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八四章 别惹长公主

第一百八四章 别惹长公主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件事,想请你帮我个忙。”福安长公主喝了半杯茶,看着李桐道,?33??桐点头,“长公主请讲。”

    “有个小孩子,和我有点缘份,年年他过生日时,都过来我这里跪头,我不喜欢小孩子,虽然和他有点缘份,也很可怜他。”

    福安长公主顿了顿,“可我还是讨厌小孩子,你替我招待他一天吧。”

    李桐正沏茶的手僵了下,福安长公主紧紧盯着李桐的手,露出笑意,“那孩子大概有七八岁了吧,很可怜,你带他出去玩玩,进城就算了,你不方便,就去汴河吧,带着他,坐上船,看看景,吃点好吃的,替我尽一天心,就行了。”

    李桐抬头看向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却调转目光,一脸悠闲的看向浓绿的蔷薇架。

    “又要船又要出行的,你一个内宅女子是不太好安排。”长公主调回目光,笑眯眯斜着李桐,“好在你们府上下人多,还有幕僚什么的,也没什么难的。”

    李桐一脸苦笑看着长公主,长公主微微侧着头,一脸坦荡的看着她,对视了片刻,李桐移开目光,“好。”

    “明天你直接去我的别庄接人吧,也不用太早,辰末到就行,我让绿云在别庄等你。”福安长公主笑的眼睛眯眯,慢吞吞又交待了句,李桐‘嗯’了一声,站起来告辞,“那我这就回去准备准备。”

    “嗯,去吧去吧!”福安长公主愉快的挥着手。

    绿云转出来,看着李桐出了小院,连叹了好几口气,“长公主也真是,五哥儿哪能往外面去?万一出点什么事……您这不是难为五哥儿,难为宁皇后,难为李娘子么!”

    “哼!”福安长公主冷哼了一声,“周泽轩突然关心上北方士子了,周家有读书人么?他关心这个干什么?他怎么突然想起来关心上这个了?这个宁远,打的一手好算盘,这一张北榜下来,北三路高中的士子还能少了?过个三五年,有他在京城照应,这些人,在朝廷就不可小视,到时候,五哥儿也大了,正正好!”

    绿云连连眨了下眼,看着一脸忿然的福安长公主,这关她什么事?呃!是了,宁远这一手好算盘里,把李娘子的哥哥李信打下去了!

    “真是一着好棋,四两拨千金,他不过吹了口气,这局就成了!哼!”福安长公主翘起一只脚晃来晃去,“真当我林家都是蠢货?”

    “五哥儿肯定不是。”绿云看着她,轻飘飘说了句,福安长公主被她噎了下。

    “长公主跟宁远生气,也不犯着拿五哥儿出气,五哥儿多可爱,多可怜,真要出点什么事……”绿云接着劝,五哥儿怎么能出别庄到汴河去玩呢?

    “你懂什么!”福安长公主没好气的白了绿云一眼,“那宁远,明里暗里不知道带了多少人进京,你看着吧,五哥儿一出离宫,他立刻就能知道,这一趟让阿桐带五哥儿去玩一天,一来,我要看看宁远的人手和手段,二来,也要看看李家有多少实力。”

    “长公主!”绿云呆了半天,突然象是吓着了,“您不会……您不是说,就这一件事,办完就接着清修?您这架势……”

    “就这一件事!办完了老娘我接着清修,可这件事……我问你,咱们还有人手没有?没人怎么办事?到哪儿找人?当然李家最合适,那我总得看看李家有没有能办事的人,他家要是连个能经办这些事的人都没有,那那件事就算了,做了也是白做,往后那个李信踏入仕途,也是给人家做馅料的货,还不如安安生生做个富家翁,活着总比死了好!

    还有桐姐儿,她也不能太蠢,否则……至于宁远,一来我想看看他的手段实力,二来。”

    福安长公主眼睛里闪过丝狠厉,“我就是要告诉他,他既然有命门,就别惹我!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长公主!”绿云一脸无奈,长公主这脾气这性子,一旦做上了手,能放得下?她这气性就不得了!就算这一切都是宁远的阴谋诡计,可人家宁远哪知道您要让李信高中啊!这个惹,可真是无妄之灾!

    李桐吩咐车夫越快越好,一路跑马回到紫藤山庄,进了二门,直奔过去寻文二爷。

    这事,只能跟文二爷商量。

    文二爷没等李桐说完,一下子就窜起来了,“是五爷?明天的生辰,七八岁,是五爷?”

    “我觉得是。”李桐点头,“所以才提早回来,来寻二爷商量。”

    “这是大事,长公主想干什么?突发其想?不可能!为什么要让你带五爷玩一天?还好不进城……为什么?长公主想干什么?不可能有啊……也不对!这是为什么?”文二爷没头苍蝇一般,在屋里转的长衫后摆都飞起来了。

    “二爷,先别想这些,明天的事,怎么才能平平安安,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李桐看的眼晕,叹了口气提醒二爷。

    “你说的对!可是,这个为什么,和明天的平平安安,一而二,二而一,知道了长公主的用意,才知道这场游玩的重点在哪里,危险在哪里,要做什么,要防什么,可是,长公主到底是什么用意?拉李家入局?”

    文二爷立刻就否了,“李家哪有入局的资格?那要干什么?难道……”文二爷的话戛然而止,难道图谋的是吕相?通过他?也不可能!他跟吕相的那些过往,哪能拖得动吕相?不可能!

    “要推五爷出来?哪有这么推的?到底……”

    文二爷脑子里突然灵光闪现,“警告宁七爷?”

    李桐愕然。

    文二爷呆呆站着,好半天才回过口气,声音微哑,“到底是居上位者……好了,不想这个了,明天的事,是李家的事,让人去请大爷……还要去见张太太,只说明天的事,余事,不要提。”

    文二爷看起来隐隐有几分疲惫和伤感,李桐明白他的意思,一会儿和大哥还有阿娘,就事论事,只说明天玩一天的事,其它的,都不要多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