏子岚也提了一只。

    “再有两只就差不多了!”墨七笑的眼睛只有一条缝,不停的看着山鸡。

    “那里那里!”周六两眼放光指着前面,四个人猫着腰一路往前冲,山鸡咯咯叫着一头扎进间草亭,飞过茶桌,撞掉了茶杯茶壶,顺便留了一泡鸡屎在桌子上。

    宁远最前,四个人一头扎到草亭前,一眼看到的,是错着牙的福安长公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