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七七章 钩鱼

第一百七七章 钩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怎么办?要不,我去找姑母要个恩荫?”周六反应很快,宁远没理?32??,周六捏着下巴,“光恩荫也不行,压不过姓季的,要不……对了,要不我也去当御前侍卫吧,跟远哥你在一起!”

    “瞧你幅蠢相!”宁远从眼角往下斜了眼周六,“侍卫营有我,你还去干什么?咱们兄弟扎堆挤一起,有什么意思?”

    “也是。”周六拧起了眉,“那怎么办?恩荫要么就侍卫这样的,要么就是闲职,没差使的闲职有什么用?要么,考秋闱……”

    宁远噗一声笑喷了,“你去对着河水照照自己。”

    “就是啊,我哪考得上?那怎么办?远哥,你这么聪明,帮我想想办法,指个明路。”周六往宁远身边蹭了蹭。

    “你可真够笨的,你求我有什么用?你不是有两个表哥……”宁远往京城方向努了努嘴,“你那两个表哥,天底下什么事办不了?”

    “对啊!”周六一拍大腿,“我去找四爷,让四爷给我找份实差,等姓季的考出来,小爷我这官肯定当上,也当了半年一年了,还能比他差了?我还怕他?”

    “找四爷?”宁远蹙了眉,“小六,你就当我多嘴,咱们兄弟,我有话不能不说,你找四爷要差使,大爷会不会不高兴?还有,你们家到底什么意思?你可别跟你家里的意思弄拧了。”

    “我家里……我听下来的意思,是无所谓,本来就无所谓,姑母就无所谓,都是姑母亲生的,不管是谁,周家都是外家,不过我大哥是大爷自小的伴读……”

    “世子?”

    “嗯,去年刚封的,大爷出了不少力。”

    “那你可要想清楚了。”宁远甩起钩杆,又钩上一条鱼。

    “大哥不喜欢我,他喜不喜欢我,我倒不在乎,可大爷……我一向离他离的远,我觉得他肯定不怎么喜欢我,大哥心眼小,肯定不会在大爷面前说我的好话。我跟四爷从小一起长大,合得来。这事,就算我去求大爷,大爷也肯定不理我,说不定还得让大哥教训我一顿,只能去寻四爷。”说到这里,周六有几分沉郁。

    “听你这话意,你大哥肯定心向大爷,你大哥是世子,他的意思,差不多就是你们周家的意思吧?”宁远这话问的轻飘飘的意味深长。

    “呸!”周六狠啐了一口,“他的意思就是周家的意思,他做梦吧!你刚到京城,我们家的事你不知道,我们府上一共五房,其实就长房跟我爹,还有我姑母,是太婆亲生嫡出,其它三房,你就当没有他们!当初,我爹比大伯出息多了,现在我爹也比大伯出息!”

    周六一脸骄傲,他爹现在已经做到枢密副使,确实是周家最出息的一个。

    “当初,我翁翁的意思,是要让我爹承爵,可太婆和姑母觉得,我大伯本来就不如我爹,再没了爵位,怕长房往后撑不起来,是我爹主动找我翁翁,说让大伯承爵,我爹说他要凭自己的本事,替四房挣前程。”

    “你爹了不起!”宁远冲周六竖起大拇指,周六更加骄傲,“那当然!我姑母……皇上也说过,我家这样的,肯定要再给我爹一个爵位,就算不是国公,至少一个伯爵吧,不过我太婆还在,我们没分家,这事不急。不过,我爹说,皇上这是想把我家这个爵位,留给新皇来施恩。”

    “嗯。”宁远听的十分专注,渔浮沉沉起起了好几回,他也没看到。

    “我爹还说……”周六顿了顿,“远哥,这话我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

    “打住!”宁远急忙摆手,“你爹说这些话不能往外说是吧?那你连我也不能说啊!打住!别说了,咱们只说能说的话!”

    “跟别人不能说,跟远哥你……”

    “也不能说!”宁远斩钉截铁一般接一句,“说别的,你大哥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他?这一条,怎么你跟我一个样?我大哥也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

    宁远甩起钩杆,远远的,小厮大英接过,重新装上活蚯蚓,宁远将鱼钩重新甩回河里,一脸烦恼,“我家吧,唉,乱七八糟,跟你家也差不哪儿去,我跟二哥处得好,二哥待我最好,大哥就不高兴,反正他一直不高兴,看到我就不高兴,不是训就是罚,我这趟到京城,就是大哥……唉,算了算了,不说了,反正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再回北三路,只怕也回不去了,我大哥凶得很,我和二哥联手也没办法,我这叫败走麦城!”

    “你大哥也这样?你们家……唉,也是,我们这样的人家,家家都这么闹家务,烦!”

    周六一声惊呼,顿时他和他远哥的距离一下子又拉近了许多许多,两个人简直就是难兄难弟“我比你强点,也不用走麦城,我不怕他,等以后分了府,他是世子,小爷我也是世子,谁怕谁?”

    “那可不一定。”宁远斜着周六,“咱们兄弟说私房话,你就当胡说八道。往后,要是大爷那个……升了大位,你不怕他?当然,要是四爷升了大位,我估摸着他得怕你。”

    “也是啊。”周六一个恍然,然后就愣了,“我真没想过……阿爹是说过……唉!头痛,远哥,我真觉得长大了不好,屁事太多,你说的这个,还真是,挺愁人的。”

    “那先不说这个,皇上多年青呢,身子骨又好的不得了,一脚踢上来能踢的人骨头疼!”宁远一脸疼相。

    周六哈哈笑起来,“要说,这一点我最服远哥,皇上多好的脾气,偏偏被你……哈哈哈哈哈!姑母说,宁家那个小七,长的那么好看,怎么这么不着调!”

    宁远干笑,“要是有机会,你得在你姑母面前,替我说说好话。”

    “这你放心!哪还用你吩咐?我还能不替你说好话?四爷那里,只要有机会,我也替你说好话,就是大爷那里,没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