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五四章 顾姨娘的好意2

第一百五四章 顾姨娘的好意2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笑着没多解释,吴嬷嬷不是替她着想,她是一心一意掂记着她的小庄子。

    “唉!”秋媚叹了口气,话题就开始扩散,“刚才你们看我那吃相,可怜吧?我跟你们说,现在的姜家,啧啧!厨房里送出来的饭菜,恨不能不用油,王嫂子还真是,有一样菜必定是水煮的,浇点盐水,连香油都不放。前一阵子,听帐房老孙说,大爷拿了四万银子出去,姜家哪有银子?说这四万银子是从铺子里抽的流水,还把两间铺子抵出去了,才凑够的。”

    “这我知道。”李桐应了句,这事,她最清楚。

    “我想着姑娘肯定一清二楚!”秋媚一脸的我就知道姑娘知道了,“姜家帐上没银子,穷的什么似的,可上个月南北货铺子来结帐,听说结了足足七百两银子,老孙说,往常也就两百两出头,也就是府里侯爷、夫人和大爷的燕窝钱,可上个月,添了大姑娘和二姑娘的燕窝钱,照理说也多不哪儿去,反正,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算到了七百两,老孙说帐都对,听说顾姨娘大发脾气,说采买在中间弄了手脚,把采买打发了,可人家铺子里的银子总得给啊,这一给,听说帐上就全空了。”

    秋媚一脸的幸灾乐祸,李桐没说话,南北货铺子的事,吴嬷嬷递过话,不过是把夫人、大姑娘和二姑娘的白燕换成了血燕,今年血燕贵的出奇,七百两倒真不算多。

    “就可怜了我们了,顾姨娘说要节俭度日,一节俭,先从厨房上节俭起来了,除了侯爷和夫人,两位姑娘和大爷,当然还有她自己,照旧吃碧梗,别人吃的米,统统换成了糙米,还有油,说今年荤油贵,豆油也贵,菜子油便宜,就改吃菜子油,就是菜子油也不许多放,她给大厨房定了量,让王嫂子每天拎着油桶到她那儿领油。

    唉,大厨房天天做出来的那菜啊,没有油还一股子油腥气,简直没法吃。从前吧,好歹没断过肉,现在顾姨娘说了,肉这种东西腻歪不养人,少吃最好,三天才许吃一回,她自己呢,倒是天天肥鸡肥鸭子、肘子蹄膀换着吃,她怎么就不怕腻死?”

    清菊听的目瞪口呆,水莲忍不住上来摸了摸秋媚的胳膊,“怪不得我一见你,就觉得你瘦了。”

    “我还好,姑娘留的银子多,饿了馋了,就拿了钱托人出去买点吃的,春妍也好,我们俩几乎天天凑一起从外面买吃的,青书看样子也好,姑娘也给了她不少银子,她人头熟,我看她那院子里收拾出了一间屋,锅碗炉子都齐全了,日子比我和春妍过得滋润。”

    “去拿二百两银子来,一半三两五两的银票子,一半半两一两的碎银子,让秋媚带回去和春妍两个用。”李桐吩咐水莲。

    “不用不用!银子还多着呢。”秋媚急忙摆手。

    “你和春妍要大方些,你自己的丫头,还有院子里的粗使小丫头婆子,也分些给她们,甚至让她们带些回家,外面的,用得着的,银子上别吝啬,这样你和春妍日子好过,这眼看要过盛夏了,看样子就算用冰,也分不到你们头上,买冰进来太招摇,瓜果冰碗什么的,这上头就多买些,也能消暑。”

    李桐慢声细语的交待秋媚,秋媚听的眼圈一红,“瞧姑娘说的,从前我在家……我是说跟我二姨一起,年年夏天不都是那么过来的?春妍家也穷,跟我一样,也不是没吃过苦的人,姑娘放心。”

    “嗯。”李桐应了一声,有几分出神,她不怎么能想象得出,连油都不许多吃的顾姨娘,是个什么样子。

    “对了,还有件笑话儿呢!”秋媚眉梢飞起来,“前些天,姑娘不是把大乔,还有大姚媳妇她们都叫回去了么,那府上的马,就没人照料了,顾姨娘就点了大厨房王嫂子的侄子王喜去管马房,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天大爷骑马出门,走到一半,那马在大街上突然拉稀,拉的跟喷水一样,当场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差点把大爷摔出个好歹,唉,可惜没摔着。”

    秋媚十分遗憾,竟然没摔着。

    “听独山说,大爷气极了,可王喜说不怪他,说顾姨娘说了,没听说马还吃什么黑豆白豆的,说肯定是王喜借着马想从中间淘油水,还说马不都是吃草的,后园子里多的是草,让王喜到后园子里割草给马吃,王喜说他就照顾姨娘的吩咐到后园子里割了草喂的马,马病倒拉稀,这不能怪他。”

    “简直……”水莲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到园子里割草喂马,也亏顾姨娘想得出来!

    “顾家哪有过马?连姜家都十来年没见过马是什么样儿的了!”秋媚呸了一口,“姓顾的不懂,还不问,最会不懂装懂,后来,大爷就把事儿全怪到王喜身上,把王喜打了二三十板子。

    听说顾姨娘还委屈的不行,隔天把王嫂子叫进去骂了一顿,说王嫂子故意坑她,王嫂子气的,跑到我那里又哭又骂,说她侄子跟着大乔学过的,都说了马娇贵,水草都得干净,黑豆拌干草天天都得吃,不然就得掉膘,青草能喂的也就那几样,后园子里哪有马能吃的草?王喜都跟她说了,她不信,非要让王喜到后园子里割草喂马,还说什么一举两得,又清理了园子,又喂了马,到出了事,她王八脖子一缩,事儿全推到王喜身上,王喜挨了二三十板子,一条腿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李桐默然听着,竟然没什么感觉,仿佛在听长公主说那些极其久远的闲话。

    秋媚从马房又说到清理后园子,从后园子又说到大爷嫌蚊虫多,让顾姨娘赶紧搭天棚,说没天棚怎么过夏天,吴嬷嬷说大爷失心疯了,绥宁伯府什么时候搭过天棚,林林总总,直说了一下午,李桐让小悠提早做了晚饭了,让秋媚吃了饭,打发大乔送她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