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二七章 佛珠锦

第一百二七章 佛珠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辈子,她在他的光辉下荣华享尽、威福并重,死了,她还借他的光返魂重生,不思感激,先是瞒着他,之后又诡计迭出……她想怎么样?她还想怎么样?

    他哪一点对不起她?

    姜焕璋怒火雄雄喷涌,只觉得额角一阵又一阵跳动,痛的他直不起腰,抬起手,用力扯下幞头,额头一侧已经湿了一大片,血又涌出来了。

    姜焕璋扶着柱子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往顾姨娘院子过去。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要镇静,要冷静,不能生气!

    可那股子恶气无论如何压不下去,姜焕璋的头一阵比一阵痛的厉害,眼前昏花一片,脚下虚浮,渐渐眼前翻天倒地,姜焕璋扑过去抱住棵树,象离水的鱼一般,大张着嘴,一口接一口的用力吸气,他不能晕在这里,他的绥宁……侯府,还在微时,还不是从前的绥宁王府,这园子里空无一人,他晕在这里,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他不能……

    满眼昏花中,姜焕璋远远看到几个恍恍惚惚的人影,精神一振,竟然叫出了声,“来人……”

    刚喊了两个字,姜焕璋就撑不住了,顺着树瘫软在地上。

    小径另一头,青书和秋媚正嘀嘀咕咕说着话,听到叫声,急忙跑过来,正看到姜焕璋顺着树杆滑下去,秋媚兴奋的瞪大了双眼,青书一声惨叫,提着裙子扑上去。

    清菊送走大乔,急急忙忙回来和李桐说了大乔的话,李桐面沉如水,水莲皱眉困惑道:“大爷问宁海干什么?他怎么知道宁海?要不,我去问问宁海?”

    “不用了。”李桐垂着眼帘,端起茶杯慢慢抿了一口,既然问起宁海,必是起了疑心,这个,早就请文二爷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只等着看他怎么办。

    “跟万嬷嬷说一声,让她往那府里传个话,看着姜焕璋和顾姨娘,有什么不对,不管大小,赶紧来说一声,别怕麻烦。”

    “嗯!我去吧。”清菊答应一声,急步出去寻万嬷嬷了。

    李桐站起来,踱到廊下。

    天已经黑了,微风拂过灯笼下垂的流苏,摇出细细碎碎的阴影,落在一盆盆垂挂下来、生机勃勃的佛珠锦上。

    李桐抬手拂着佛珠锦,总是在廊下挂满佛珠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象是阿娘走后……

    现在,她还是喜欢这佛珠锦,圆圆的、象碧透的翡翠一样,阿娘最喜欢翡翠,她也喜欢。

    李桐手指划过垂若珠帘的佛珠锦,顺着游廊慢慢往前走,这也是不知道多少年的旧习惯了,想心事,或者难过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绕着游廊一圈圈走,垂下来的佛珠锦陪着她,仿佛阿娘在看着她。

    今天一天的事,她要好好理一理、想一想。

    今天文二爷和大哥见了姜焕璋,看样子,姜焕璋和文二爷没什么渊源,这一条,她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

    可文二爷的到来,肯定不是因为她去请了他,他为什么会来?这件事,还是得想办法查清楚,不过关着文二爷的事,第一要小心,第二必定不容易,先放一放。

    只要文二爷不会投进姜焕璋怀里,别的,就没什么大事。

    姜焕璋对大哥,果然如她所想,他恨了大哥半辈子,这是打算接着恨下去了,这样,很好。

    李桐嘴角挑起丝丝笑意,她已经想明白了,从前一切种种,只能当作一场梦,还没有发生的仇,现在就恨,太早了,她在学着从梦里抽身退步,可姜焕璋……李桐想着姜焕璋养尊处优了几十年的傲慢和自信,他是个聪明人,他也会明白,他也能学会,只不过,等他明白过来,大约要很久以后,久到她不用再理会他。

    这会儿,姜焕璋必定已经猜到了,她和他一样,他会怎么做?

    李桐脚步微顿,手指顺着佛珠锦拂下去。

    他肯定很愤怒,肯定恨极了她,肯定会把他回来这些天所有的不顺,都归结到她诡计多端的算计上,他一向如此,他的一切不顺不幸,都是源于她……

    他会怎么做?

    李桐紧蹙着眉头,有些茫然,她想不出来,从前,她没跟他过过招,她一切都顺着他,处处顺着他。外头,朝廷那些事,几乎都是文二爷的主意和计划,也许有些是他自己的主意,可她没留意过,她知道文二爷的阴狠果断,可她不知道他行事的风格是怎么样的,也许他从文二爷身上学到了很多,已经学成了第二个文二爷……

    那么,要是文二爷,会怎么做?

    李桐的手下意识的抓在胸口,紧紧攥着胸前的珠链。

    要是文二爷,头一件,就是毁了大哥的前程!一念至此,李桐只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现在的李家,现在的大哥,赤手空拳,戒心全无,铠甲全无!

    这事,得找机会和阿娘说一说,明年,大哥无论如何得考中,否则,再等一个三年……

    等不得一个三年了,四年之后的现在,晋王就会立为太子,姜焕璋就会炙手可热,到那时,他再要阻止大哥考中,甚至把大哥打入尘埃,简直是易如反掌!

    大哥春闱的事,她得好好想想办法,大哥一定得考中!

    李桐低着头,围着游廊越走越快,又由快而慢,转了七八圈,渐渐压平心绪,把那份惶恐不安和惶躁压了下去。

    不能急,阿娘说过,就算天崩地裂了,也要先镇静。

    这一回,跟上一次总是不一样,比如,宁远到京城来了,而且,还没进城,就先闹了个鸡飞狗跳。

    姜焕璋跟了晋王之后,她曾经很用心的打听过皇家诸人,特别是诸皇子,自然也打听过宁皇后家。

    宁家父子四人,宁镇山和长子宁威、次子宁武都是当世少有的良将,只有这个宁远,那时候只听说不成器,

    宁皇后死后,她就没再多关心宁家了,只听说宁皇后死后隔年,宁镇山夫人就病故了,接着听说宁镇山出了家,宁家老大宁威袭了爵,朝廷的军报以及军功薄上,常有宁威和宁武的名字,可宁远,全无消息,不是她没记住,就是全无消息,死活都不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