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三十章 教导

第一百三十章 教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咱们这回不算急,可也不算不急,得照三十两,再少了,脸面不脸面先不说,往后再要请这几位上门,怕是难请,大爷这伤,只怕还得请几趟才能好呢,大爷的伤是大事。”

    吴嬷嬷和陈夫人低低道,陈夫人连连点头,“你说的对,我也这么想,哥儿的伤最要紧,别的……不过几两银子,多点少点,有什么好计较的?我最烦这什么阿物儿的事,这没什么好说的,该多少就是多少,顾姨娘呢?你这个家是怎么当的?这点子小事还得烦到我跟你们爷面前,不过几个小钱的事,你连这个都计较,也不嫌丟人,也是,你连脸都不要了,丟不丟人,反正你也没脸。”

    “这可是关着绥宁伯府脸面的事,再说,苛扣下人也就算了,总不能连大爷也苛扣上了吧?”吴嬷嬷凉凉的接了句。

    陈夫人顿时更恼了,“我就知道你这贱人没安好心!我告诉你……”

    “行了!”姜焕璋疲惫而厌倦,烦躁的打断了陈夫人的话,“赶紧把诊金送出去,让人家一直等着,成什么样子?”

    他的头一直在痛,赵大夫刚才说,要他清心静心……

    顾姨娘委屈万状,汪着满眼眼泪,低低答应了一声,退出来就发了愁,她手头只有两张一千一张的银票子了,哪有这六十两?赶紧让人拿出去换零碎银票子,可这个时候,银庄早关门了,到哪里换去?

    大姚送走胡大夫和赵大夫回来,顾姨娘这边还没换到那六十两银子。

    让青书送陈夫人回去,又打发走众人,姜焕璋示意一脸泪痕的顾姨娘坐过去,顾姨娘这半天先被青书指责,又和秋媚恶骂时被姜焕璋瞧见,再到吴嬷嬷、陈夫人的指责,以及这到现在还没兑回来的银票子,还没送过去的诊金,一颗心早就缩成一团,肝儿抖个不停。

    姜焕璋叫她过去,她忖度再三,只敢坐到了床前脚塌上。

    姜焕璋看着畏畏缩缩坐在脚塌上,仰着头,胆怯无比的看着自己的顾姨娘,看的出了神。

    她年青的时候是这样的吗?不对,不是这样,肯定不是这样,她一直气质清华,她的背、她那修长的脖子,她的头,一直都是高高昂着的,他曾经画过无数幅幽兰图给她,她就象雪中的幽兰,看似柔弱,可再大的雪,李氏再多的欺压,都不能让她弯腰低头……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呢?姜焕璋一阵恍惚。

    “表哥。”见姜焕璋盯着她,光怔怔的出神却不说话,顾姨娘更加不安了,哪里忍得住,抖着声音叫了句。

    “喔,别怕,你不要怕。”姜焕璋伸手握住顾姨娘搭在床沿上的手。

    “表哥!”顾姨娘的眼泪夺眶而出,“表哥!我不是要害你,我没有……前儿夜里我真让人去请了,请了好几趟,都不肯来,他们一个都不肯来,是吴嬷嬷说的,咱们府上都是请的都是黄大夫,不让我去请胡大夫和赵大夫,说那是大嫂娘家才请得起的大夫,这些都是吴嬷嬷说的,我这才……”

    “我没怪你这个。”姜焕璋听的一阵接一阵的烦躁,闭了闭眼,深吸了几口气,压下那股子烦躁,耐着性子道:“我不是怪你这个。你听着,你是当家主妇,是这绥宁伯府的当家人,吴嬷嬷,不过一个下人,她的话,当听则听,你要是觉得她说的不对,就不要听,你才是当家主妇!”

    “可是……”顾姨娘神情有些怆惶,她是当家主妇,可是,她不听吴嬷嬷,那她该怎么办?她不是没有办法么!

    “没什么可是!”姜焕璋的额头猛跳了几下,痛的他顿了顿,“你听着,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该去请胡大夫和赵大夫?”

    “嗯嗯嗯!”顾姨娘拼命点头,她对表哥这一片赤诚,天地可鉴!

    “既然你觉得该请,那就让人去请!别人……你要管谁?这府里,这满府上下,从进了二门起,连我都得听你的,你要管谁?你要自己作主,当家作主,这才是正理,你得记住,你是当家主妇!这府里,这二门以内,就是你说了算,你觉得应该去请,你就该让人去请!”

    姜焕璋声音都高上去了,顾姨娘委屈万状的看着他,他说的,她都懂,可是,怎么能是她说了算呢?明明还有夫人,还有侯爷,还有……好些人,她说了不算的。

    顾姨娘张了张嘴,却没敢发出声音,姜焕璋的声音里,已经透出了浓浓的不耐烦,她不敢逆着他的意思说话。

    “还有,”姜焕璋心情浮躁,眼前又有些眩晕,这会儿的他,根本没办法留意到顾姨娘的委屈,“你是当家主母,请什么样的大夫,大致多少诊金,就算你不知道,你以前不知道,让人去请大夫前,就该问问清楚,就该先心里有数!大夫进门前,诊金就该准备好!你当家也有好几天了吧?怎么到现在,你手里连几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怎么不备些零散银子、银票子呢?难道你平时不用赏人?这些都是常理,你怎么连这都想不到?”

    顾姨娘眼泪汪在眼里,委屈万状的看着姜焕璋,她又不是管家婆子,她怎么能知道这些?她阿娘就从来不管这些事,她也没见姨母管过这些事,也没见她备过什么零碎银子!赏人?赏谁?家里又没客人,哪有要赏的人?

    可这些话,她一句不敢说,姜焕璋的声音里充满了烦躁的怒火,他这会儿肯定正在怒气头上,他的情绪,她一向觉察的很准。

    “我把绥宁伯府交给你,你也用些心!顾家,就算要管,也得等一等……”

    “我真没往家里送东西,我就是托人去打听打听玉墨,我真没有……”这一句,顾姨娘不得不赶紧解释,天地良心,她真没往娘家送东西!

    “你要问玉墨,就直接打发人去一趟,我说过,你是当家主母,当家主母!玉墨自小侍候你,你要想接玉墨过来,那就该正大光明、大大方方把她接过来,托什么人?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