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八章 风波1

第一百八章 风波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焕璋若是酒多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李信压住心里的怒气,声音温和,话却说的极不客气。这里大庭广众之下,他再怎么着,自己都不能失了态,进而失了礼,落到了外人眼里。

    “你们认识?”姜焕璋深吸了口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将自己从一眼看到文二爷的激动中硬生生拉出来,紧盯着李信,努力让自己显的平静的问道。

    “焕璋认识文二爷?焕璋怎么认识的文二爷?”李信没答他的话,却反问了一句,姜焕璋刚才看到文二爷的那份激动,实在有些太过了,他心里疑惑极多。

    文二爷摇着折扇,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郎舅两人,这意料之外的头一回见面,高下立现啊!

    “在下姜焕璋,绥宁伯世子,现如今在晋王府领了份长史的闲差,听人说起过文二爷的大名,在下极是仰慕,曾四处打听二爷所在,没想到今天在此偶遇,在下想请文二爷入在下门下参赞,不知道文二爷肯不肯曲尊,在下以师礼待二爷。”姜焕璋没搭理李信,微微转身,冲文二爷拱手,郑重邀请。

    文二爷一个愣神,收了折扇,忍不住笑起来,“世子爷如此高眼相看,文某深感荣幸,荣幸之至,只是,在下已经在令妻兄这里找了碗饭吃,就不麻烦世子爷了。”

    “这里烟雾缭绕,咱们到外面透口气吧。”李信示意文二爷,他已经懒得再多理会姜焕璋,万嬷嬷说他五通神附身,看样子没说错。

    “慢!”姜焕璋目光转厉,脸色微青,伸手拦在李信面前,“我问你!你怎么寻到的文二爷?是偶遇还是相请?谁去请的?你?你和二爷,什么时候认识的?”

    “世子这是在审贼么?”李信实在笑不出来了,敛了脸上已经所剩不多的笑意,迎着姜焕璋恶狠狠的目光,后背下意识挺的笔直,声音也冷厉起来,“还是文二爷犯了什么事?世子奉了上命要缉贼?抑或是我犯了什么事?”

    “是我莽撞了。”姜焕璋象是突然悟过来什么,脸色微变,人往后退了一步,态度更是退了不止一步,“我太心急了,还请李兄告知,你是怎么寻到的文二爷?是偶遇还是相请?是谁告诉你二爷其人的?”

    “算偶遇吧,是我寻到了他。”没等李信答话,文二爷接了过去,“我路过他家,闻到羊肉香味,吃了顿羊肉,谈的投机,就做了宾主。世子爷这么看重在下,有什么缘故吗?”

    姜焕璋象是松了口气,“在下仰慕二爷已久,曾屡次听人说起二爷家世,以及二爷的人品才学,极其仰慕,二爷若不嫌弃,明天我请二爷过府,咱们到凌云楼把酒长谈,如何?”

    “世子爷客气,世子爷这份厚爱,在下受之有愧,当不起一个请字,世子爷不必多费心了。”文二爷打着呵呵,心里基本可以确定,李家这个女婿,略有一点毛病。

    “文二爷如今下塌哪里?紫藤山庄?明天我亲自到紫藤山庄来请二爷。”姜焕璋再进一步,文二爷是他的智囊,只能是他的,他不会放手!

    “世子爷还是不要费心了,在下和李大已定了宾主之谊,再说,在下一个瘸子,除了能吃,哪有别的长处?在下实在担不起世子爷这份厚爱,就此别过。”文二爷懒得再和李家这个有毛病的姑爷多唠叨,拱了拱,就要从姜焕璋身边挤过去。

    姜焕璋伸手还要再拦,宁海一步上前,不动声色的将文二爷推过去,自己侧身挡在姜焕璋面前,姜焕璋转头看到宁海,如若雷击,“是你?宁海!”

    “见过姑爷。”宁海一脸恭敬的笑,一句姑爷间,已经把文二爷和李信都推了过去,再一欠身算是告退,紧跟在大步流星往外走的李信和文二爷后面,三个人扬长走了。

    姜焕璋一张脸雪白无人色,文二爷,宁海,这是他的人,这是他的左膀右臂,怎么跟在了李信那个匹夫身边?这是怎么回事?

    李氏!

    姜焕璋脑子里如一道闪电突然劈过,又如同被惊雷击中,李氏!他就觉得她和从前大不相同,她一直病着不肯好,她足不出户,就能挑出无数的是非,难道……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姜焕璋惊恐的看着四周,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李桐和张太太回到福音阁,刚坐下没多大会儿,点心还没上齐,就听到楼下一阵喧嚣。

    “老刘!老刘呢?今天有几只山鸡?爷我全包了!铛头呢?告诉铛头,挑肥的烤两只,再炖个汤,再辣炒一只,爷今天嘴里没味,还有什么好东西,统统给爷端上来,告诉铛头,墨七少爷来了,让他拿出功夫,爷的菜,让他亲手做!”

    是墨七,李桐想着墨七,嘴角勾出丝丝笑意,这是个一辈子不使心,却一辈子鸿运当头的人,若论福气,他是最有福气的那个吧。

    “这位七少爷,这大呼小叫的,哪象相府公子。”张太太忍不住笑,“老孙,你去一趟,悄悄跟刘掌柜说一声,那山鸡先尽着墨七少爷他们,不算什么稀罕东西,咱们自己家就有,就是想尝尝铛头的手艺,过几天再来就是了。”

    “是。”孙嬷嬷也跟着笑了,“是不算什么好东西,咱们大厨房就有四五只。”

    孙嬷嬷下楼,找机会去传话,李桐和张太太站起来,走到面向楼下大堂的绡纱窗前,往下张望。

    这会儿,山上宝林寺正做法事,山门外,包括福音阁在内各家茶馆饭铺,都几乎没什么人,福音阁一楼,就被墨七等人全占上了。

    “我和小七是侍候长辈来的,一来一往路上用心就行了,再说,也都见过福安长公主,磕过头了,那法会听不听挑不出礼。你可是替你太婆来的,你们随国公府,这趟就来了你一个人,你连山都没上,这可不大妥当,我看,你还是得上去一趟,给福安长公主磕个头,那法会,你愿意听,听一会儿最好,要是不愿意,给福安长公主磕过头,这个花胡哨儿打过了,至少不失大礼,还是走一趟吧,反正山鸡汤得炖好大一会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