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五十章 寺外寺里

第一百五十章 寺外寺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了廊下,季疏影松开白老夫人,团团一揖,后退几步,转身出去了。

    白老夫人一辈子性子硬直,一边落座,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起身见礼的李桐,不客气的问道:“这是哪家的小媳妇,眼生得很。”

    “你没见过她。”福安长公主回了一句,钱老夫人忙笑接道:“这是绥宁伯世子夫人,姓李。”钱老夫人介绍了李桐,却没跟李桐介绍白老夫人。

    白老夫人只喔了一声,转头看着福安长公主道:“你这庵里换了个主持,我看这个道生比原来那个强。”

    “我从不理会这些。”福安长公主声音淡淡。

    “理不理会,”白老夫人手里的拐杖在地上咚咚戳了几下,“这京城,想找块清静地儿,可是越来越难了。”

    李桐听白老夫人这话,知道后面必定是一个长长的展开,犹豫了下,站起来冲福安长公主曲膝笑道:“后面的醅的茶该差不多了,我过去看看。”

    “嗯,你去吧。”福安长公主示意李桐,李桐曲膝别了钱老夫人三人,往后穿过月亮门,叫了在后罩房的水莲,径直往前,出了宝林庵。

    李桐站在庵外犹豫了片刻,没往后山,转个弯,沿着庵外,往前面过去。

    宝林庵也和宝林寺差不多,院墙外树木花草打理的很精心,沿着院墙铺了石头小路,蜿蜒在花草树木间穿行,隔上不远,就有座小巧的亭子,相比于宝林寺,宝林庵外的花儿娇艳繁盛,亭子也小巧精致得多。

    庵外清风徐徐,李桐和水莲,看着四周的景色,慢慢往前踱步,转过个弯,迎面看到季疏影,一件银白衫,摇着折扇缓步而来,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李桐忙往旁边避让。季疏影看到李桐,看起来有些意外,收了折扇,拱了拱手,下了青石路,从另一边绕了过去。

    李桐刚踏上石头小路要继续往前,身后传来季疏影的声音,“这位姑娘,请问……贵姓?”

    “我姓李,湖州李氏。”李桐转过身,看着季疏影,带着丝笑意,大大方方答道。她看眼前的季疏影,很难把他和几十年后那个总是阴沉着脸的季尚书联系到一起,这会儿她眼里的他,就是个一腔固执的少年,令人怜惜。

    “姜李氏?”季疏影反应极快,或者说,他已经打听过,知道她是谁。

    “是。”李桐点头。

    “刚才失礼了,在下姓季,和令兄有……是令兄的朋友。”季疏影长揖过半。

    “我知道,季天官府上,季大公子,听家兄提起过,家兄对季大公子极是敬佩。”李桐曲膝回了一礼。

    李桐对这份肯定明白的答复,让季疏影有几分意外,“令兄大才。”

    李桐没答话,只微笑曲膝致谢,她这位大哥,确实是大才,这句不用客气。李桐没说话,季疏影也没再说话,却也没告辞转身,李桐等了片刻,正要先告辞,季疏影的声音比刚才略低,“顾家极其不堪,李……姑娘,不必多计较。”

    “我知道,谢谢你,不是因为顾家。”李桐脸上的笑意更深,季疏影年青时,还曾经这么热血过?

    “你是姜家妇,大势如此,不可计较太过。”

    “嗯,季公子今年还不打算下场考一考吗?”李桐心里微微一动。

    季疏影考了个秀才就止步不再考,后来入仕时,是恩赐的出身,因为这个,一直受人攻击,后来止步在天官的位置,无法再进一步,也是因为这个出身,恩赐非正途,季家又不是有世袭爵位的功勋之家。

    季疏影脸色变了。

    “家兄赞季公子大才,若是下场,高中如探囊取物。三年一考,若今年错过,一等就是四年,错过这四年,太可惜了,总要万事俱备,才能等来大好时机。”李桐多劝了几句,从前的季疏影,在那个大机会来时,还只是个秀才出身,因为这个,当初入仕入的颇为坎坷。

    季疏影脸色泛白,直盯着李桐,李桐垂下眼帘,曲了曲膝,转过身,带着水莲走了。

    午饭前,钱老夫人和白老夫人、墨夫人三人告辞出来,李桐进去辞了福安长公主,也上车回去。

    墨夫人上了钱老夫人那辆大车,离宝林庵远了,墨夫人掀起车帘,盯着岔上另一条路的李桐的车看了片刻,放下帘子,皱眉道:“这个李氏,长的是挺不错,象画儿一样,别的……还有哪儿出色?怎么就入了长公主的眼?我看长公主这些年在城外头也是呆的寂寞透了。”

    “嗯。”钱老夫人靠在松软的大靠枕,看着女儿叹了口气,“你呀,这些年越来越不用心了。”

    “我怎么不用心了?难道长公主不是寂寞透了?她那样的性子,是能清修的人?我就是想不通,她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别扭在这嫁人不嫁人的事上,就是转不过弯了?当初说是太后让她嫁进周家,她不高兴,可她不愿意嫁进周家,太后不也就随她了?后来挑一个她看不上一个,哪有这么闹别扭的?这不是拿自己的终身大事闹着玩儿?真是!”

    “这事不是你该多想的,”钱老夫人不打算和女儿多说这事,“太后临大行前,把长公主的亲事托付给了赵老夫人,这是赵老夫人的事,我都不说话,你多什么嘴?”

    “我不就是跟您说两句,咱们娘俩说说家常话,那你跟我说说,长公主这么多年跟谁都带搭不搭的,怎么突然看上这个李氏了?这事我得知道知道吧?”

    “嗯,李氏是绥宁伯世子姜焕璋的媳妇,姜焕璋你见过,生得好,气度也好,那份风仪,在京城也能数得着。”

    “这倒是,我头一回见他,就觉得这简直是鸡窝里飞出凤凰来了。”

    “嗯,李家和姜家结亲,是李家挑中了姜家,可不是姜家挑中了李家。”看样子,钱老夫人已经打听的十分清楚。

    “这话我也听说了,姜家穷的都过不下去了,幸亏生了个好儿子。”墨夫人撇了撇嘴,对于看着钱结亲的姜家,和拿着钱攀亲的李家,她都十分看不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