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四五章 宴宾客2

第一百四五章 宴宾客2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七一想到宁远,就从心眼里打怵,先去安远侯府,死活拖上了苏子岚,想了想觉得不太放心,又去季家,季疏影倒是爽快极了,没等他说完,就拿出宁远的请帖,说那定必定到,墨七大喜,辞了他出来,再让人去请吕炎,请好了吕炎,墨七坐在马上犹豫不定,要不要再把周六叫上?

    那天周六被打的最惨,叫他去,好象有点不怎么忍心……可不叫他,也不好吧?

    墨七踌踟了片刻,招手叫过夜雨吩咐,“你去跟周六少爷说一声,就说,宁老七请客,我和表哥,吕大他们,都要去看看热闹,那天他要是……那天我就不能陪他了。”

    “是!”夜雨答应一声,调转马头直奔随国公府,去寻周六少爷传他家少爷这句委婉的也不知道周六能不能听懂的邀请。

    不光墨七他们,京城但凡有爵位的人家,几乎都有人收到宁远的请帖,连绥宁伯府姜焕璋这里,也收到了一张,不过姜焕璋连扫都懒的扫一眼,就随手扔到了一边。

    这个未来的关外土匪头子,他现在可没功夫应付他,他现在手头没人,要是有人,最好现在就把这个土匪头子杀掉……还是算了,反正他也没怎么和朝廷作过对。

    宁远的请帖,连三个皇子那里也都送到了。

    大皇子听说宁远居然给他送了份请帖,只觉得匪夷所思,忙让人把帖子拿过来,翻来翻去从头看到尾,“都请了谁?”

    “听说这场宴客主要是为了给墨宸和周渝民、苏子岚三人陪罪,别的,还请了吕炎,季疏影,这两位那天也在场,除此,还有顺宁王府朱大少爷,庆祥王府云四爷,永安伯府赵三少爷……”

    小厮还没答完,大皇子就噗一声笑喷了,“这请的可真是……精英聚集!”

    大皇子边说,边将手里的请帖扔到一边,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回头吩咐道:“让人走一趟,跟宁远说一声,他的心意本王知道了,本王公务烦忙……让人把刚刚宫里赏下来的那篓子仙桃给他拿去,让他请客用。”

    宁远请客的大日子,在接到请帖的众闲人的期盼中,总算到了。

    比卫凤娘规定的时辰还早了一刻钟,阿萝的车子,就停进了潘家园子二门里。

    卫凤娘白衣蓝裙,一幅婢女打扮,站在二门里,笑眯眯看着阿萝,从手里那一大把细薄的竹签子中挑了一枝出来,扔到了旁边的小筐里。

    多多扶了阿萝,转身看到卫凤娘,吓的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卫凤娘伸手弹了下胖多多的小丫髻,“别怕,只要你家小姐听话,回头姐姐给你拿银子买糖吃。”

    多多吓的头想往一边偏又不敢偏的太明显得罪了卫凤娘,不管卫凤娘说什么,只拼命点头。

    阿萝幽幽怨怨的瞄着卫凤娘,卫凤娘手一转,在阿萝脸上捏了下,“小丫头,就你这样的娇花软玉,我可是真心心疼你,唉!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们七爷可没我这么好脾气,他让你干什么,你可一定得做好了,不然……看看,这么好看,太可惜了。”

    一句话吓的阿萝差点儿魂飞,多多腿又软了。

    那位七爷,到底得凶神恶煞成什么样儿?

    墨七先去安远侯府会合了苏子岚,一起到了离潘家园子只有一条街的必经路口,墨七勒停了马,“要不,咱们等一等吕大和季大郎?”

    苏子岚斜着墨七,他知道他胆怯了,不过……还是等等吧,一想到宁远那幅样子,他也十分头痛。

    两人刚催着马往旁边站定,周六少爷一身亮丽的宝蓝,从街角转出来,看到墨七和苏子岚,眼睛一亮,急忙催马过来,“你们两位……呵呵,怎么在这儿?”

    “前面就是潘家园子。”墨七往潘家园子方向努了努嘴,“我跟表哥在这儿等一等吕大郎和季大郎,你干……”

    “小七刚才还说要不要叫上你,咱们一起,我还以为你早出来了。”苏子岚打断了墨七的话,省得他问出来一句‘你干什么来了’,让周六少爷尴尬。

    “嗯?噢!对对对对!”墨七也不能算太笨,立刻反应过来,这个时辰,在这个地方,周六少爷只能是要来看看热闹,他昨天还说肯定不来,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宁远这个面子……

    “小七最不仗义!回回有好事都把我落下!”周六少爷拿马鞭捅了捅墨七。

    三个人没说两句话,就看到吕炎和季疏影一前一后,从街角拐过来,几个人会合了,一起往潘家园子过去。

    潘家园子大门前十来步,搭起了一丈来高的拱门,拱门连着大门,从拱门到大门,爬满了正在盛开的朱紫粉红的月季,艳丽夺目,芳香四溢。

    “咦!这花真的假的?绢花吧?”墨七最实诚,冲上前就揪了朵月季花下来,“唉哟,真的!扎手了!”

    吕炎眯眼打量着月季花架,这才真是挥金如土!

    几个人下了马,四五个面目清秀的青衣小厮微微欠身迎上来,引着众人往里进。

    从大门起,游廊两边,都垂着轻薄的几乎看不见的绡纱。游廊内,兰草鲜花,错落有致,每隔十来步,就垂手侍立着一个面目清秀的婢女。

    游廊外,翠树格外翠,鲜花格外亮丽。

    墨七看的啧啧不已,“这气派!下回咱们也这么请客,你看看那里,那几对白鹤,真是妙极了!还有鹿!这鹿漂亮!不错不错……”

    季疏影慢慢摇着折扇,注意力却在引路的小厮、和廊下垂手侍立的婢女身上。

    小厮低眉垂首,几乎让人觉察不到,却极有眼力,他故意多看了眼廊下花格中一只小巧的弯刀,小厮立刻取下弯刀捧过来……还有这些婢女,他目光只要扫过去,扫到哪个,必定微微曲膝见礼。

    治家治成这样,他可不觉得这全是下人的功劳。

    小厮引着众人,一直到了后园湖边,看样子,这里应该是主场所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