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零四章 钦命祈福

第二百零四章 钦命祈福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发觉,其实福安长公主是个很懒的人,她接手沏茶之后,福安长公主再也不动那些茶碾茶具了,这一回,把法会的事甩给了她,她竟然完全不闻不问了。

    宝林寺后院,和方丈室斜对面,一间带着院门的一进小院,是福安长公主专用的静室,小院里面的三间上屋,和宝林庵那个小院极其相似。

    白老夫人依旧到的很早,季疏影虚扶着白老夫人进到那间小院时,廊下,福安长公主一身缁衣,坐在惯常的位置,李桐坐在福安长公主对面,一件艾绿素绫上衣,一条雪白绫绣兰草裙子裙幅极宽,铺展开来,象极了一幅画。

    季疏影目光落在裙子上,不敢往上抬,扶白老夫人坐下,团团一揖,垂手退了出去。

    白老夫人看着沉静沏茶的李桐,福安长公主斜着季疏影。

    “他总算想通,肯下场考一考了?”看着季疏影出了院门,福安长公主回过头和白老夫人说话。

    “该成亲的人了,也该懂事了。”白老夫人没直面回答福安长公主的问话。

    “说好了?哪家的姑娘?”福安长公主打量着白老夫人。

    “还没呢,等明年春闱之后再说吧,这会儿议亲,就分了心了。”白老夫人笑容轻松。

    李桐专心沏茶,两人说着不咸不淡的家常,小院门口,钱老夫人扶着女儿墨夫人到了,比往常早了不少。

    墨夫人一身月白素绫,头上只用了只珍珠掩鬓,李桐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福安长公主和白老夫人却都十分淡定,白老夫人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

    “借长公主的光,等长公主的祈福法会好了,我再做场水陆道场。”墨夫人落座前,先曲膝和福安长公主禀报了句。

    李桐心里一道电光闪过,是了,苏贤妃是最热的时候被周贵妃罚跪在花园里,中暑死的,大约就是这几天,墨夫人这么素净的一身,是因为苏贤妃的忌日,水陆道场,自然也是替苏贤妃做的。

    唉!

    白老夫人和墨夫人说起了水陆道场的讲究,钱老夫人和福安长公主低声说着话,李桐专心一意的焙茶、碾茶、沏茶。

    宝林寺后角门旁的静堂里,苏子岚一件素白长衫,正和季疏影说着闲话,墨七坐在旁边椅子上,心不在焉的仰头看着门外。

    后角门被推开,周六在前,后面跟着宁远,一前一后进来。

    “夜雨!你家七少爷呢?”周六一眼看到墨七的小厮夜雨,扬声招呼。

    “在屋里!七少爷,是周六少爷和宁七爷。”夜雨一边半跪见礼,一边扬声往屋里禀报。

    听到宁七爷几个字,季疏影眉梢猛的一挑,苏子岚‘咦’了一声,“他来干什么?”墨七一下子窜起来,直窜出去。

    “七哥,你怎么来了?”墨七窜出去,看着宁远,意外带着几分喜色。

    “领了差使。”宁远懒洋洋答了句,和紧跟后面出来的季疏影,以及苏子岚拱手见礼。

    “四爷府上有位侧妃怀上了,胎相不怎么好,钦天监看了,说得找什么属相八字什么什么的人,来做场法事什么的,批来批去,批到远哥和我头上了,四爷求了皇上,皇上就发了话,把我俩打发来了,我俩可是钦差!皇命!”周六跟在后面补充,一边说,一边冲墨七挤了挤眼。

    墨七看起来心事颇重,一眼接一眼的只看宁远,周六的话,和挤的那几眼,仿佛没听到,没看到。

    季疏影看着宁远,一脸的笑。

    苏子岚惊讶问道:“四爷府上要添丁了?那可是大喜的事,是哪位侧妃?”

    “谁知道!”周六浑不在乎的挥了下手,“天没亮就出了城,中午咱们一起到山下福音阁,我已经让人去订山鸡了,今天的山鸡,现银,全订好了!”

    “你俩皇差不用吃素?”季疏影一脸笑问道。

    “钦天监没说吃素!”周六摊着手,“都这么辛苦了,一口吃的还得苛扣?再说,心诚不诚,也不在吃不吃素,远哥你说是吧?”

    “咦,你们俩个,去给长公主请过安没有?”季疏影提醒道。

    “这就去!不是看到夜雨,顺便说几句话。”周六急忙跳起来,宁远跟着站起来,一脸烦恼,拱了拱手,跟在周六后面往外走。

    福安长公主听说周六少爷和宁远在院门外请见请安,两根眉毛一起挑起,先看向白老夫人,从白老夫人移向钱老夫人,慢吞吞吩咐:“叫进来。”

    一踏进院门,周六明显就紧张起来,肩膀微垂,恭恭敬敬小步前趋。宁远侧头看着他,很有几分惊讶,他可从来没说过他怕福安长公主。

    走到廊沿前,周六没敢踏上台阶,在台阶下站住,“周渝民给长公主请安。”说完,径直跪下去,磕头见礼。

    宁远站在周六旁边,直视着福安长公主,先拱手长揖,再不紧不慢的跪下,“宁远,见过长公主。”

    “你来干什么?”福安长公主掂着手里的佛珠,声音柔和平静,听起来颇有几分出尘之意。

    “回长公主,”周六不敢抬头,话却答的极快,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宁远直身跪着,迎着福安长公主的目光,微笑点头,“确实如此。”

    “喔。”福安长公主一直看着宁远,目光却极其平静,真如得了道、心如止水的世外高人一般,“知道了,退下吧。”

    周六出了小院,下意识的抬手抹了把汗,低低抱怨,“我最不愿意见长公主。”

    “嗯。”宁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远哥,一会儿咱们早点去大殿,打个好位置,唉!”周六有几分怨念的叹了口气,这一趟咱们最好从头听到尾,最好一次就把远哥身上的邪祟驱的干干净净!”

    宁远拍了拍周六,“从进了这寺里,我就觉得好多了。”

    “真的!我就说!”周六惊喜交加。

    离法会开始还早,两人回到静堂,刚刚坐下,墨七蹭到宁远旁边,低低道:“七哥,你能不能出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