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七二章 推倒推倒2

第一百七二章 推倒推倒2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萝心里七上八下,看着他没说话。

    墨七也心神不宁,拿了粒嫩青豆放嘴里咬个不停,宁七一会儿是自己冲进来,还是派人把阿萝拉走?会不会又挥拳打人?他晚上喝了不少酒……唉,刚才应该委婉点,说阿萝不舒服,病了什么的……

    两个人面对面七上八下、愁眉苦脸,阿萝没注意墨七,墨七这会儿也没心思管阿萝,一会儿宁七要是打进来,得先把阿萝藏起来?要是让阿萝看到自己挨打,这脸面……

    “七少爷,卫娘子又来了,说宁七爷有话跟您说。”

    “什么?爷还能怕他?呃,让她进……别进来,就在门口说!”墨七指尖都凉了。

    “是,七少爷,我家七爷说了,不知道阿萝小姐在您这儿侍候着,刚才唐突了。七少爷让婢子送来几样点心,一壶酒,给七少爷陪罪,我家七爷说了,请阿萝小姐好好侍候七少爷,七少爷高兴了,我家七爷比什么都高兴。”

    卫凤娘的声音隔着帘子传进来,墨七听的连眨了几下眼,又眨了几下眼,急忙扬声叫道:“你进来,进来说话!”

    “是!”卫凤娘掀帘进来,先将手里的提盒打开,取了酒和点心,硬是在已经满满当当的桌子上挤出地方,放了上去。

    “你家七爷,酒多了?歇下了?”

    “我家七爷酒是有点多,还没歇下,正练字儿呢。”卫凤娘欢颜笑语,随和恭敬之极。

    “他练字?也是,他那字是得好好练练,不然翰林院的先生们不能饶他,跟你们家七爷说,这几天阿萝就在我这里侍候,你别给她派差使了。”墨七说完,屏着口气等卫凤娘答话。

    “是!”卫凤娘态度恭敬极了,“七少爷是我家七爷的朋友,我家七爷宁可委屈自己,决不委屈朋友,七少爷放心。”

    “你比你家七爷懂事,行了,你去吧。”墨七满意极了,跟宁七这厮做朋友,这感觉,真不错!

    卫凤娘垂手退出,阿萝不由长舒了口气,在墨七身边,她这日子就很好过了。

    “来,咱们尝尝这酒!今天中午就听高五说了好几回,说这酒****一样,偏偏又淳厚无比,来,咱们尝尝。”

    墨七心情大好,伸手拿了石榴酒,取了温水里泡的琉璃杯,酒入琉璃杯,红通通好看极了,阿萝一口气松下来,想想以后几天至少不受罪,心情相当不错,接过杯子,笑容软软,和墨七轻言细语的说着话,不知不觉,两个人喝完了一大壶酒。

    墨七两眼发花,已经有了五六成醉意,这会儿才明白高五说的淳厚无比是什么意思,这酒喝着象****,可实在是太醉人了。

    阿萝更比墨七多醉了几分,一来这酒确实好喝,果香浓郁,清甜绵长,入口时根本不象是酒,加上心情好,她比墨七还多喝了小半杯。

    “来人。”墨七醉眼迷离,看着两颊绯红,眼波流转间,妩媚入骨的阿萝,伸手搂在阿萝腰上,脸贴上去,含含糊糊呢喃,“阿萝,别回去了,你那院里……太委屈你了,就在这里,你放心,有我疼你……”

    阿萝醉意更浓,一天的委屈劳累,这会儿七八成醉,被墨七搂在怀里,只觉得舒服妥贴极了,懒散散不愿意动。

    多多不知道哪儿去了,进来两三个低眉顺眼的丫头,轻柔利落,将两人扶进里间,去了衣服,摆好冰盆,垂下帘子,熄灯出了门。

    墨七被脱了个精光,却一声没吭,阿萝只余了一件翠绿的肚兜,一条同色半膝亵裤,被墨七搂在怀里,两个拉开系带,就将阿萝褪的跟他一样干净。

    里间的窗户外,卫凤娘和夜雨、晨雾两个小厮,三人站在窗下,一人手里捏着杯石榴酒,三个人如同三只被高高吊起脖子的鹅,齐齐伸向窗户,支着耳朵听动静。

    等听到阿萝一声透着痛意却柔媚无比的轻呼,三只杯子碰在一起,卫凤娘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将杯子塞到夜雨手里,“行了,成事了,我回去跟我们七爷交差去了,唉,你们这位少爷,可真够没出息的!”

    卫凤娘冲里间努了努嘴,一脸的瞧不上。

    “我们七少爷今天挺出息!”晨雾认真的顶了一句,夜雨干笑一声,“酒壮怂人胆。”

    卫凤娘笑出了声,冲两人摆摆手,转身走了。

    夜雨和晨雾又倒上酒,继续伸长脖子,隔着窗户听壁角,只听的眉飞色舞,唉妈,他家七少爷很威风的么!

    卫凤娘一路上悠悠闲闲,在门口通传了,进了屋,宁远打坐刚刚结束,正光着上身擦洗,转头看了她一眼,“成事了?”

    “成了,总算没怂到家。”卫凤娘一脸的笑,她送了酒,又把两人脱了个精光扔到一个床上,再不成事,还是个男人么?她干脆一刀阉了墨七算了!

    “一会儿让人送点药过去,明天别给墨七准备马匹了,让他跟那个阿萝,就在这庄子里好好甜蜜几天,过过瘾。”

    “是。”卫凤娘一边笑一边答应。

    “多添了十几个马都骑不好的书生,去跟六月说一声,再交待一遍,无论如何不能出事,否则……”宁远一眼横过来,卫凤娘心猛的一抖,“爷放心,蒋大亲自带人进的山。”

    宁远这趟带进京城的****人手,都归在蒋大手下统管,这些人山高林密钻惯了,深入林地打猎时,由他们暗中护卫,比六月管用得多。

    “嗯。”宁远沉着脸应了一声,“你也去歇着吧,明天多盯着点季疏影。”

    “是。”卫凤娘垂手退出。

    宁远坐到榻上,铺开纸,慢慢写着大字,将今天的事重新又梳理了一遍,今天这个‘偶遇’,是谁的意思?季疏影?船是季家的,他必定脱不开干系,那么,是他的意思,还是季家的意思?还有吕炎,他不象不知情,知情的话,是隔岸观看,还是有心要掺一脚进来?

    宁远写完了一叠大字,扔了笔,长长舒了口气,这场‘偶遇’,他很高兴,非常高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