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九四章 心有余

第一百九四章 心有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一夜大醉,第二天却比平时早起了大半个时辰。

    练功后,重新沐浴,只披了件直缀,端坐在静室塌上,闭上眼睛,凝思细想。

    昨天他失态了。

    五哥儿的安危,暴露后的后果,以及事情脱离掌控的愤怒,或者还有点恐惧,让他失去了冷静,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了一天!

    宁远一念至此,懊悔之余,后背一层冷汗。

    不过是拉五哥儿出去了一趟而已,就能让他的阵脚乱成这样,差点酿成大错,之前,他太高估自己了!

    带五哥儿出去,李家娘子……最多是个执行者,拨动她的手……福安长公主!

    她想干什么?单纯的心疼五皇子,让他出去玩乐一天?呵呵,那就是笑话儿了,福安长公主,这是他启程来京城前,阿爹嘱咐再三的人物之一。进京城到现在,他从来没敢往她的领地多走半步过,对她没有足够的了解前,他不敢。

    长公主为什么要把五哥儿扔出来?

    警告自己?可他还没开始动,她能看到什么?要警告什么?哪一件事?还是整个儿的、自己到京城这件事?

    宁远过了一遍又一遍,全无头绪。

    看来,去宝林庵的事,要排进来,而且,越快越好!

    宁远站起来,叫了小厮进来,更衣穿戴。

    他已经来了,断不可能再回头,不管拦在他前面的是谁,不管前面有多少,是死是活,粉身碎骨,他都是要勇往直前,一路冲下去!

    软香楼上,送走诸人,阿萝软软的靠在只绵软的靠枕上,三分忧愁七分厌烦的看着多多忙来忙去的收拾好了,悠悠叹了口气,“又是一晚吵闹。”

    “小姐,妈妈不是说了,天天吵闹才好呢,不怕吵闹,就怕冷清。”

    阿萝眉头蹙的更浓了,慢慢揉着帕子,出了半天神,好象是问多多,又象是问自己,“宁七爷要是没喝醉,非要留下来……”

    “那多好!不过……”多多一声多好之后,又叹了口气,“宁七爷虽然好看,可是太凶了,还是墨七少爷好!人和气,又大方,柳温小姐今天挣了这么厚一摞银票子,都是五十两一张的!得有好几千两!”

    “嗯。”阿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似听非听的‘嗯’了一声,又揉了半天帕子,再叹了口气,“多多,你说,那周六要是再来,怎么办?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他!他真是俗气透了,又不讲理。”

    “我也不喜欢周六少爷,太小气!回回都不给赏钱!”多多有自己的评价角度,以赏钱多少来论。

    “前天柳漫姐姐说,赵侍郎要到软香楼来,听说七少爷在,才算了。”阿萝两眼迷朦,说一句叹一口气,“多多,就是七少爷,我都是没办法,这些人,想一想我都厌烦恶心,就是说说话儿不好么,我不想跟他们……”

    阿萝咬着嘴唇。

    “那怎么行?妈妈说,男人都是冲着女人的身子来的,得在床上拴牢他们,那才是真正抓住了呢。”多多理论上很到位。

    阿萝脸色沉下来,自小儿受训,她最厌恶的,就是那些房中术!

    她喜欢诗词歌赋,喜欢琴棋书画,喜欢焚香点茶,对坐清谈……

    “小姐,你老是这样可不行,周六少爷的银子妈妈早就收了,头面……你今天也戴上了,妈妈说了,你不能再拖了,不然周六少爷发了脾气,谁都接不下来,周六少爷要是发了脾气,那就是咱们理亏。咱们有理都得吃亏,何况没理!”

    多多沏了杯茶端给阿萝,忠实的传达妈妈的抱怨和警告。

    “唉!”阿萝眼角垂下两滴莹晶的泪珠,“多多,我实在不想这么早……”

    阿萝将茶推开,“与人做妾,如同关进笼子里,大妇好了还好,若是不好,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算是大妇贤良,关进深府大院,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能严严实实裹在车里,到寺里上柱香,就是大事了,哪象咱们现在,推开窗户,要看多少热闹都有,要是闷了,就能有人来清茶说话,前儿来的那几个士子,多少清雅,还有季家公子……唉!”

    “七少爷要抬您进府了?”多多两眼放光,“那多好!小姐可别犯傻!求还求不来呢!”

    多多回身放下茶杯,再一步跳过来,“小姐现在进府最好最好不过!小姐就侍候过七少爷,正正经经的清白身子,这进了府,身份就大不一样!七少爷还没成亲呢!小姐最早进府,这情份谁也比不了!就算他们府上规矩大,七少奶奶进了门才许生孩子,反正小姐年纪小着呢,到时候再生个五儿三女,就算一儿一女也好啊,多好!小姐这辈子就安稳了!柳漫小姐还想进赵侍郎府上了,赵侍郎都多大了?赵家少爷不还到咱们这儿来过?”

    多多兴奋的喋喋不休,阿萝悠悠叹了口气,“多多,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还能有什么法子,跟七少爷,总比跟赵侍郎……”

    阿萝恶心的呕了一声,“虽然七少爷……粗俗,可至少,他待我好,就这样吧,早晚,总是要从良的。”

    阿萝说完,将帕子盖在脸上,一串清泪从脸颊滑下。

    李桐回到紫藤山庄,直等到半夜,文二爷和阿娘都没回来,大哥也没回来,夜深露寒,李桐起身回屋,一觉竟然睡的十分香甜。

    早上刚睁眼,水莲一边掀帘子,一边赶紧禀报:“太太寅初回来的,回来就歇下了,这会儿还没起,我让文竹守着听信儿呢。文二爷两刻钟前刚回来,进门就要热水,说要好好泡一泡,小悠姐烧了绿豆羊肉汤,包了鱼肉饺子,等二爷泡好澡出来就送过去。大爷还没回来,不过二爷捎了话,说大爷跟吕大少爷在一起,今天还要会一天文,傍晚才能回来。”

    李桐不由自主舒了口气,看向滴漏,“什么时辰了?”

    她启程去宝林庵前,要是能和阿娘,或是二爷说说话最好。

    “寅末了,二爷说,让姑娘今天早点去宝林庵,说等姑娘回来再说话。”水莲接着道,李桐‘嗯’了一声,文二爷大约是想听到福安长公主那边的情况再说,毕竟,这一场差使,是从福安长公主手里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