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八五章 全体出动

第一百八五章 全体出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太太正屋,张太太和李信听了李桐的话,和文二爷三言两语的补充,?33??信一时呆了,张太太极轻的叹了口气,“自从桐桐去了宝林庵,我就知道,这样的事,早晚都得有,不怕。”

    文二爷一时瞪大了双眼,看向张太太的目光极其敬佩,这位张太太,二十出头就独自支撑李家偌大的家业,不但没被人欺负过,还将生意越做越大,果然极其不简单!

    文二爷心里一松,有这样的东主,事半功倍。

    “我先说说,楼船咱们有三条,我的意思,别用楼船,在江上还好,汴河里楼船太招眼,我去调只三桅船,不用太大,也不能太小,汴河里三桅船最多,三桅船也最便利,另外再调个四五只货船,装上瓜果粮食,汴河里运瓜果米粮的船多如牛毛,不招眼,船就这样,二爷看呢?”

    张太太一句话感慨完,直入正题,文二爷紧拧着眉头,“楼船还是安排一只最好,以防万一,船上不用有人,晚半个时辰出发,就让船工撑着船走一趟就行,这样的招数迷惑不了聪明人,可周家,还有那两位爷,都不怎么聪明。”

    “好。”张太太一口答应,接着道:“城外庄子里有十来个有功夫的,都是南边人,水性也好,明天一半安排到船上,一半安排到货船上。”

    “一半安排到姑娘的船上,一半给我。”文二爷想了想,建议道。

    李桐和李信并排坐着,瞪着他们的阿娘和文二爷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排,李桐还好些,李信震惊的无以复加,眼前的张太太和文二爷,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几个人直商量了一个多时辰,定下诸般细节。

    李信明天照常去和吕炎、季疏影等人会文,但要留心一切动静,随时传话回来,张太太原本明天就要去货栈查帐,就多走一段,在货栈里呆一天,居中调度,文二爷一条小船带上人,跟在李桐船后随时应变。

    府里诸人,小悠和陶嬷嬷负责明天船上的饮食点心,大乔赶车,水莲和绿梅近身侍候,万嬷嬷在船上调度……

    一切准备就绪时,已经是人定时分了。

    第二天,李桐依着约定的时辰,不早不晚到了福安长公主别庄角门,绿云已经等在角门内,将李桐带进别庄。

    别庄里树木花草格外绿翠,生机勃勃,不过李桐没心思欣赏别庄内的美景,跟着绿云,转花拂柳,进了园子中间的一是暖阁。

    暖阁里,五皇子穿着件半旧的天青长衫,正趴在栏杆上往下看,绿云招呼了一声,五皇子急忙站起来,回头看向李桐,李桐面带微笑打量着他。

    不算矮,和同龄的孩子比,略有些削瘦,腰背笔直,眼睛明亮里透着丝隐隐约约的沉郁,是个极其漂亮的小男孩。

    “我姓李,单名一个桐字,梧桐的桐。”李桐在五皇子面前蹲下来,将带过来的一对铜人托到五皇子面前,“长公主说,今天是你的生辰,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辰礼物,喜欢吗?”

    “人偶?挺幼稚的。”五皇子看着铜人,却没接。

    “是人偶,不过这一对人偶会打架,你看。”李桐将铜人放到桌子上,松开卡簧,两个铜人你来我往伸拳踢脚。

    “是长拳。”五皇子几个就认出来了,“嗯,有点儿意思,谢谢你。”

    “嗯,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姓李,你叫我李少爷吧。”五皇子眨着眼,露出几分顽皮模样。

    “好,李少爷,长公主今天有事,让我今天带你出去玩一天,咱们到汴河上坐船玩儿,好不好?”李桐看了眼绿云,直入正题,眼前这位自称李少爷的五皇子,远比同龄人成熟的太多。

    “长公主让你带我去汴河玩?”五皇子看向绿云,脸上明显有几分狐疑,绿云点头,却不说话。五皇子再看向李桐,有几分迟疑,更多的却是兴奋和向往。

    “我还没坐过船,也没去过汴河,汴河上好玩吗?我不会凫水。”五皇子抓起桌子上的铜人。

    “挺好玩的,我也不会凫水,不会没关系,船上除了我们俩,都是凫水的高手,再说,我们小心些,不要掉进水里就好了。”

    “嗯……”五皇子犹豫不决的看着绿云,绿云却不看他,李桐微笑道:“咱们出了别庄,要先坐车,也就两刻钟,就到河边了,不过这条河不是汴河,是一条通往汴河的小河,咱们坐小船,也是差不多两刻钟,进了汴河,换上大船,然后沿着汴河往东去,往东边有好几个非常热闹的码头,景色也好,而且,今天是东风,咱们的船顺风,咱们到津河码头吃饭,津河码头有很多卖各式各样东西的小船,很有意思,吃了饭之后,咱们就沿着汴河返回,回到这里,不耽误吃晚饭,怎么样?”

    “好吧!”五皇子看起来下了决断,转头看向绿云,“替我谢谢长公主。”

    “李少爷客气了。”绿云曲膝。

    “我们走吧。”五皇子手里握着铜人,示意……或者说吩咐李桐,李桐曲膝辞了绿云,跟上五皇子,微微曲膝,伸手拉住了五皇子手。

    五皇子看起来意外极了,意外到忘了有所反应,等李桐牵着他走了几步,想甩开,刚要甩,犹豫了下,又没动,由着李桐牵着他,往后角门过去。

    今天是五皇子生辰,早朝时宁远当值,散了朝出来,宁远又在御前司值房里混了半天,约了几场戏酒,这才晃晃悠悠出来。

    一出宣德门,小厮大英一头扎上去,“爷,您可算出来了,六爷快急疯了。”

    “出什么事了?不要急!慌什么?”宁远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里,今天是五哥儿生辰,六月这会儿应该盯在从离宫到别庄的路上,盯在五哥儿身边,他快急疯了……

    “小的不知道,六爷不肯说,六爷就在前头。”大英心里一凛,急忙敛了脸上的急切,摆出一脸和平时一样的憨厚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