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六五章 青书有喜了

第一百六五章 青书有喜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焕璋目光有些呆直,看着顾姨娘,象在看一个陌生人,顾姨娘心里生出股恐惧,正要再解释,姜焕璋有几分无力的挥了下手,“这事,回去再说,再怎么,咱们府上从来没有苛扣过下人饮食的先例……”

    姜焕璋的话突然顿住,绥宁王府的衣食用度,一向是京城的标杆,他不知道听到过多少回,要说谁家衣食用度‘就是绥宁王府的人来了,也说不出什么’,绥宁王府的私房菜,连皇上都找他抄过做法秘诀……

    这些从前,他以为很快就能回去的从前,怎么好象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模糊了……

    “表哥,我不是……”见姜焕璋眼神呆直,半天不说话,顾姨娘心里害怕,又想解释。

    “我没怪你。”姜焕璋脸上闪过丝烦倦,“让人看看,大夫来了没有,饮食上,不要苛扣,至少,从前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吧。”

    “我知道,我不是……”顾姨娘惶然不安,姜焕璋脸上的不耐烦更重,打断了顾姨娘的解释,“去看看大夫人来了没有。”

    青书紧紧盯着姜焕璋的脸色,心里一阵轻松,行了,总算有缝儿了,她就知道……哼!她还怕了她了?青书带着几丝得意,斜了眼一脸惶恐的顾姨娘。

    黄大夫跟着婆子进来,给青书诊了左手,再诊右手,按了半天,拧眉想了一会儿,又按了一遍,这才迟疑道:“世子爷,照姨娘这脉象,在下以为……姨娘象是怀上了,象是孕脉,不过在下不擅长妇科,世子爷最好再请个擅长妇科的过来诊一诊。”

    青书惊喜交加,一把拉住姜焕璋,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先怀上了,要是生了儿子,这就是庶长子!爷跟大奶奶没有情份只有仇,这庶长子,那就是长子,姜家长子,绥宁伯府长子!未来的世子!

    顾姨娘如同被雷劈了一样,浑身都焦了,死盯着青书什么也看不出来的肚子,恨不能跳上去,把那肚子踩成一个透明大窟窿!

    “让人去请常大夫来一趟。”姜焕璋倒没有太多惊讶或喜悦,没什么好喜的,青书这一胎是个女儿,下一胎还是个女儿,她生了一辈子女儿,虽然女儿个个乖巧可爱,可毕竟是女儿……

    “黄大夫都说了,还请常大夫……常大夫诊金也不便宜,反正真怀上了,肚子总要大起来,常大夫来不来……”顾姨娘从里到外浸在酸醋里,请常大夫,她恨不能给这个贱人把阎王请来!

    诊金不便宜……当着黄大夫的面,顾姨娘这话,跟打在姜焕璋脸上没什么分别,姜焕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一片,羞忿冲上来,“让你去你就去!怀孕能是小事?”

    顾姨娘吓的往后趔趄了两步,黄大夫眼皮儿活,忙拱手告辞,“在下就先回去了,告辞,告辞!”

    顾姨娘出来打发人去请了常大夫,站在廊下,狠抹了几把眼泪。

    她的命真是苦。

    还好,顺顺当当请来了常大夫,常大夫搭手诊了片刻,就笑着恭喜姜焕璋,“恭喜世子爷,添丁之喜。”

    青书喜极而泣,顾姨娘脸色青灰,姜焕璋谢了常大夫,“脉象可安好?”

    “脉象洪大,极好,姨娘身体康健,这一胎必定顺顺当当,不用吃什么药,是药三分毒,饮食上调理好,比什么都好。”

    “那就好,多谢常大夫,过一个月,再烦常大夫来请个平安脉。”姜焕璋陪着常大夫出去。

    顾姨娘死死盯着青书的肚子,这目光过于凶狠,青书下意识的两只手一起护在肚子上,毫不示弱的盯回去,咬牙切齿道:“想欺负我,别做白日梦了!”

    姜焕璋从青书院里直接出门走了,顾姨娘回到自己院里,抽掉骨头般一头扎在塌上,放声大哭。

    她的命太苦了。

    “姨娘,姨娘!”后角门的老孙嫂子站在门口,隔着纱帘,一声比一声高的叫着顾姨娘。

    “滚!”顾姨娘总算听到了,不过她现在什么心情也没有,她都不想活了。

    “姨娘,是我,后角门老孙嫂子,姨娘,有大事要跟你说。”老孙嫂子带着一脸八卦笑容,毫不在意顾姨娘那个滚字,她心情正好着呢。

    “你们一个个都是大事!都是大事行了吧?”顾姨娘猛的坐起来,将哭的半湿的帕子砸向帘子,老孙嫂子嘻嘻笑着:“姨娘,玉墨来了,说要见你。”

    “玉墨?”顾姨娘一下子站了起来,“在哪儿呢?她怎么样了?”

    “就在后角门门房里,怎么样?那我可说不上来,是她进来?还是姨娘过去?”老孙嫂子殷勤客气。

    “让她……我过去!”半句话间,顾姨娘的心思就转了好几圈。

    她让人回去打听过玉墨,说是她到绥宁伯府那天,她就被大哥收房了,既然被大哥收了房,那就是大哥的人了,她也没什么话说,可现在,她怎么来了?不能让她进来,还是自己过去,先问清楚怎么回事。

    顾姨娘叫了迎兰进来,匆匆洗了把脸,跟着老孙嫂子,急忙忙往后角门去。

    后角门门房里,玉墨一身打扮倒还整齐,就是瘦的几乎脱了形,看到顾姨娘,眼泪泉水一般涌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只哽咽的说不出话。

    “你出去!”顾姨娘吩咐老孙嫂子。

    “是。”老孙嫂子笑眯眯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带上门,却留了条缝,屏着气,贴在门缝上往里看。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大哥不是……收了你了?怎么瘦成这样?大哥对女人最体贴,断不是他对你不好。”顾姨娘连珠炮般问了一串。

    玉墨仰头看着她,呆了片刻,低低道:“不是,我不肯,我就是在大爷院子侍候,没有……没有……收,大爷没对我不好,是我……病了一回,刚刚好,姑娘,我还是从前的玉墨,还是……跟从前一样。”

    顾姨娘紧拧着眉,绞着帕子在狭小的门房里转圈。

    玉墨这话……青书怀上了,迎兰就是块木头,半点用没有,她手里半个能用的人都没有,青书怀上了,她正是用人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