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六七章 退路不可退

第一百六七章 退路不可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二爷猛的拍了一下栏杆,“果然!果然是这样!和我猜想的差不多!果然是这样,唉!”

    文二爷站起来坐下,坐下又站起来,又转了几个圈,重新坐回去,看着李桐道:“姑娘,我说说我的想法,你听听,怎么做在你。”

    “好。”李桐挪了挪,坐的更加端正,以示重视。

    “先说说我知道的,我擅长官场,宫里,所知甚少。长公主八岁之前,是先皇亲自照顾起居,先皇上早朝时,不只一次抱着长公主,接受百官跪拜。长公主的启蒙先生,除了翰林院的博学之士,还有象当年的季老相公、吕相等朝臣,长公主八岁之前,学的都是男人学问,甚至是治国之道。”

    文二爷长叹了口气,一脸苦笑,“先皇也糊涂,长公主一个女子,让她学这些,这样教导她,这不是害了她么?毕竟是女子……唉!”

    李桐默然,确实,她听长公主说话,就如同在听男人们谈古论今,指点江山。

    “长公主八岁那年,先皇就走了,这走的时候……唉,也是不当不正。若早几年,长公主还小,没有定性,要纠正很容易,若是晚几年,长公主成了气候……谁知道会怎么样?这事不能多想。偏偏在长公主八岁那年,不上不下,已经差不多定性却还全无实力的时候,先皇走了,周太后接手管教,头一件事,就是纠正长公主的教养,这事朝臣都知道,也确实应该如此,周太后做的不错,可是……对长公主来说,八岁的孩子,性子已经粗定,刚失去最疼她的父亲,这个年纪,偏偏正是凡事要逆着家长的时候,唉!也不知道当时宫里闹腾成什么样儿。长公主至今不肯嫁人,这事也能想得到,看看,你们要把我纠成贤妻良母,我偏偏就是不嫁人,你奈我何?你们奈我何?呵呵。”

    文二爷一声凉凉的干笑,透着丝丝凄凉,“伤已以罚人,唉!可怜,也只能如此。长公主这么多年一步不退,可见是个性格坚毅宁折不曲的,这样的性格……”

    文二爷的话突然顿住,眼睛一点点眯起,好半天,突然开口问道:“长公主跟你说过从前的旧事没有?宫里的?”

    “几乎没有,偶尔一言半句感慨而已。”李桐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宁皇后生的那位五皇子,是在长公主的护佑下,才得平安降生的?”文二爷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李桐紧紧抿着嘴,摇了摇头,这事她知道,从前知道的,但从前的现在,她还不知道。

    “宁皇后怀胎之后,胎相极其不稳,当时季老相公还在,已经病的很重,上了一道折子,说宁皇后八字暗弱,请皇上在宁皇后怀胎期间,夜夜宿在宁皇后宫中,以真龙之威,护佑宁皇后母子平安。当时,朝廷上下异口同声,请皇上无论如何也要护佑这个难得之极的嫡子平安降生。”

    文二爷嘿笑,“皇上独宠周贵妃,就算皇上肯,周贵妃怎么肯?那一阵子,朝廷闹成一团,宫里闹成一团,正巧,北方起了战事,皇上闹着要御驾亲征。这事,我倒觉得,皇上是真想亲征,借此好逃开朝臣的逼迫,和后宫周贵妃的哭闹,后来,是吕相出了个折中的法子,让长公主住到宁皇后宫中,长公主福运洪大,大家都是知道的。皇上立刻就准了,长公主搬进宁皇后宫中,一直到五皇子出生,满月,才搬回去,后来,宁皇后避到离宫,五皇子平安至今。”

    文二爷眯眼看着李桐,“这话出我口,入你耳,你听着便是,若能让长公主出手,我觉得,不是坏事,宁家那个宁远,我瞧着不一般,长公主出了手,就怕这手,就难收回去了,真要是……宁家得了势,就凭长公主这两份大功劳……宁家可不是周家那样的混帐货,未来,长公主至少能比在周贵妃手里好过得多。”

    李桐愕然看着文二爷,“不是说五皇子身体孱弱,连声鞭炮都经受不起?”

    “嘿!”文二爷一声冷笑,“传说而已,哪能当真?若真弱成这样,宁远来干什么?若是人人都知道五皇子健康聪明,天人之姿,他还能活到现在?我以为!”

    文二爷猛一拍栏杆,站起来,捻着几根老鼠须,一脸自信傲然,“五皇子是最佳人选!周贵妃生的那两个,蠢倒不算大事,坏就坏在,蠢还脾气暴烈,真即了位,朝臣日子必定难过,这事,我能看到,朝中都是聪明人,难道看不到?至于晋王,无能之辈,不过……”

    文二爷轻轻叹了口气,不停的摇头,“若是由着朝臣选择,只怕他们都要选这个晋王,无能,懦弱,全无脾气,没有外家,没有助力,简直就是……呵呵。”文二爷一声干笑,“他要是做了皇上,那就是臣子的天下了。这事……”

    文二爷突然抬手摆了几下,“这事先不想,我的意思,长公主既然问了,若能让她出手相助,那最好不过,你不用担心长公主,她现在这样,都整天想着落发了,再坏还能坏哪儿去?我告诉你,有时候,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而是要进一步,一步踩出去,那才是天高海阔!”

    “一步踩出去,也许就掉进万丈悬崖了!”李桐不客气的接了一句。

    “嘿嘿!”文二爷干笑几声,“掉就掉了,不掉,也是站在悬崖边上,日夜悬心,不死不活,倒是掉了好。”

    李桐瞪着文二爷,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话太不负责任了!

    “比如姑娘,退还怎么退?退路倒是有,相夫教子……听说姜府的小妾青书,怀上了,正是机会,姑娘这会儿回去,好好照顾小妾,凡事退一万步,一万步不行再退一万步,替姜焕璋抚育好诸子女,不也是一家和美?姑娘肯不肯?这一步退不退?”

    文二爷看着一脸冷厉的李桐,笑了几声,“看看,姑娘都不肯退,长公主那脾气,想必比姑娘要大一点,怎么肯退?既然这样,那不如干脆进一步,前面不一定是悬崖,就算是悬崖……你别忘了,长公主……”文二爷拖长了声音,“毕竟是长公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