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五七章 都是为了你好

第一百五七章 都是为了你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六月顿了顿,抬头看了眼宁远,“姜李氏在宝林庵外遇到了季疏影,说了几句话,奉七爷吩咐,只可远远观看,不可靠近,没听到说什么。”

    “嗯,接着说。”

    “是。今天辰正,绥宁伯府姨娘,一个叫秋媚的,是姜李氏的陪嫁丫头之一,去了紫藤山庄,听说是顾姨娘让她去请姜李氏回府主持陈夫人大后天的生辰庆贺。”

    “顾姨娘?有意思,姜焕璋知道吗?”宁远恍着手里的酒杯,一脸的这事有点意思。

    “大约……不知道也该知道了,那位秋媚姨娘,见谁都得说一句,她要去紫藤山庄,顾姨娘打发她去请大奶奶回府主持夫人的生辰贺礼。”

    宁远噗一声,嘴里的酒喷了出来,“我没事,你接着说你的,这姜家……有意思。”

    “姜李氏午末回到紫藤山庄,秋媚申末才出紫藤山庄,四个长随,两个婆子将她送到离绥宁伯府还有一条街的地方,就回去了,秋媚进了绥宁伯府。”

    “以后不要什么姜李氏了,就李氏吧,看这样子,人家不愿意冠这个姜字。”宁远摇着杯子里的酒,“盯紧季疏影,让那位杨舅爷跟墨七认识认识,宝林庵再加派几个人手,那里……我总觉得……”

    宁远没说下去,他总有种直觉,也许宝林庵是个下嘴的好地方。

    他进京这些天了,虽说脚跟是渐渐站稳了,可那件大事,还茫无头绪,能下嘴的地方太多,太多也就是没有,他做的这件大事,不光关着姐姐外甥,甚至会牵进整个宁氏一族,他不得不谨慎再谨慎。

    影壁前的阿萝,已经离晕过去不远了,宁远斜眼瞄着她,六月顺着宁远的目光看向阿萝,皱着眉头低低道:“爷从前从来不难为女人。”

    “那是因为用不着。”宁远不客气的回了句,懒散的打了个呵欠,“差不多了,把那仨送回去吧,明天接着叫过来,让她到西花厅捧烛台去。”

    “是。”六月走到门口,吩咐了下去。

    阿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软香楼。

    阿萝在飞燕楼被卫凤娘提走,多多吓的光哆嗦连句话都不敢说,一溜烟跑回软香楼告诉妈妈,说阿萝被定北侯府那个卫修罗捉走了,妈妈问清楚,虽然有一点点不安,却并不怎么太担心,定北侯家那位七爷,脾气是大了些,可银子给得足,说是凶,其实也没怎么着阿萝过,妈妈淡定,多多却越想越多,越想越可怕,直哭的眼睛都肿了。

    定北侯府的车子停在软香楼前,妈妈急忙指挥两个婆子将阿萝抱出来,卫凤娘两只胳膊抱在胸前,靠在车厢外,一脸的不高兴,“跟你家阿萝小姐说一声,第一,要听话,第二,她也太不能干了,才多大会儿,人就软了。真是没用!”

    卫凤娘说完,跳上车前坐了,车夫挥鞭赶车走了好一会儿,妈妈才‘唉哟’一声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软了?唉哟!她家阿萝还是黄花闺女,还没梳拢呢!难道……

    唉哟这可不得了!这可是一大笔银子!一大笔啊!

    阿萝被妈妈一句话问的放声痛哭,梳拢了她倒还好,她也不是不愿意,至少比这样不当人侮辱强啊,妈妈总算问明白不是梳拢,可到底做了什么,阿萝却咬紧牙关就是不说,太丢人了她想都不愿意再想。

    妈妈将阿萝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没伤没坏,除了多了不少蚊子包,旁的一切正常,妈妈忍不住嘀嘀咕咕,定北侯府那么阔气的人家,怎么还有不搭天棚的地方,难道宁七爷不怕蚊子咬?

    看着多多侍候阿萝沐浴,往蚊子包上挨个涂了药水,再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挠,留了疤可不得了,妈妈下楼,阿萝缩在床上,做了一夜噩梦。

    一连捧了两天烛台,阿萝就病倒了,发起了烧,卫凤娘听说她病了,送了一百两银子和一大包人参肉桂过来,传了她家七爷的话,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赶紧好。又拍了拍阿萝的额头,对她表示羡慕:你运气真好,正巧今天病了,今天她家七爷不在家用饭,病了就能歇一天,明天可不见得能有今天这样的好事,可得赶紧好了。

    阿萝听的一声接一声抽泣的上气不接下气,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姨娘自以为秘密的这趟紫藤山庄之行,被秋媚这个蠢货弄的人尽皆知,当天傍晚,姜焕璋从晋王府回来,刚进二门,就听说这件事了。

    顾姨娘怯生生站在姜焕璋面前,姜焕璋想着李桐脸上的笑,怒气加上羞忿,只气的脸色发白,“谁让你自作主张的?我告诉过你多少回,你怎么……你去请她干什么?”

    “表哥,我是替你着想,大嫂毕竟是姜家长房长媳,表哥又是独养子,姨母生辰,大嫂也不在,一来,这么喜庆的日子,我怕姨母看不到大嫂难过,二来,那么多客人来,大嫂却不在府里,我不是怕应付不过来,这些我都不怕,我都安排妥当了,我就是担心人家要议论,到时候,表哥的脸面名声,还有姨母……我是替表哥和姨母着想。”

    顾姨娘怯怯的解释。

    姜焕璋听的心里一软,语调就回缓柔和了不少,“我知道你一心一意都是为了我好,为了这个家,可这样的事,你该先跟我商量了再做,怎么能自作主张?”

    “表哥,”顾姨娘听姜焕璋的声音转柔了,心里一宽,“我是想过先跟你商量,可是,表哥这样的高傲性子,宁折不弯,那些事又是大嫂不对,表哥怎么肯……唉。”

    顾姨娘柔柔叹了口气,“表哥,我就是想,这样没脸的事,我就悄悄儿的做了,把这事做好了,大嫂能自己回来,表哥心这么软,再说伸手总不能去打笑脸人吧,这事就能掀过去了,表哥,我总觉得,大嫂是因为我,才生气回娘家的,我一想到表哥要因为这个被人家议论,我这心里……就难过的……表哥,你知道我,只要表哥好,别的,我都不在意……”

    顾姨娘抽抽搭搭哭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