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四十章 卫凤娘请客

第一百四十章 卫凤娘请客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就是读书人的通病。”文二爷横了眼李信,“当初太祖开国,六大死,唯独没有劫掠民财者死这一条,当兵打仗,说白了,就是提着脑袋升官发财,官不是每个人都能升的,这财,却是人人都能发。这事,不能细想,更不能细说。”

    文二爷轻轻叹了口气,“要不怎么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竟然是这样。”李信听的堵心难受。

    “我祖上,曾经给袁大将军做过幕僚,统管袁大将军粮草辎重,极得袁大将军信任,据说,当年金子都是几车十几车的往回拉,我们文家也阔得很过。”

    文二爷双手搭在肚皮上,脸色阴暗,沉默了好半天,才接着道:“我叔父曾在都水监沈理衙门里做钱粮师爷,我跟着叔父学习钱粮,就是在沈理的水务衙门里。”

    李信看着声音低沉的文二爷,静听他说往事。

    “沈理这个人,是开国以来……不光开国以来,照我叔父的说法,是古往今来,能数进前三的懂水之人,当时的两江水务,在他治下,事半功倍,做了不少利在千秋的工程。”

    文二爷停了停,茫然看着廊下灯笼垂下的长长的流苏,好一会儿才接着道:“人无完人,沈理极爱奢侈,名利心重,挪用河银,被查了出来,水务贪墨是大罪,沈理下了大狱,眼看性命不保,我叔父性情中人,爱沈理之才,就拿出他那一半家产,替沈理退赔了贪墨的河银。”

    李信惊讶无比,张了张嘴,却没敢出声打断文二爷的话。

    “没想到……”文二爷苦笑摇头,“沈理出狱之后,却将所有罪责推到叔父身上,为求起复,和人密谋,将我父亲也陷入死地。”

    “沈理……不是因为贪墨河银杀了头?”李信觉得喉咙都是干的,人心若此,真是让人骨子里都是冷的。

    “嗯,我求遍故人,舍了所有的银子,没能救下亲人,只能报了仇。”文二爷声音清淡里透着浓浓的悲伤。

    “二爷,你该成个家了。”好半天,李信憋出了这么句话。

    “成个屁!”文二爷突然跺脚骂了一句,“老子都是多活的,这辈子吃好喝好,临死一伸腿,一了百了,多少自在!”

    卫凤娘站在软香楼下,仰头看着返朴归真、一片清雅的软香楼,这楼和这名称,可一点也不相宜。

    阿萝的丫头胖多多掂着脚尖从楼上下来,低眉垂眼冲卫凤娘曲了曲膝,“这位姐姐,我家小姐说了,她这会儿不得劲儿,不见人。”

    “嗯。”卫凤娘应了一声,伸手推开多多,抬脚上楼。

    “唉!这位姐姐!我家小姐是说不见你!不是让你上去,这位姐姐你快下来!姐姐你不能进去!”多多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急忙提着裙子追上去,可她哪儿追得上卫凤娘,等她气喘吁吁冲到楼上,卫凤娘已经背着手,站在正站在长案前画画的阿萝面前。

    阿萝倒和这软香楼的名字极其相宜,个子不高,瘦不露骨,腰肢极细,身材婀娜动人,眉眼间妩媚流淌,整个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是一团要小心呵护的红香软玉。

    这会儿的阿萝一手提笔,半转身怒目着卫凤娘,看起来似嗔似喜,让卫凤娘一点不想生气,只想轻柔的拍一拍爱怜几下。

    “阿萝小姐,我家七爷可不是这京城的那些小爷,你还是去吧,别惹他不高兴。”卫凤娘声音软和,这位阿萝小姐,实在是让人看着就想怜惜,真是我见犹怜,何况男人!

    “谁让你上来的?”阿萝声音娇糯婉转,明明一声厉呵,听在卫凤娘耳朵里,却象是在撒娇。

    “我说了小姐不见她,她自己冲上来的,真不怪我!喂,你快下去!快走!”多多从卫凤娘后面挤过来,站在她家小姐面前,握着拳头,一幅英勇姿态。

    卫凤娘突然伸手抓住多多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多多一声尖叫,“放我下来!咳!难受!放我下来!”

    卫凤娘提着多多,走到落地窗前,伸手推开窗户,将多多提到窗户外,多多身体悬空,卫凤娘手一松,她就得从楼上掉下去。

    多多吓的一声接一声尖叫,卫凤娘伸手摘下了她的下巴,回头看着目瞪口呆、傻子一样的阿萝,“你放心,这楼矮,我就是松手,你这丫头摔下去,最多就是摔断胳膊摔断腿,死不了。”

    “你敢……你……我看你敢……”阿萝浑身发抖,她头一回遇到这么野蛮的人。

    “我不会说话,跟着我们七爷,不用会说话。你看到了,你这丫头冲我大呼小叫,我今天心情好,要是心情不好,早就把她丢下楼了。我们七爷常说我心肠太软,脾气太好,嗯,你明白没有?”

    “明白什么?你快放她下……不不不!你快把她拿回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敢……”阿萝气急败坏。

    卫凤娘转头往楼下看了看,手一松,多多就不见了。

    阿萝‘嘤’的一声,软在地上晕了过去。

    卫凤娘把头伸出窗户外,看着楼下一片尖叫声、脚步声冲过来,拍拍手,蹲到晕倒的阿萝面前,伸手掐在阿萝人中,阿萝‘嘤’了几声,一声痛呼,睁开眼看到卫凤娘,象见到鬼一般,连往后缩。

    “我跟你说的话,你明白了吧?”

    “你要干什么?”阿萝哭出来了。

    “我们七爷宴客,你得准时到,唉,算了,你还是早点到吧,早半个时辰,到时候我要是看不到你,你可别怪我,我要是饶了你,我们七爷饶不了我。我走了,这是十两银子,给那个胖丫头拿几幅压惊药吃吃。”

    卫凤娘摸了张银票子塞到阿萝手里,站起来转身下楼,她还有两家要走,得赶紧。

    眼看着卫凤娘下了楼,听着脚步声远了,阿萝爬起来,跌跌撞撞往楼下奔,多多肯定摔死了!

    楼下,多多正好砸在一块张起的绸棚上,裹了一身银蓝绸,一声接一声正抽泣的上气不接下气。

    阿萝见多多还活着,腿一软,又瘫在了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