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三四章 清修的公主2

第一百三四章 清修的公主2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悄悄瞄着四周的动静,刚刚进来时,她已经看过一圈了,福安长公主没在殿内,这会儿也没再见有人进来,不是说,福安长公主日常修行起居,都是和宝林庵诸人一样的么?

    昨天,她在宁寿庵听经,听慧宁师太说到今天要过来给福安长公主讲法华经的事,就动心思求了慧宁师太,跟了过来。

    她见过一回吞金求死的人,那份痛苦,让人看都不忍心多看,福安长公主据说就是吞金死的,那么位生而幸运、一生荣宠的公主,为了什么,竟要这么求死?就因为杨太后指给她的那桩婚姻?

    和从前几十年****夜夜时时不停的折磨,以及她临死前撕心裂肺的悔痛相比,要是嫁人时就知道会是这样,她也许也会吞下一匣子金块吧。

    神思恍惚中,早课很快就结束了,寂明师太热情的招呼慧宁师太和李桐,先往后院她的静室喝杯茶,等着福安长公主的传唤。

    刚出了大殿,迎面过来的小尼姑就上前传了福安长公主的话:请慧宁师太和同来的施主过去说话。

    李桐有几分意外,她没想到福安长公主竟然直接请她一起过去,忙跟在慧宁师太后面,跟着小尼姑一路往庵后走,寂明师太跟到院门口,停下没敢跟进。福安长公主的规矩,她不敢违背。

    李桐转过那座垂着青翠藤萝的假山,眼前的阔朗让她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

    院子左右,用两道老榆木花架,代替了抄手游廊,长长的花架上爬满了生机盎然的蔷薇,这会儿蔷薇已经开了,却还没有盛开,碧绿浓翠中,点缀着早开的粉白深红的小花,显得格外清雅。

    正对面三间正屋,比正常的正屋宽出一倍,一半留出来,做了极其宽大的前廊,廊下,正中放着张低矮的罗汉塌,东边摆着张长案,长案上垒着几摞书,西边则放着茶炉茶桌,空余的地方,错落有致的摆着几十盆各样兰草。

    福安长公主正坐在茶桌旁,不紧不慢的推着茶碾。

    “长公主安好。”进了前廊,慧宁师太合什稽首,李桐落后慧宁师太半步,跪了下去。

    “这里是方外之地,不讲俗礼,你也坐吧。”福安长公主示意慧宁师太坐,斜着李桐道。

    李桐还是行了大礼,这才站起来,坐到慧宁师太旁边的椅子上。

    “你是跟着宫里出来的嬷嬷学的礼仪?”福安长公主摆出三只杯子,用银匙将碾好的茶粉放进杯子,看起来很随意的问道。

    李桐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她疏忽了,从前她从晋王立为太子后就常常出入宫廷,宫廷那套礼仪,熟的浸入了骨子里,这一跪拜,就现出来了。

    “那倒没有,”李桐心思转的飞快,这事没法解释,只能不解释。“我也不懂这个,这是第三回听人说我学的是宫廷礼仪了。”

    “喔。”福安长公主手上的动作停了停,侧头看着李桐,李桐迎着她的目光,坦诚相视。

    “那倒是……挺有意思。”福安长公主慢吞吞说了句,就没再说话,分好茶粉,提起小银壶,冲了三杯茶,先推一杯给慧宁师太,自取了一杯,示意李桐自取。

    三人安静的喝完了杯中茶,慧宁师太放下杯子,看向福安长公主,她讲究寡言,能用眼神的,基本上就不说话。

    “法华经我看过几遍。”福安长公主示意东厢的长案,“也收了几本,这几本都不太一样,师太先看一看这几本经,既然不一样,必定有伪有真,先去伪存真,然后再讲经学法,这才是正理,师太说是不是?”

    “极是。”慧宁师太欠身应了两个字。

    “那就请师太先看一看那几本经书,你陪着我走一走。”福安长公主站起来,李桐忙站起来,跟在她身后,穿过上房旁边的宝瓶门,从小小的后园子里穿出去,就是宝林庵的后山。

    “怎么想起来跟着慧宁师太过来?”出了宝林庵,福安长公主开口就问了这么一句。

    李桐被她问的一个愣神,这可真够直截了当的!

    “慧宁师太在法华经上造诣深厚,可她讲究寡言,听说她要给长公主讲经,机会实在难得,就求了师太,跟过来了。”

    “喔。”福安长公主斜着李桐,“你母亲乐善好施,宁寿庵至少有一半是你们李家给盖起来的吧?你要听法华经,还用得着找这样的机会?”

    “慧宁师太专心修行多年,这样的俗务,听说她已经很多年不听不闻了,而且,我是信众,可一没皈依,二来也没在佛法上花过什么功夫,想听听法华经,也不过就是听听而已,既没有多大的愿心,听了之后,只怕也不过尔尔,若没有今天这样的机会,并不敢去打扰慧宁师太。”

    李桐答的很小心,这位长公主,锐利而且极不客气,和她看起来柔弱玲珑的外表极不相称,这样的性格,让她很意外。

    “嗯。”片刻,福安长公主才嗯了一声,“倒是守份。”

    李桐暗暗松了半口气,这是好话。

    “你刚成亲,怎么就搬回娘家住了?”两人沉默着走出几十步,福安长公主先开了口。

    李桐忍不住干咽了口口水,这位长公主,可真够不客气的,还是,就跟她这么不客气?

    “我摔伤了额头,头脑受了震动,大夫说要静心静养,最好常听听佛法经文,姜家在城外的别庄一来遥远,二来荒废多年,收拾起来不容易,所以我就只好先住到娘家的紫藤山庄,这些天,天天到宁寿庵听听早晚课,觉得好了不少。”

    福安长公主转进旁边的亭子,侧头看着跟进来的李桐,斜斜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慢吞吞道:“胡说八道。”

    李桐愕然看着福安长公主。

    “我打听过你,你听出来了是吧?”福安长公主旋了半圈,面对着李桐,李桐点头,她没隐瞒,她也不用否认。“既然知道我打听过你,还跟我说这些鬼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