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三五章 清修的公主3

第一百三五章 清修的公主3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然还能怎样?”李桐苦笑,“能说什么?”

    福安长公主看着她,半晌才接着道:“我看你也不象是个没手段的,不过就是小妾下人不安份,为什么不出手料理清爽?象你这样,避得了一时,难道还能避得了一世?”

    李桐转头看向远处,从前她确实料理的十分清爽……

    “料理的再好又怎么样?不一样是明月照了渠沟?”李桐低声答了句,福安长公主呆了下,脸色微黯,顺着李桐的目光看向远处朝阳下的青翠。

    “你阿娘很让人佩服。”过了一会儿,福安长公主转身出了亭子,往高处走了一段,突兀的冒了一句,象是很感慨。

    “是。”李桐有几分奇怪,却只答了一个字,在这位长公主面前,她觉得还是能少说就少说才最好。

    “你是在京城长大的?”两人上到宝林庵后山山顶,福安长公主背着手,居高临下的打量……就是打量,而不是欣赏……着四周的景色。

    “算是吧,我三岁那年就跟阿娘搬进了京城。”李桐站在福安长公主后面半步,看着背着手的福安长公主,她怎么看都不象一个修行多年的人。

    “京城是块福地,城内城外胜景很多,衣食住行,无一不便。”福安长公主远眺着京城。

    “是,应有尽有,一年到头,几乎天天都在过节,天天都有热闹看。”可她讨厌过节,更讨厌天天过节,过节的时候,她这只陀螺就转的更加头晕眼花。

    “天天都有热闹看?你以前经常出去玩?”福安长公主的关注总是在另一面。

    “是,阿娘不约束我这些,阿娘常说,做姑娘时要好好玩一玩,等嫁了人,再想玩可就没功夫出去玩了。”

    “我小时候,也常出去闲逛,我记得有一回在西瓦子看到有人用脚勾着根横杆,头朝下吃泡饭,一大碗,连汤带饭,竟然比我们坐着吃的还顺畅。”福安长公主带着笑意,“没想到还有人靠这个吃饭,我那时候觉得这个行当最好,又吃的痛快了,又挣了钱,那时候淘气,回到宫里,我就学着他那样,倒挂在炕沿上喝茶,结果呛着了。”

    “长公主说的是张三的倒吃冷淘,我很小的时候,看到过一两回,是张三的儿子表演。”李桐想着她看过的那一两回,遥远的已经褪了色。

    “原来是父子相传的技艺,现在还在西瓦子里倒吃冷淘挣钱?”

    “早就没有了。”李桐顿了顿,“有一回,张三的儿子倒吃冷淘时呛进了肺里,病了半年多死了,现在京城没人再做这个。”

    福安长公主呆了呆,“人生于世,都是这么艰难。”

    “现在西瓦子往东又扩出来四五亩地,盖了几幢楼,有两幢楼里,是专门听小唱的,还有几幢,专门看胡旋,象相扑、叫果子这些杂耍,现在多半在金明池一带了。”李桐岔开了话。

    “小唱也就这二十年才兴起来的,胡旋儿……”福安长公主不知道想到什么,似有似无的‘哼’了一声。

    李桐看着福安长公主,谨慎的闭上嘴,小唱是因为周太后的喜好,最近二十年才在京城风行无比,至于胡旋儿,那是因为周贵妃最爱看,听说她还会跳,跳的还不错。

    福安长公主这话,不好接,也没法接。

    “去过樊楼吗?”福安长公主回头看着李桐,李桐点头,“常去,他家入炉羊、煮白肉、和菜饼,还有一样桐皮面,京城最好。”

    “原来是为了吃,难道不是为了求姻缘去的?”福安长公主笑起来。

    “我家和樊楼东主汤家有点儿来往,我见过那位少奶奶,姓宋,我见她的时候,她五十来岁,手里拿着佛珠,人很瘦,很老,阿娘说她日子过的太熬心。”

    “太熬心?怎么说?”

    “那位少奶奶娘家就在香水街后巷,家境很平常,汤家是山西人,福隆钱庄就有他家的本钱,他家还有许多盐引,在南方有十几座茶山,往关外贩茶砖,汤家是行首,长公主刚才喝的笼山白茶,就是汤家茶山出来的。除了有钱,汤氏族里读书中举、中进士的也不少,汤氏族学在山西很有名,现在朝廷里的江西籍官员,有不少都在汤氏族学附过学,宋氏那样的家境,没读过书,也不识字,嫁进这样的人家,艰难可以想象。”

    福安长公主听的很专注,“这个宋氏能立住步,活到五十多岁,也不简单。”

    “嗯,阿娘也这么说,汤五爷……就是宋氏的丈夫,那位少东家头脑简单、性子冲动,有脾气没本事,以怜香惜玉自许自傲,在外面遇到他觉得应该怜惜的美人儿,就一定要管到底,家里小妾成堆,什么样的人都有,连带着孩子的寡妇,他也要接回家照顾怜惜,外室一个接一个。好在,宋五奶奶福运不错,进门三年生了两个儿子,她也就这两个儿子,如今一个儿子已经中了举人。到樊楼,吃吃东西就算了,求姻缘……还是算了。”

    李桐苦笑摇头。

    “繁华之下,一片狼籍。”福安长公主叹了一句,“这汤家还真是挺会做生意。”

    “嗯,汤家老太爷……”李桐顿了顿,现在这位老太爷,并不是她从前打过交道、合作过的老太爷,“汤家家主接替,不是父子相承,而是从嫡系同一代人里挑选,嫡系男丁,到了一定年纪,都可以进家族挑门生意,或是领一笔本钱去做生意,各凭本事,挑家主时,二十个族老,再加上族长,每人都是一票,过三分之二才可以。”

    “你知道的不少。”福安长公主看向李桐的目光满是说不清的意味。

    “都是生意人家,再说,这些也不是什么隐秘事。”李桐有几分恍然,她也有了几分自觉,除了和阿娘在一起还好些,和别人说话,她没法象真正十几岁的青春少女一样,毕竟是有过几十年经历的人,那份青春的天真烂漫早就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