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九二章 心情不好

第一百九二章 心情不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已经等的快要烧起来了,一眼看到两辆车,急忙翻身上马,直冲过去。

    前一辆车敞开半边,只有李桐坐在车边,旁边一个长随怀里,坐着五皇子。

    宁远看着兴奋的脸颊通红的五皇子,到嘴的咆哮硬生生咽下,用鞭子指着李桐,“把哥儿交给我,我送他回去,你走吧。”

    “七爷,长公主交待过要送回庄子,还是从哪儿来再从哪儿回去的好,再说,七爷得赶紧回去了。”李桐跳下车,冲宁远曲了曲膝答道。

    宁远眯缝着眼,居高临下打量着李桐,从李桐身上再看到一脸紧张看着他的五皇子,再看回李桐,垂下眼皮,再抬起来,焦躁恼怒就一丝不见了,眼里一片清明,“这一天多谢李姑娘费心,在下关心则乱,无礼之处,还请姑娘海涵。”

    李桐眼里闪过丝惊讶,这位宁七爷,果然象文二爷说的,绝不是他展示出来的愚蠢纨绔,就这份知错立刻就认,就极其难得。

    李桐没说话,微微曲膝福了半福,跳上车,示意众人,接着往长公主的皇庄过去。

    宁远勒转马头,扬手示意众人,打马直奔京城而回。

    庄子角门外,五皇子来时的车子已经等候着了,绿云站在车旁,看着五皇子下了车,先上了后面一辆车,片刻,换了来时的一身半旧衣服出来。

    换回自己衣服的五皇子紧紧绷着脸,看了眼绿云,走到李桐身边,拉了拉她,又拉了一下,李桐蹲下,五皇子低低问道:“明年你还带我出去玩儿,行不行?”

    “好。”李桐心里猛的一酸,眼泪差点奔眶而出,急忙点头答应,带不带他出去,哪是她能决定的事呢?

    五皇子脸上笑容绽放,松开李桐,看着她,往后退了一步,再退一步,连退了三四步,才转回身,几步跑到车旁,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绿云和李桐站着看着车子走远了,几乎同时叹了口气。

    “今天辛苦李娘子了,长公主吩咐了,请李娘子回去歇着吧,明儿再说话。”绿云传了福安长公主的话,李桐应了,上了车,直奔紫藤山庄回去,这一天整个李家倾尽全力,总算平平安安,再看几天,京城要是再能波澜不兴,那这趟差使,就算圆满了。

    李桐坐在车里,将今天一天细细过了一遍,心放下来,想着五皇子,却又心酸的不能忍。

    宁远会合了几个小厮和大群猎犬,一路呼啸回城,刚进了城门没走多远,周六高叫着远哥,从旁边茶楼里窜出来。

    “远哥远哥!你可算回来了,我找了你大半天了,你今天溜到哪儿去了?常去的几个地方我都找了,都没有!急的我……他们说你是从这门出去的,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在这儿守着,没想到还真守到你了!远哥,又找到好地方了?”

    周六冲出来,一把揪住宁远的缰绳,一边急挥手让人牵他的马来,一边连珠炮般说个不停。

    宁远脸上浮起层不耐烦,他这会儿心情极其不好。“你不好好当你的差,等我干什么?你别总跟我这个闲人比!”

    “好好当差了,咱们边走边说。唉!远哥,我是闷极了,也就找你能说说话儿,不找你找谁?你不知道,墨七那厮太不象话,小爷我真想揍他一顿!”

    周六一脸苦楚,自从认了他远哥,他的自称,也成了‘小爷’,动不动也是要揍谁一顿,至于他能揍得过谁,这就不能细究了。

    “又在阿萝那儿碰钉子了?”周六上马的片刻间,宁远已经迅速整理了心绪,脸上露出轻松又吊儿郎当的笑容,为了可怜的五哥儿,他也不能由着自己的脾气。

    “又让远哥你一句话说中了!银子送足了,头面也打好送过去了,到今天还是推三阻四,小爷我这样脾气!她还要怎么样?今儿我就让人传了话,晚上无论如何也要歇到她软香楼,谁知道她把墨七请过去了,墨七这厮,装聋装傻,说今天晚上他也不走了,我一气就出来了,远哥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周六忿忿不已。

    宁远斜了他一眼,“什么大事,小七想阿萝想了……多长时候啊?”

    “阿萝挂牌也不过才一年!”

    “就算一年,想了一年!这才得手几天?新鲜劲儿还没过呢,你也体谅一二。”

    “我体谅个屁!”周六啐了一口,“等他新鲜劲儿过了,那阿萝也被他玩熟了,还有什么意思?小爷我也不稀罕了,我就是喜欢生涩点儿的!熟透了还有什么意思?”

    “唉呀呀,哈!也是啊!”宁远打着呵呵,“有意思,要不?咱们瞧瞧去?”

    “远哥要是肯出马!今儿晚上我让给远哥,让远哥先尝这个鲜!”周六喜不自胜,他只想来讨个主意,没敢想让他远哥替他出面,没想到远哥这么善解人意,那得赶紧投挑报李!“远哥你不是说最喜欢阿萝这样媚气入骨的?分外痛快?”

    周六说完,抖着两根眉毛哈哈笑起来。

    宁远呵呵笑了几声,“阿萝这种,勉强能入品,不过最多也就是个下品,这美,这媚,最讲究一个美而不自知,媚在不经意,阿萝以容貌娇媚自矜傲人,就落了下乘了!”

    “远哥说说,京城哪个能入上品?中品也行?”周六两眼放光,品评美人儿,他只服远哥!

    宁远嘿嘿笑了几声,没答话。

    今天这位李娘子,就是上上品,美极而不自知,柔中有钢,媚气全掩在骨子里,这才是真正的倾世佳人!

    周六一路冲前,直奔软香楼,宁远懒懒散散跟在后面,刚到楼下,墨七已经一溜小跑迎下来,“远哥来了!快请快请!让人去请柳漫小姐?云袖?还有谁?远哥你只管点,六郎你也只管点!今天晚上我请客,包在我身上!”

    “软香楼就这么大点儿,再请多了往哪儿挤?怎么着?没到冬至你就要下饺子了?”看到墨七,周六就没什么好声气,墨七干笑几声,一脸为难,满眼求援的看向宁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