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七八章 围观与入局

第一百七八章 围观与入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提到大爷,周六又有几分郁郁,拿着钓杆在手里甩来甩去,好一会儿才?32??声道:“我跟你说,大爷,还有大哥……倒不全是因为他们不喜欢我,我大哥心狠手辣,就连我大嫂,也狠得不得了!我跟你说。”

    周六往宁远身边挪了挪,声音压的更低,“年里年外,大爷府上要添人,我们家当然要抢先一步,总不能让别家送了人进去,挑谁选谁,这事都是长房在张罗,阿爹不许我们插手。可我们家没有年纪品貌都相当的女孩子,只能从亲戚家里找,大嫂就寻了在她娘家寄养长大的说是个表妹,大伯娘认了干女儿,准备送到大爷府上。谁知道二嫂的亲妹子,长的漂亮,手段也厉害,大爷有一回来,竟让她找机会先搭上了。”

    “啊?”宁远一脸惊讶,“有手段!大爷看上她了?”

    “二嫂的妹子长的确实漂亮,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会说话,看没看上先不说,你知道我大嫂做了什么?”

    “什么?”宁远从声音到表情到动作,都极其配合。

    “我大嫂一杯毒,把二嫂的妹子毒死了。”周六用力一挥手。

    “什么?”这回宁远是真的惊讶了,这也太肆无忌惮了,“那你大嫂呢?咦?你大嫂不是好好儿在你们家呢?”

    “对啊,我二哥是庶出,二嫂家门第低,我跟你说,我们家,嫡出庶出,大不一样,差的厉害了,大嫂有大哥护着,也就跪了半天祠堂,说是禁足两个月,没几天就不了了之了。”周六摊着手,倒没什么愤慨,反正跟他没什么关系。

    “那大爷呢?他不是看中你二嫂那个妹妹了?人死了,他不问问?”

    “大爷?嘿!”周六一声嘿笑,“远哥,咱们说句实在话,我不希望以后那啥……是大爷,不是因为大爷不喜欢我,大爷这个人,无情无义,这种一面之缘,没上手大概还有几分念想,上过了手,他根本不会往心里去,别说这样的,他开府出来的时候,有个自小侍候他,还奶过他的奶嬷嬷,一起跟出来,后来那个奶嬷嬷也不知道犯了什么事,那一回大嫂也说,其实不怪奶嬷嬷,可大爷脾气上来,还是亲自看着人生生打死了奶嬷嬷,唉!你看看!”

    周六长叹了口气,他是真的十分愁闷,“我跟你说远哥,大爷那样的性子,那样的脾气,真要成了……那啥,我觉得咱们的日子都不好过。”

    “算了,咱们不管这个。”沉默了好一会儿,宁远打了个哈哈,“你去找四爷吧,照你说的,反正大爷那边也巴结不上。别想那么多,该乐就乐,以后,真要那什么,无路可走,你跟我走,咱们兄弟去关外,要不去南夷也行,照样自由自在,哪里水土不养人?”

    宁远猛一下挥起钩杆,甩上一条大鱼,一幅浑不吝的模样。

    “我就喜欢远哥这气派!等回去我就去找四爷,让他帮我寻份好差使,以后我得好好当差,替四爷争口气,说不定……嘿嘿,远哥,你比我聪明,以后要是有什么难处,我求到你,你可不能不管!”

    “这你放心!只要我能办到!一句话!”宁远拍着胸口打保票。

    他巴不得他事事都来找他呢。

    李信回到紫藤山庄,先见张太太请安,说了一会儿话,出来就直奔去寻文二爷。

    文二爷已经在他书房等着了,沏了茶,对着个巨大的果盘,正在吃无花果。

    “二爷。”李信进屋见礼,文二爷咬着无花果示意他,“坐下说话,先喝杯茶。”

    李信端起凉茶一口饮尽,看着文二爷苦笑道:“这场文会真是曲折之极。”

    “嗯。”文二爷吃完无花果,擦了擦手,“宁海让人取茶叶,打发人回来说你去周家庄子打猎的事了,你说细节。”

    “嗯,船是季家的楼船,一路上的行程,都是季大郎安排的。”

    文二爷眉毛挑了下,没说话。李信细细说了下船之后,一直到今天早上辞行时的件件种种,谁说了什么,谁做了什么,谁是什么表情,说的极其详细。

    “季家,或者是季疏影,这一趟大有收获。”文二爷捻着胡须思忖了半晌,开了口,“那个赌约,只看成一出又簧,给季疏影秋闱春闱找台阶,有点肤浅,宁七爷真要如我所料,他所图必不只如此,他这是想激周六出动!”

    李信眉头拧起,“周六?确实挺草包……”

    “草包不草包无所谓。”文二爷摆了摆手,“宁七爷得有个入口,最好能从大爷和四爷身边下手,还有比周六更好的的人选吗?我就知道,他还没进京城,就打了那一架,这一架不简单,现在再看,他当时,说不定就是剑指周六!这个先不提,季疏影,或者说季家,必定想和宁家联手,推宁七爷出头,宁七爷呢?”

    文二爷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唉!宁七爷面前这局,极其艰难,我一时想不出他要怎么办,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先走一步再看一步……”

    文二爷手指点来点去点了一阵子,又背到身后,“我又想远了,咱们不想这个,想想你,你现在,站在局中,却未入局,呵呵。”

    文二爷干笑了几声,“以你的身份地位,轮不着入局,不过……”文二爷的话戛然而止,不过也说不定,李姑娘可跟长公主越来越好了,这一好,李家,可就成了接近长公主的一枚好棋子!

    “唉!一时半会,没咱们什么事,你安心读书写文章吧。”文二爷背着手站了好久,突然一个转折,听李信几乎闪了腰,“那吕大郎?”

    “季家,和季疏影的心结,他只能比咱们更清楚,吕炎是个聪明人,你都看出来了,他能看不出来?吕家,从吕相,家风就是绝不挡别人的路,能成人之美最好,不能,也绝不坏人家的事,不管好事还是坏事。吕炎,暂时不用多管,这场大事,吕家十有九成九是远远旁观,跟咱们一样。”

    文二爷长叹了口气,一场百年不遇的大热闹,只能旁观,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