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八三章 高人出手

第一百八三章 高人出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嬷嬷斜着拿着一匣子对牌想交到陈夫人手里的姜焕璋,这个家,她现?33??可不想接,不想接,更不能接。

    “世子爷,老奴就依老卖老说一句,夫人前一阵子气伤了经脉,这一两个月,夜里从来没能连着睡沉一个时辰过,今天早上,夫人头痛的厉害,饭都没吃,我说要请大夫,夫人怕给您添乱,也怕您担心,死活拦着不让我跟您说,夫人年纪大了,早就该享享儿女清福,实在操不动心了。”

    吴嬷嬷这番话说的情真意切,陈夫人听到一半就泪水潸潸,没等吴嬷嬷说完,帕子捂在脸上就哭起来,“我的命……好苦……”

    姜焕璋木着张脸,对着哭的声声凄切的母亲,顾姨娘怀胎带来的那丝喜悦早就无影无踪,这会儿,他心里一阵接一阵的只有烦躁。

    吴嬷嬷看着姜焕璋,他不说话,她也不说了。

    大奶奶就在城外,不该趁着机会赶紧接回来,还想等到什么时候?难道真要死了心把姓顾的贱人捧成主子?姓顾的贱人得能捧得上去才行啊!

    大爷也不是糊涂人,怎么就在姓顾的贱人身上,眼和心都瞎成这样?中了盅了?

    屋里只有陈夫人高一声低一声的哭命苦,坐在旁边的大娘子姜婉手里的帕子绞成条再松开,松开再绞成条,急切渴望的看看阿娘,再看看大哥,再看看阿娘,再看看大哥,实在忍不住了,咳了一声,拿捏出几分矜持道:“要不,我跟阿宁替阿娘打理几天家务?”

    姜宁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急忙接话,“对啊!上回吴嬷嬷说,这打理家务,就得从当姑娘的时候学起,顾姨娘就是因为在娘家没学过管家,才把咱们家管的乱七八糟的!正好,我和姐姐先练练手!”

    吴嬷嬷脸都青了,姜焕璋面无表情,陈夫人眼睛亮了,“这是正理,正该让你妹妹学学当家理事,以后真要嫁高门大户,做个长媳宗妇的,经历过跟没经历到底不一样。”

    吴嬷嬷眼观鼻、鼻观心,夫人眼瞎不懂事,大爷除了在顾姨娘身上眼瞎心瞎,别的地方还算是个明白人,肯定知道大娘子和二娘子管家,那还不如顾姨娘呢!

    唉,还是赶紧接回大奶奶才是正理!

    “嗯,也好,你和阿宁,也是该替阿娘分点忧。”没想到姜焕璋拧眉想了片刻,竟然答应了,“吴嬷嬷,你是这府里的老人了,夫人信得过你,我也信得过你,阿婉和阿宁这里,你多照应些。”

    “是,老奴一定尽力。”吴嬷嬷答应了一句,心里一阵接一阵狂风乱扫,敢情这五通神,还在大爷身上没走呢!

    姜婉不等姜焕璋发话,上前一步,一把捧过那匣子对牌,满口打着保票,“大哥放心,阿娘放心,有我呢,咱们家这点事,不算什么,必定打理的妥妥当当!头一件就是阿娘的贺寿宴,一定要办的满京城最风光……”

    “寿宴的事,今年就算了,明年我再替阿娘贺寿吧。”姜焕璋冷着张脸,打断了姜婉的兴奋,“青书怀了身子,顾氏也怀上了,家里不宜铺张折腾,再说,今年也不是整日子,明年吧,明天我再替阿娘风风光光的贺寿。”

    “啊?”姜婉傻了,姜焕璋积威之下,她一脸不服,却一句多话不敢说,陈夫人一听,放声哭起来,“我的……儿啊……我的……命啊,好苦啊……”

    “你劝劝阿娘。”姜焕璋站起来,一脸阴冷,交待了一句吴嬷嬷,转身就走。

    夜,宝林庵外的皇家别院里,正院一枝灯烛也没点,玉盘般的满月仿佛就挂在院子正上空,清亮的月光下,院子里花木扶疏,显的分外安宁美好。

    福安长公主穿着件素白纱直缀,半躺在院子正中的摇椅上,踩着脚踏的双脚和两条凝脂白玉般的双腿都裸露在外面,福安长公主面前,垂手站着别院火烛司管事姚尚宫,姚尚宫四十多岁,脸色微黑,看起来极其老实沉闷。

    “……最早在皇上面前提些这事的,是周泽轩,说是已经连着三科,榜上尽皆是南方英才,这几年北方人才辈出,是不是该给北方士子一个机会了。隔天,皇上就召了墨相和吕相,屏退所有人,议了一刻多钟,墨相和吕相出来,皇上就召见了高书江。”

    姚尚宫声音微哑,听起来十分木讷诚恳。

    福安长公主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周泽轩,他一个枢密副使,操心上春闱的事了……北三路今年来了多少士子应考?”

    姚尚宫神情一滞,“婢子这就让人去查……”

    “不用了。”福安长公主摆了摆手,“周渝民领了礼部的差使,做的怎么样?”

    “从领了差使到现在,天天早出晚归,很尽力。”

    “真是难得!”福安长公主眼睛微眯,“我要做点小事,能用的人手,你召回来些吧,还有,只是一点小事,别想多了。”

    “是!”姚尚宫眼里一道精光闪过,却又立刻掩下,低眉垂首恭敬答应。

    姚尚宫出了院门,绿云才从旁边茶水间出来,招手叫了几个丫头,给福安长公主换了果碟冰碗,又重新沏了茶。

    “长公主真要……”屏退众人,绿云有几分担忧的低低道,福安长公主将脚高高翘起,端起冰碗慢慢吃着,半晌才‘嗯’了一声,“就这一件,完事了我继续清修。”

    李桐继续在宝林庵和紫藤山庄来来往往,在宝林庵里,和往常一样,沏茶,和长公主闲话,到后山上溜弯。

    暑热越来越厚重,长公主却越来越爱往后山走,一路快步走出一身接一身的大汗,汗出到浑身如同大雨淋过,大笑叫着痛快,回到小院里,沐浴洗漱,光着脚出来,喝起茶来,就显的分外惬意。

    围着后山痛快出了一身汗,沐浴出来,长公主光脚踩着脚踏,林桐光脚穿着丝鞋,两人对坐,在放了圈冰盆的廊下,沏茶喝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