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零五章 墨七的喜欢

第二百零五章 墨七的喜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周六到季疏影,一起看向墨七,墨七一脸干笑,“没什么事,我就是问七哥一点点小事,就一点点小事,七哥,咱们出去说话。”

    “好吧。”宁远看起来有几分不情愿的站起来,跟着墨七出了后角门,进了紧挨着后角门的小亭子。

    “瞧你这样子,昨天夜里没睡好?”宁远在亭子里坐下,胳膊往后搭在拦杆上,仰头看着墨七问道,墨七满肚子愁容全浮上来了,一屁股在宁远对面的石凳上坐下,一脸和苦不堪言。

    “哪只昨天夜里,这几天夜里都没睡好过!”

    “咦?阿萝这么缠人了?怎么?你虽然娇弱点,总不至于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吧?”宁远伸手拍在墨七胸前,一脸暖昧的笑。

    “七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都三四天没敢去阿萝那里了。”墨七看起来从里到外全是苦水。

    “怎么了?玩腻了?”宁远斜着墨七。

    “不是,我还是挺喜欢她的,就是……唉!”墨七烦恼无比的叹了口气,“她让我把她赎回去。”

    “嗯?”宁远哭笑不得,“你那么喜欢她,赎回去不是正好?”

    “我还没议亲呢……”

    “那也容易,你怕带回府里不好议亲,就先赎出来安置在外头,随便找家尼庵什么的,反正你也不小了,议亲成家,也就是这一年两年的事,等新媳妇娶回来,再抬回府就是了,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几夜睡不着觉?”

    宁远撑着栏杆就要站起来。

    “不是!没这么简单!”墨七更加烦恼了,“我们家的事,你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你们家的事,我干嘛要知道?”宁远理直气壮的反问了一句。

    “好吧好吧,阿爹还说你深藏不露……”

    宁远眼眶微缩,随即舒展开,“小爷我当然深藏不露!”

    墨七撇着嘴斜了他一眼,“咱们不说这个,我们家,我大伯,我爹,我叔,你听说过有妾吗?”

    “这个……”宁远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我真没注意,就知道墨相私德极好,不好女色,你大伯,你爹就算了,你大伯和你叔,都不好女色?这事……有其父必有其子?那怎么到你这里就变了?”

    “不是!”墨七看起来对宁远的八卦十分无语,“七哥,我跟你说正事呢!”

    “那你说呀!”

    “这是我太婆的规矩,我太婆的规矩就是墨家的规矩,从我翁翁起,墨家男人不许纳妾,无子也不许纳。这你都没听说过?”

    “呃!”宁远象被噎着了,“你家也有这样的规矩……这规矩,你太婆那么疼你,规矩又是你太婆定的,求一求不就改了?”

    “改不了,”墨七闷声道:“再说,我真没打算把她抬回家。”

    “噢……嗯,那你跟阿萝说明白不就是了。”宁远上下打量着墨七,这墨七,玩的倒是极有分寸。

    “可我……”墨七一脸为难,“说不出口,对着阿萝,这话,说不出口,再说……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我是疼她,可是……那个啥……”

    “我懂了。”宁远示意墨七,“周六一直想在软香楼歇上几晚,你……”宁远拖长声音,紧盯着墨七的神情。

    “软香楼开门做生意……那天我就想劝阿萝,就是……开不了口……”墨七期期艾艾。

    宁远一边嘴角往上,挑着丝说不出意味的笑容,“这容易,晚上咱们回去,就去软香楼,让阿萝多喝几杯,了了周六的念想,明天一早,你打发人送份礼物过去,这事也就了了。”

    “那阿萝?”墨七有几分担忧,“我怕她难过。”

    “放心吧。”宁远站起来,一把揪起墨七,顺手在他肩上重重拍了几下,“这对她只有好处。”

    “七哥,要不今天晚上你歇到软香楼?我看阿萝挺喜欢你的,嘿嘿。”

    墨七嘿嘿笑出几声,“七哥这人品,谁不喜欢?七哥你听说没有?满京城的女伎,个个都想侍候你,要不今天晚上你先歇在软香楼?明后天再让周六去,七哥我跟你说,阿萝真不错,真是叫如卧绵上,她人娇声音也娇,一动就叫,叫起来……我跟你说七哥,真是声声挠在心口上……”

    “行了!”宁远一脚角门里,一脚角门外,“要进寺了,嘴上也要恭敬些,我这几天有点事,正闹得心神不宁,实在没情绪,你要觉得周六不好……”

    “那就是小六,就他,我是替七哥着想,不过也没事,反正来日方长。”墨七急忙点头,跟在宁远后面进了宝林寺,再不提起阿萝。

    因为宁远闹邪祟,从来没在法会上呆过一刻钟的周六,陪着宁远,一上午从头坐到尾,到中午,累的拉着小厮才爬起来,不停的捶着腰,“远哥,我真佩服你,这一上午,你坐着一动没动!快走,咱们赶紧下山,好好吃一顿再说!”

    宁远刚站起来,一个小沙弥小跑过来,冲两人合什见礼,“宁七爷,周六少爷,长公主请两位到后院用斋。”

    “啊?”周六顿时傻了眼。

    刚刚踱过来的苏子岚忍不住噗笑出声,用折扇点着周六,笑的弯了腰,墨七一脸同情的看着周六,上前拍了拍他安慰道:“放心去吃素斋吧,你那份山鸡,我替你吃!”

    季疏影忍着笑,“两位既然是钦命,专程替四爷府上来祈福,自然诚意要足,确实应该吃一天素斋。”

    “好你个小七!你还想吃山鸡?我告诉你!有难同当!”周六扑上去,一把抱住墨七,“小爷吃素,你还想吃山鸡?走!要吃素一起吃!”墨七挥着手,“你放开!谁让你领皇命了?晚上我请客,你放手!”

    “不行!”周六死拖着墨七,墨七挥着手,一把拉住苏子岚,三个人扯成一串往后院去,宁远示意季疏影,“季兄一人下山无趣,不如一起吃素斋吧。”

    “这顿素斋可比山下的山鸡难得多了。”季疏影示意宁远,两人跟在前面扯成一串的三人后面,进了福安长公主那间静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