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八八章 玩的和看的

第一百八八章 玩的和看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用。”沉默片刻,宁远吩咐道:“靠近一点,落后半船。”

    宁远的船很快靠过去,不远不近,落后半船距离跟在李桐的船后。

    “姑娘,二爷递了话,说是宁七爷的船。”抱着胳膊靠在主桅上,仿佛一直在乐呵呵看热闹的孔大往李桐身边靠了靠,低低禀报。

    李桐‘嗯’了一声,往船边走了几步,站到船舷边,看向宁远的船。

    宁远站在船舱门口,正迎上李桐的目光,李桐面无表情,目光在宁远身上停了片刻,从宁远身上移到周围的护卫,打量了一圈,收回目光,重新站回到船舱门口,示意提着五皇子的船工,“小五,来喝碗汤再玩儿,嗓子要哑了。”

    船工立刻示意五皇子,“小少爷,歇一歇再玩,姑娘叫你呢,喝碗汤咱们收虾。”

    “好。”五皇子虽然意犹未尽,却还是恋恋不舍的答了个好字,船工手提在他腰带上,却不用力,五皇子张着胳膊,自己从板子那一头晃晃悠悠走回甲板,跳下来,满足的叹了口气。

    水莲、绿梅侍候五皇子净了手脸,重新给他梳了头。陶嬷嬷和小悠托着托盘,送了五六种汤品过来,五皇子一步上前,就着陶嬷嬷和小悠的手看了一遍,指着碗绿豆沙,“我爱吃这个,用冰镇过没有?要冰镇过的。”

    “头一条,这碗绿豆沙里有莲子还有芸豆泥,用了荤油,冰镇了不好吃,第二条,小少爷你又喊又叫闹了这大半天,不能吃冰的!”陶嬷嬷一脸严肃,她家里有五六个小孙子,训孩子特别有心得。“小孩子家家,夏天少吃冰,来,坐这儿吃!”

    李桐抿嘴笑,看着被陶嬷嬷一把揪进船舱,乖乖坐在桌子边吃起那碗温温的绿豆沙的五皇子,陶嬷嬷拿他当自家孙子教训了。

    “有点饿。”五皇子吃了几口,仰头看向李桐。

    “饿了要跟姐姐说!等着!”小悠先接过了话,拉上绿梅,一个转身,眨眼间就两人就托了两只大托盘出来。

    “这是野菜饺,蟹粉汤包,栗子泥,红豆酥……只有挑一样,不许多吃,不然你中午就吃不下饭了。”小悠顺手捏了下五皇子红红的腮帮,她太喜欢这个活蹦乱跳的漂亮孩子了。

    “不准捏我的脸!”五皇子一巴掌打开小悠的手,“什么是野菜饺?”

    “野菜饺就是用野菜包的饺子,你吃过饺子没有?”小悠眨着眼逗他,五皇子白了她一眼,“谁还能没吃过饺子,我就是不知道什么是野菜!”

    “野菜啊,就是野地里生的菜,可好吃了,你尝尝,连我家姑娘都说好。”小悠将托盘里的野菜饺放到五皇子面前,收起了其余的点心。

    五皇子掂了一只,左看右看看了半天,小心的咬了口,品了品,舔了下嘴唇,一口接一口大吃起来,几口吃完一小碟饺子,意犹未尽,伸手拿起碟子,冲坐在他旁边的李桐举了举抱怨,“你们家碟子真小!”

    “一会儿到了津河码头,咱们下船逛逛好不好?”李桐心里一片酸软。

    “嗯……”五皇子胳膊趴到桌子上,看着李桐,“你去过酒楼吗?去酒楼吃过饭吗?好不好吃?听说讲究特别多,真是这样吗?”

    “嗯,酒楼的东西没有咱们家的好吃,讲究上……不能算多,只要吃完饭给钱,别的也没什么讲究,一会儿到了津河码头,要是方便的话,我就带你去酒楼玩一会儿,不过,津河码头的酒楼没什么能吃的菜品,咱们还是回来吃午饭,好不好?”

    “好!”五皇子连连点头,“怪不得长公主喜欢你,你真不错!”

    “你怎么知道长公主喜欢我?”李桐失笑。

    “不喜欢你,怎么会让你带我出来玩儿?”五皇子白了李桐一眼,再重重强调:“我不是小孩子,我什么都懂!我很喜欢长公主。”

    “我也很喜欢她,也很喜欢你。”李桐这话发自内心,这样的五皇子,是她以前没想到过的。

    “我去看收虾!”五皇子好象被李桐这句很喜欢他说害羞了,跳起来跑出船舱。

    李桐站起来,跟到船舱门口。

    宁远的船离的更近了些,虽然左右还有点距离,前后已经几乎平行了。

    宁远站在船舱门口,盯着蹲在两个船工旁边,大呼小叫乱指挥收虾的五皇子看了片刻,目光转到李桐身上。

    他倒是小瞧了她,至少小瞧了她这份胆色。

    她肯定清清楚楚的知道她带出来的人是什么身份,她敢带他出来,带的这么张扬,是长公主有什么交待,还是这就是她自己的主张?

    不管怎么样,这胆儿都够肥的!

    宁远眼睛眯起,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桐,白绫上衣,一条绣着葱绿青竹的白绫裙,站在船头,趁着碧水远岸,更像一幅笔触淡雅的画儿。

    这么幅淡雅柔和、充满江南水墨气息的画儿,竟然有不亚于他们北地男儿的胆色,胆子,也太大了!

    李桐感受到宁远这份相当不善的目光,却没理会,她带五皇子出来,宁远的愤怒,她早就想到了,她其实是在替长公主领受这份愤怒。

    李桐只盯着五皇子,看着五皇子趴在甲板上,看着船工提起的虾笼活蹦乱跳的大虾,又是惊讶又是兴奋的大叫,“让我来!我来拿!它会咬人!虾是透明的?这只这只!好大个!给我!哇,是用这个钓虾的……”

    五皇子看到用来钓虾的一幅新鲜鸡内脏,哇哇的叫恶心,却又伸手去翻,“臭不臭啊?真好玩!这里还有只虾!好恶心噢!这是什么?呃!真有鸡屎啊?”

    五皇子伸手指去抠鸡肠子,被船工一把拨开,“小少爷!这要是抠开了,你中午饭就别吃了!”

    “我就抠一下。”五皇子笑的咯咯在甲板打了个滚。

    宁远的目光又看向五皇子,直看的想错牙,他这个外甥,确实挺有宁家娃儿的风采,看这样子,身强体健聪明胆大,这就够了,姐姐这些年,真是太不容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