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七九章 打击

第一百七九章 打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宝林庵那间小院里,李桐和福安长公主对面而坐,辗茶沏茶,自从上次?32??沏了一次茶之后,这沏茶的事,就转到了她手上,长公主再没动过手。

    长公主有几分懒散的坐着,有些怔神的望着外面的骄阳,李桐又看了她一眼,她一来时,就发现她今天心情不大好。

    “姜焕璋有个小妾怀上了?”长公主收回目光,看着李桐,突然问道,李桐‘嗯’了一声,“叫青书,是姜焕璋身边的大丫头。”

    “姜焕璋抵了个庄子出去。”

    “嗯,知道,抵了六千两银子,那庄子有处温泉,沿着温泉搭了暖棚,冬天能出不少青瓜绿菜,要不然抵不出这么多银子。”李桐声音淡漠,完全无动于衷。

    “六千两银子也用不了几天,坐吃山空。”长公主端起茶,“吃空了怎么办?我算了算,你阿娘送给姜家的那些铺子、庄子,不够姜家吃上三四年。”

    李桐愕然看向长公主,长公主眉毛一起抬起又落下,“你大哥明年春闱,希望不大。”

    李桐杯子里的茶水洒了一手。

    “左不过再养姜家三年,至少把茶都洒了?这可是今年最好的龙凤团茶。”长公主没好气的斜了李桐一眼。

    李桐苦笑,“三年之后,谁知道又是什么样子?说不定三年之后,天地都变了呢。大哥学问人品都不差,我李家乐善好施几代人,不管主考官喜好如何,总不至于粒颗无收吧,就是同进士……总不能都是主考官一个人说了算。”

    长公主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慢吞吞道:“喜好不喜好,象你说的,不至于粒颗无收,可这次,”长公主沉默半晌,才接着道:“本朝科举,不象前朝,限定江浙几个路所录人数不得超过多少,所以,历来春闱榜单,都是江浙淮一带学子的天下。”

    李桐的心开始往下沉,她想起了一件事,难道是明年……

    “为了平衡南北士子,每隔几科,朝廷都要想办法打压江浙淮学子,给北地学子一条出路,今年的主考,点了江西籍的度支使高书江,高书江春闱二次不中,第三次赶上了这样的机会,中了二甲头名,他那一榜,江浙学子几乎全军覆没,今年,点了他主考。”

    果然是这样,李桐的心一片冰凉,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难道这一回,跟从前要完全不同了?

    长公主看着脸色发灰的李桐,“高书江文风堆砌晦涩,不过这不是文风的事儿了,高书江性子执拗,很不与人为善,我不喜欢他,不过,他财货之精,天下少有,这个度支使,他做到现在,做的极好,这一任主考之后,他大约就要统管度支等三司,升职计相了,这计相,也确实没人比他更合适了。”

    “真会不取一个江浙学子?”李桐下意识的问了句。

    “也许会取一个两个,不过,季疏影准备下场考试了,还有吕炎,取一个两个做点缀,也轮不着你大哥。”

    长公主这话实在,也极不客气。李桐深吸了口气,心乱如麻,倒了杯子里的残茶,烧水准备重新沏茶。长公主默然看着她。

    “有什么打算?”李桐重新沏好茶,长公主才又问道。

    “原本的打算,是等大哥中了进士之后……现在,先等大哥春闱之后吧,到时候,避在这里不行,就回湖州,六年之后再说。”李桐声音平和,她要的,不过是陪着阿娘安安生生过日子,湖州再不行,就再往别的地方避,人生几十年,也不过就是一恍。

    “没出息!”长公主将杯子重重放到桌子上。

    “怎么有出息?杀回绥宁伯府收拾一众妖孽?再收服姜焕璋?还是找人杀了姜焕璋?就算收服了整个姜家,再收服了姜焕璋,又能怎么样?难道就能让他对我情真意切、爱深情重了?就算能,就算收服了他他就能情真意切了,那从前呢?他只要悔了,有了情有了义,从前的种种就能一笔抹煞了?”

    李桐连珠炮般问道,长公主高高抬着眉毛,瞪着李桐。

    “我不管别人,在我这里,从前的种种,无论如何抹不去,我的错我必承担,各人的错各人承担。我和姜焕璋,只有这个名份没办法斩断,但别的,早就断的干干净净。长公主说再养姜家三年,那就再养,就当做善事了。”

    “杀了他,这主意不错。”长公主捧着杯子,翘起二郎腿晃来晃去。

    李桐失笑,“杀了他我就是未亡人,他的父母妹妹我要奉养,还要给他过继儿子养儿子,还要到处说他好,杀了他,我还能这么住在城外?住在娘家?能不回姜家主理一切?”

    “也是,这么说杀了他倒是便宜了他,唉!”长公主长叹了口气,往后靠到椅背上,手指甲弹着杯子,看起来十分犹豫,“桐桐啊,其实,你大哥春闱这事,也不是没有办法,我要是出手……”

    “长公主够不容易的了,京城也不安宁,不过就是多等三年,养姜家三年能花多少银子?不犯着。”李桐截断了长公主的话。

    长公主一根眉梢挑起,片刻,另一根又挑起,突然站起来,几步走到宽廊边下,背着手站了片刻,猛一个转身,看着李桐,笑声里带着丝丝尖利,“我都到这地步儿了?我一退再退,都退到这种地步儿了?哈!”

    李桐蹙着眉,看着长公主,长公主今天情绪不稳,今天早上她一进来就看出来了,她眉宇间不象往常平静,全是烦躁。

    “喝茶吧,今天回去,我让采点荷花蕊,晒干了掺在茶叶里,又清香又去火。”李桐重新给长公主换了杯子换了茶。

    “你先回去吧,我有事要好好想一想。”长公主声音微冷,头也不回的吩咐道,李桐站起来,犹豫了下,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长公主的脾气,能说服,不能劝服,她这会儿正在情绪顶端,明天再说吧。

    “记住一句话……”李桐刚出了宽廊,长公主突然说了句,李桐转身看着她,接过话道:“臣不密丧其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