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零一章 季家旧事

第二百零一章 季家旧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没见过季老丞相,不过关于季老丞相的事,却听说过不少,天下都不放眼里是狂放了些,可季老丞相当年,确实有这个资本。

    “季老丞相十九岁那年,到河北沧州游历,正赶上沧州府府学会考,整个沧州的学子都聚在沧州城,季老丞相就去凑了个热闹,席间,当然,横扫千军,沧州那地方,哪有能及他百分之一的文人学子?季老丞相赢的太容易,意兴阑珊之余,喟然长叹,说沧州无人,实在无趣,谁知道……”

    福安长公主冲李桐眨了眨眼,“季老丞相刚踏出府学门槛,就被人迎面打了一拳,又打了一拳,连打了好几拳,季老丞相出门在外,身边带的人不少,就是这样,季老丞相还是被人家打成了个烂猪头,打季老丞相的,就是白老夫人。”

    李桐噗一声,茶喷了。

    福安长公主也咯咯笑起来,“白老夫人打完了,说,她们沧州是以武风闻名天下,又不是以文风闻名,季老丞相既然到沧州来叫板,那就该会武,要是她们沧州人到了江南,那才应该会文呢。季老丞相挨了一顿打,又被白老夫人指着鼻子一通抢白训斥,季老丞相说,白老夫人这话极有道理,他无以反驳。”

    “白老夫人年青时,肯定是位绝代佳人。”李桐想着白老夫人现在依旧风姿绰约的模样,忍不住笑道。

    “嗯,白老夫人是沧州白老镖师的独养女儿,漂亮倒在其次,眼光见识极是难得,年青时候,说是脾气又直又暴。反正,季老丞相挨了一顿打,被指着鼻子当街训斥了一顿,反倒没了脾气,也不走了,养了几天,一张脸能见人了,就去了白家,求见白老镖师,要求娶白老夫人,被白老镖师一杯茶泼出了门。”

    福安长公主叹了口气,“季老丞相是性情中人,为人坦荡,不掩喜怒,极有江湖风范,倒是白老夫人,城府反倒深一些。”

    李桐想着白老夫人,确实,她认识她那么些年,在白老夫人身上,她从来没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江湖气息过,白老夫人的老辣深沉,能及得上一二的,也就是钱老夫人了。

    “季老丞相就在沧州府住下了,打发人回去江南,跟父亲禀报要求娶白老夫人的事,请父亲亲自来沧州给他提亲。季老爷子接了信,日夜兼程赶到沧州,倒不是替季老丞相求亲的,他觉得他儿子大概中邪了。季老爷子到沧州后,没几天,就被季老丞相说服了,真就备了厚礼,上门替儿子求亲。就这样,白老夫人就嫁进了季家。”

    福安长公主声音悠悠中透着说不清的味儿,李桐侧头看着她,若是有季老丞相这样的好男儿求娶福安长公主,她必定心甘情愿嫁过去,从此洗手做羹汤。

    “季老丞相说,白老夫人进了季家不过半年,季家上上下下,就没人不喜欢她,没人不夸她好。季老丞相和白老夫人相伴三十余年,从来没分开过,季老丞相走到哪里,白老夫人就陪到哪里,直到季老丞相撒手人间,唉!季老丞相走的太早了。”

    “白老夫人练过功夫?”李桐好奇极了,她从来没见白老夫人出过手。

    “至少比季老丞相力气大点吧。”福安长公主没直面回答李桐的问题,“季皇后性子象季老丞相多点,不怎么象白老夫人。”

    李桐听她突然转到季皇后身上,微微一怔。

    “白老夫人和季老丞相只有季皇后和季绍衍这一女一子,白老夫人疼季皇后远胜季绍衍,当初,”

    也许是她的错觉,李桐只觉得福安长公主的声音里透出了森森寒意,“母亲想替皇上求娶季皇后,白老夫人和季老丞相都不肯,皇上和周贵妃青梅竹马,情投意合,阿爹几次想成全这一对,就因为这一条,白老夫人和季老丞相怎么肯把掌珠嫁给皇上?”

    李桐沉默的看着福安长公主。

    “是皇上……那时候还是皇子,跪在季老丞相和白老夫人面前,对天发誓,要象季老丞相待白老夫人那样,待季皇后一辈子!”

    李桐的心猛跳了几下,还有这样一段前情!

    “白老夫人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不该一时心软。”福安长公主慢慢叹了口气,“季皇后性子极似季老丞相,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她那性子,本来就不适合当皇后,哪怕没有周贵妃。季皇后生前,季家就恨极了周家,不光周贵妃,还有母亲,从母亲算起,整个周氏。”

    李桐用力握着杯子,勉强稳住心神,福安长公主的话,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可季家,最不擅长的,就是阴谋诡计。”福安长公主发出一声轻笑,又是一声,然后是一连串的笑声,听起来象银铃撞着银铃,却听的李桐心神欲碎。

    “现在好了,有了个宁远。”福安长公主站起来,走到廊沿边,伸出手,接了一手雨水,一边接着雨水,一边笑,“就是不知道季家能不能折下身段了。”

    “能的。”李桐想着从前季疏影对绥宁伯的奉承,低低答了句。

    福安长公主侧过头,盯着李桐看了片刻,“那就当他们能,能折得下身段……那就很好啊。”

    “长公主不担心么?”李桐忍不住问了句。

    “担心?担心谁?”福安长公主扭头斜着李桐,李桐看着她没答话。

    “担心宁远?我又不喜欢他。担心季家?我又不亏欠季家,至于母亲和皇上,所谓雷霆雨露皆是恩泽,这话,当初是季老丞相教给我的,既然来自君上的雷霆雨露都是恩泽,那季家就没什么好抱怨的。还有谁?”

    福安长公主甩了甩手上的雨水,慢吞吞挪回来,“皇上?他是皇上,万民之主,用不着我担心。周家?周家这样的人家,有富贵的时候,自然也会有落魄的时候,楼起楼塌,起起伏伏,这京城,这天下,哪家都是这样。还有谁?你?还是我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