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二九章 诊金

第一百二九章 诊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书和吴嬷嬷一人一边扶着陈夫人,捧云跟在后面奔进来时,三个人还在恶泼大骂。

    “都住嘴!成何体统!”不用陈夫人吩咐,吴嬷嬷一声暴喝。

    秋媚和春妍背对床面对门,帘子一动就看到了,在吴嬷嬷暴喝之前,已经住了嘴,相当谦让的,让顾姨娘多骂了最后几句。

    陈夫人从进门起,眼里就只有儿子,见儿子虽然睁着眼,眼神却直直呆呆,顿时魂飞魄散,一声嚎哭扑了上去,“我的儿……我的儿啊!我的命好苦……”

    “世子爷!”吴嬷嬷也是一声惨叫,紧跟在陈夫人后面扑上去,“您这是怎么了?今天早上不是说好多了?这是怎么侍候的?怎么不赶紧跟夫人禀报?请了大夫没有?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请大夫!”

    “已经请了,方子也开了,还有药膏,可秋媚拦着就是不让抓药,她这是要害死表哥,请的就是前儿你让人去请的那位黄大夫,你说过,那是咱们家常请的大夫,只能请黄大夫,我就没敢请别人。”顾姨娘嗓子微哑,满腹忐忑。

    “我让人请的大夫?我什么时候说只能请黄大夫了?姨娘,咱说话得摸着良心,你不能这样坏了良心说话!”

    吴嬷嬷一听就急眼了,“那天大爷半夜三更摔伤了头,胡大夫那几位,都是上了年纪的,不出夜诊,这是规矩,也不是没请,既然没请来,那就只能临时请一个!大爷那天伤成那样,是能耽误的?姨娘没法子,我只好担待下来,黄大夫走后,我跟你说,让你等天亮了再让人去请胡大夫过来看看,这是大爷!伤的这是大爷!”

    吴嬷嬷越说越气,自从这个姓顾的进了门,这个府里就接二连三全是倒霉事!

    “照理说,姨娘是当家人,用不着我嘱咐,我年纪大了,我多嘴!我是看在世子爷面上,看在夫人面上!我嘱咐姨娘了吧?跟你说了吧?等天亮了,再让人去请胡大夫和赵大夫过来看看,这是大爷,多小心都不为过,怎么就成了我让你请的黄大夫了?怎么就成了只能请黄大夫了?这是哪个王八蛋胡说八道的?”

    吴嬷嬷的指责夹着陈夫人高一声低一声的痛哭,显的分外理直气壮。

    “我知道姨娘,肩膀上四两责任不肯担,有好事你自然要抢那个尖儿,要担事儿了,你那脖子缩的比谁都快,可这会儿,你可是这府里的当家人,您往哪儿缩?你想往哪儿缩?”

    吴嬷嬷憋了不知道多少恶气,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一句接一句,连气都不喘。

    “顾氏刚刚接手……有些疏忽的地方,嬷嬷……往后多提点她。”姜焕璋一张脸惨白,先接了话。

    吴嬷嬷干笑几声,“那是自然,我这番话,也就是提点提点姨娘。世子爷放心。姨娘,你就是瞧在世子爷待你这一片赤诚真心上,就请你多费点心在咱们这个府里吧,你那娘家再好,你也进了姜家门了,这姜家才是你的家,别再光想着娘家,一天几趟托人往你娘家送东西……

    “谁往娘家送东西了?我是让人回去拿东西。”顾姨娘顿时急眼了,不时瞄着姜焕璋,急急的辩解,她真没往家里送东西,她就是打发人去看看玉墨。

    “回去拿东西?哟,拿银票子吗?”吴嬷嬷一脸讥笑,不再理她,上前一步扶起陈夫人,转头吩咐捧云,“先拧块湿帕子来,给夫人擦擦脸,青书呢,赶紧让人去请胡大夫,还有赵大夫,世子爷这伤,怎么好象又厉害了?”

    “我去我去!我去让人请胡大夫!”秋媚急忙抢着道,吴嬷嬷应了一声,青书冲秋媚使了个眼色,秋媚冲她眨了眨眼,擦过顾姨娘,肩头一斜,撞了她一把,一溜烟跑出去,直奔门房去寻大姚媳妇,这一回,无论如何也得把胡大夫和赵大夫请过来。

    大姚亲自跑了一趟,很快就请来了胡大夫和赵大夫,胡大夫看了伤口,换了药,赵大夫诊了脉,开好方子,大姚送两位大夫出去,大姚媳妇寻到顾姨娘,“姨娘,两位老先生的诊金还没给呢!”

    这事还要她过来要,这让大姚媳妇心情相当不好,话说的就不怎么客气。

    顾姨娘一个怔神,都怪秋媚那个贱人,跟她吵了那一架,她有点晕头。“这我早想到了,正想着你怎么没来要,我还想肯定是你忘了……迎兰,你去拿……一人一吊钱吧。”

    “姨娘这是打发要饭花子呢?”不等顾姨娘说完,大姚媳妇脸就沉了,“一吊钱,从来没有这样的例,这一吊钱,姨娘自己去给吧,我可丟不起这个人!”

    大姚媳妇甩手就走,顾姨娘气的嘴唇哆嗦,一个一个,都是这样态度对她,她这个当家人……多难!她们什么时候把她放眼里过?

    “你回来!叫你回来呢!那你说多少?你又没说多少!刚才请的那位黄大夫,才不过五百钱。”顾姨娘忍着气,紧跟在大姚媳妇后面,追着问。

    大姚媳妇理也不理她,掀帘进了里屋,冲半躺在床上,就着青书的手喝着碗清粥的姜焕璋,和坐在姜焕璋床头的陈夫人曲膝道:“回夫人,回世子爷,两位老先生的诊金还没给呢,刚才婢子寻顾姨娘拿诊金,顾姨娘说先前那位黄大夫才五百钱,这两位,姨娘一人只肯给一吊钱,请夫人和世子爷示下。”

    “一吊钱还不够?”陈夫人惊讶的皱起了眉,一吊钱呢!她确实觉得不少了,当然,她对银钱的概念一向模糊不清,一吊钱是大钱,一百万银却不算多。

    “照常例该怎么给?从前大奶奶请这几位大夫的时候,都是怎么给的?”吴嬷嬷扫了眼沉着脸的姜焕璋,瞄着跟在大姚媳妇进来,一脸羞忿恼怒的顾姨娘,先开口问道。

    “胡大夫和赵大夫都是咱们京城数一数二的名医,诊金是有定例的,若是到医馆看诊,一人五两银子,若是象咱们这样请上门,二十两最最少,往常大奶奶请这几位老先生,包过三十两,也包过五十两,看病的急不急,除了这些,逢年过节,都要备一份厚礼送上门的。”

    大姚媳妇扫了眼姜焕璋一眼,垂下眼皮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