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七一章 推倒推倒1

第一百七一章 推倒推倒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爷!”夜雨急的叫起来,“那个……少爷!您别忘了……那个那个!宁七爷!您别忘了宁七爷!”当着多多的面,他总不能明说宁七爷让您三请之后再去吧,提醒到这份上,少爷难道还听不懂?

    “差点忘了,你说的对,这趟出来没给阿萝带礼物!空着手怎么能行?对了对了,快去,把我带来的那饼进上的龙凤团茶……你没动吧?没拆开吧?快去拿来,还有……”墨七两只手乱挥,已经昏了头。

    夜雨急中生智,“少爷,阿萝小姐可跟柳漫小姐住一间屋呢,这会儿,您看看,天都黑了,人家肯定歇下了,这会儿不方便,还是明天……”

    “对对对!”墨七手掌拍着额头,拍的啪啪响,“这个宁七!他竟然这样待阿萝,让阿萝跟人家住一间屋!回头我一定找他算帐!那个,多多啊,你能不能跟阿萝说,不是我不去,我去了,也没地方说话,要不……”

    “我请小姐到七少爷这里来吧。”多多飞快的接了句。

    “啊?”墨七惊喜交加,惊讶意外占大多数,“那个……只要不委屈阿萝……”

    “不委屈不委屈,我这就去请我家小姐!”多多喜笑颜开,转身就跑。

    “呃……那个……哎……”墨七一条胳膊往前伸着,呆愣愣的一时反应不过来,阿萝,要到他这院里来了,要主动到他这里来了……

    “快去!把屋里收拾收拾!有香没有……不要熏了,阿萝不爱熏香……那个……”

    夜雨耷拉着肩膀,无语的斜着头昏脑涨乱转圈的墨七,一个劲儿的翻白眼,“七少爷!宁七爷可说了,要请三回!请第三回您才能吐口呢!您看看您!”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长眼睛啊?你没看到阿萝受的那份罪,那份苦!我这心里……刀割一样!还三回,你当我是宁七那样狠心的东西?我跟他能一样?”墨七跳脚训斥。

    夜雨白着他,没敢还嘴,腹诽不已。

    您跟宁七爷确实不一样,人家宁七爷一个眼神,让阿萝朝东她不敢朝西,您倒好,阿萝一个眼神,让您朝东您不敢往西!

    夜雨悄悄退了半步,叫过晨雾,让他去找卫凤娘。

    阿萝扶着多多,很快就到了墨七院门口,墨七直迎到院门外,看着一脸委屈,娇娇怯怯的阿萝,心疼万分,想伸手去扶,又怕惹阿萝生气,不伸手扶吧,走在阿萝身边,又觉得十分不体贴不温柔,这手伸出去缩回来,缩回来再伸出去,一直伸伸缩缩到上房门口。

    到门口,墨七一个箭步冲上去,亲自给阿萝掀起帘子,让进阿萝和多多,自己跟在后面进来,这才心里舒服了点,一迭连声吩咐夜雨等人,“快去沏茶,还有点心,阿萝最爱吃糖莲子,还有绿豆百合冰碗,滴几滴蜜就行,别弄腻了,还有芸豆糕、蜜白果、京城的酥螺宋也来了,让他现滴一碟子酥螺,对了对了,还有糖蒸酥酪,拿两碗,多多也爱吃……”

    夜雨听的又想翻白眼,不过当着阿萝的面,他可不敢给主人没脸,急忙连声答应,一溜烟跑去厨房传话。

    阿萝委屈万状的听着墨七的吩咐,刚刚她就说了一句冰碗太甜了,送冰碗的婆子就翻了脸,说也不拿镜子照一照,都是奴儿,冰碗要多少给多少的侍候着也该知足了,还挑三捡四,嫌甜嫌苦,有本事跟主子说去!

    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排喧,要不是气极了,她也不会打发多多来寻墨七。

    夜雨跑出去,再回来,就带着几个婆子,提着五六个提盒,领头的是个管事婆子,殷勤万分的介绍:“这些是七少爷要的点心和冰碗,这一壶是汤家庄子送过来的石榴酒,汤大少爷说用冰镇一镇喝着最好,婢子就用镇葡萄酒的水晶壶盛的酒,这是李家庄子送过来的茶叶,说是味儿清淡,略有花香,李家大爷说,沏出清茶,渗点儿蜂蜜,再放几块冰,解暑去腻最好不过,这是刚刚从地里掐的嫩红薯,这是嫩青豆……都是刚从地里现掐来的新鲜物儿,七少爷和阿萝小姐尝个鲜……”

    管事婆子喋喋不休,直摆了满满一桌子,才团团福了一福退了。

    阿萝看着满桌子比她们那院子里不知道精致多少倍的酒水点心,心里的委屈悲伤浓的化不开。

    她出道这一年多,时时都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特别是墨七,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和刁难?

    “阿萝,你尝尝这个……这个好,清香,这有这个……阿萝,你晚饭吃的好不好?那碟子蟹粉豆腐,你肯定喜欢吃,是不是比咱们在京城吃的鲜美?”

    “什么蟹粉豆腐?那个卫凤娘说了,都要在贵人面前侍候的,但凡有味儿的统统不许上,别说鱼蟹,菜里就是葱姜都不许放……”阿萝用帕子捂着嘴,就差放声痛哭出来了。

    那个卫凤娘,简直就是活阎王!

    “什么!”墨七气的额头青筋暴,“他宁远……他敢!他竟敢这样对你!你等着,我一定要他……”墨七啪啪拍着桌子,要他怎么样,到底没能说出来,他又不能怎么着他。

    好在外面有人给他解了围,夜雨声音里透着兴奋,“少爷!卫娘子来了,说宁七爷要请阿萝姑娘过去侍候。”

    阿萝吓的连打了几个哆嗦,今天这一天从天不亮起,她就片刻没闲着,这会儿再去捧灯打帘子的,她怎么受得了?

    “七少爷。”阿萝眼泪汪汪,满眼哀求的看着墨七,墨七连咽了好几口口水,宁远那厮……那厮根本不讲理!可是……

    迎着阿萝的泪眼,墨七到底鼓起了胆子,一声暴喝:“告诉他,阿萝在爷这儿侍候呢!”

    一句话吼完,墨七屏声静气,只听到外面沉重的脚步声渐远,一直到脚步声听不见了,墨七长舒了口气,下意识的想抬手抹把汗,手抬到一半,迎上阿萝的目光,急忙将手挥到一边,“爷我还能……还能怕他?你说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