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六十章 一篇文章的推论2

第一百六十章 一篇文章的推论2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二爷急忙接过,一目十行看了,呆了片刻,低头又看了一遍,这回看的十分仔细,看完,两根手指的捏着文章一角,来来回回晃了几下,“这篇文章跟他平时的风格有点不一样,十分收敛,趋于平实……你说的对!”

    文二爷将文章拍到案上,呼的窜起来,背着手,围着长案飞快的转了几圈,“收敛……为什么要收?趋于平实……平实有什么好?必有所图!对!一定是这样!季疏影这是要在京城参加秋闱?那就是说,京畿一带……”

    文二爷猛的站住,几步窜到李信面前,目光灼灼,一脸兴奋,“我有点头绪了!咱们先说说,他为什么把文章送来给你看?我的想法,原因有二,其一,你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让你替他看文章,惊动的人最少,也就是说,他很信得过你,很好,这很好,能得他的信任……”

    文二爷啪啪拍着李信的肩膀,“不错!我没看错你,这一条,好极了!不过,这只是个极小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其二,你看,他这篇文章,跟平时相比,收敛平实,很接近你的风格,为什么?这一条,你得细想,你一定得细想,为什么?”

    “秋闱的主考?”李信反应极快,文二爷哈哈大笑,又在李信肩膀上一阵猛拍,李信觉得他这肩膀晚上得好好贴几贴膏药了。

    “对极了!咱们再往下推,他这份收敛平实,肯定不是为了讨你的喜欢,那咱们就得想,你的文章,你这样的文章,入了谁的眼?当年两浙路的主考官,你中举那一年的主考,两浙路布政使朱藩司!朱藩司对你的文章极是推崇,甚至让人抄了你当年的文章,寄回朱氏族学,朱藩司自己的文章,就以平实通达著称,他这份收敛平实,是冲着朱藩司去的!”

    “朱藩司现在还在两浙路做藩司呢,季疏影祖籍在江南东路。”李信不得不提醒明显兴奋过头的文二爷一句。

    “江南?不是江南!江南东路路途遥远,一来一回,就全在路上了,大夏天的行路艰难,万一再病了……时间太紧,他回不了江南东路了。你怎么能想到江南东路呢?你好歹也在外面游历多年,从京城到江南东路,一来一回,算算时间你也不能想到江南东路吧?点滴都要用心!用心!”

    文二爷竖起了眉毛,李信闷了口气,点头称是。

    “咱们再往前想一步,季疏影这篇文章指向明确……算一算,也差不多了,看来,今年京畿一带的主考,已经确定了,要是我没猜错,今年京畿秋闱主考,必定是国子监何祭酒!”

    文二爷折扇在手心里拍的啪啪乱响,兴奋的哈哈大笑,李信听的大睁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瞪着文二爷,他这一层层推进,竟然能推到这里,可是,怎么突然推到了何祭酒身上了?

    “嗯!一定是这样,可为什么非要今年?要是下一期,回江南东路,以季家在江南的名声和势力,再加上季疏影这份才名,一个解元都是稳稳的,为什么……”

    “二爷,为什么是何祭酒?”李信打断了文二爷的自言自语。

    “嗯?噢,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何祭酒和朱藩司在中进士前,师从同一位先生,两人当时极其要好,形影不离,最有意思的,是两人可以互相接着写对方的文章,天衣无缝,风格之相似,可以想象,也就是因为这个,导致了后来的真假折子案。”

    文二爷嘿笑了几声,“两人是同榜进士,都考中了庶吉士,当时……还是先皇,要从两人中挑一人随侍先皇左右,替先皇整理一些零碎文书,先皇让两人各写一篇文章看看,何祭酒的文章中,有几处违例,先皇脾气可比皇上大多了,当时就怪罪下来,何祭酒却叫起了撞天屈,说他那文章后一半被人改了,改他文章的,就是朱藩司。”

    李信愕然,文二爷嘿嘿笑,“这事真说不清楚,两人的折子,都是自己亲手递进去的,可写折子当晚,两人确实在一起喝了半夜的酒,后来,先皇将两人一起发落到地方,皇上登基后,两人才缓过气,一步步上来。”

    “所以何祭酒的文风和喜好,和朱藩司几乎如出一辙?”

    “本来就是出自一辙,何祭酒这个秋闱主考,毫无意义,就是不主考秋闱,他也不会是春闱主考人选,唉!”

    文二爷摇头,有几分遗憾。

    “咱们接着说,为什么季疏影一定要今年秋闱连春闱?为什么?”

    文二爷盯着李信,李信拧起了眉头,“有谋算?”

    “对!就是起了心,有了机会,要谋算了!定北侯府那位七爷……我果然没猜错,季家这是动了心了!可是,这动心,是看到什么了?还是……”

    文二爷折扇拍着额头,又开始转圈,“空想不行啊,人没见到,事儿知道的太少,这样可不行……那个宁远,一定要找机会看一看!不过,一定是这样,必定是这样……季疏影、季家,这份当机立断,令人佩服,这份当机立断……唉,可见这心结,结的有多深!”

    李信听的心惊肉跳,忍不住连咽了几口口水,一篇文章而已,二爷竟然一路推到了宁远身上,推到了……天底下最大的那桩大事上面,可这番推论,丝丝入扣,无可辩驳,也……确实如此!

    “你回过信了?”文二爷一双眼睛亮的瘆人,李信摇头,“昨天天快黑了才收到,这篇文章有几处不合规矩,我正要再细细看一遍再回信。”

    “不合规矩?那是小事!”文二爷挥着手,“规矩不规矩,他们季家还缺挑规矩的人?这些小节你不用管,你只看他这文章,合不合得上朱藩司的脾味,这样,你回封信,细细写明朱藩司对你文章的评价,还有朱藩司说过的,和文章有关的话,越细越好,把这个写清楚就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