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二章 背后教妻

第一百二章 背后教妻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信等人刚从宝林寺山门下转上后山,多大会儿,一骑快马疾奔到城门口,一头迎上吕炎和母亲袁夫人,勒马直奔吕炎。

    纵马而来的长随靠近吕炎,低低禀报:“大少爷,三刻钟前从紫藤山庄出来,小的一路跟到宝林寺山门外,看着他们把马匹寄在福音阁,步行从后山上去了。”

    吕炎眉梢一下子抬了起来,真是巧,他到宝林寺来干什么?祈福?听经?宝林寺可没有什么高德大僧,看景?宝林寺那景,在京城周边也排不上啊。

    有备而去?宝林寺这法事是福安长公主发愿而起,这事不难打听……

    这是去钻营了?要是这样,这人的人品心思,可就不怎么样了……

    吕炎想的皱起了眉头,吩咐长随,“再去盯着,看往哪儿去了,悄悄儿的,千万让人家察觉到你。”

    “是!大少爷放心。”长随答了话,纵马再奔宝林寺去。

    这一天,姜焕璋起的和往常一样早,他早就习惯了寅正即起,即便现在暂时用不着那么早。

    顾姨娘也忙跟着起来,侍候他穿衣洗漱,姜焕璋接过燕窝粥,抿了几口,皱眉看了看,到底喝不下,将余下的粥连碗递给顾姨娘,“这燕窝不好,有股子陈腐味儿,退回去,让他们再送好的来,这是哪家货行?再不好就换掉!”

    “嗯,我知道了。”顾姨娘将碗递给新挑进来的丫头迎兰,低眉顺眼的答应道。

    “你要拿出气势来。”姜焕璋看着顾姨娘那一脸的低眉顺眼,忍不住皱了眉,她一向从容大气……

    唉,他又心急了,她才十几岁,刚刚归入姜家,不能急,得慢慢来。

    “你听着,”姜焕璋声音转柔,“在府里,在咱们家,你只管把自己视作当家主妇,你就是当家主妇!李氏既然搬了出去,再想搬回来,那就只能想想了,你自己,千万不能小瞧了自己。”

    “我知道了。”顾姨娘仰头看着姜焕璋,感动的泪水涟涟,表哥待她,实在太好太好,好到让她无以回报。

    “这府里,阿爹向来不管事,阿娘,”姜焕璋顿了顿,一丝丝烦躁在眉间郁结,皱成一团,阿娘的夹缠不清,实在让人厌烦。

    “你敬而远之就是了,至于阿婉和阿宁,什么嫁妆不嫁妆的,这明明是李氏的诡计,她们年纪还小,又一向不使心,一时半会还没想明白,你想开些,先别理她们。”

    “嗯,我知道,阿婉和阿宁一向天真烂漫,我没怪她们,我就是觉得,我这心里,一直拿阿婉和阿宁当嫡亲的妹妹一样看,她们这样……这样……”顾姨娘握着胸口,看起来难过极了,“我好难过!”

    “别想那么多。”姜焕璋一阵心疼,将顾姨娘揽在怀里,声音更加温柔,“你听我说,这些都是小事,不必多理会,眼前,咱们有几件大事,头一件,就是这府里,一定要法度严明,令行禁止,要做到内言不出,外言不入,人人都要苛尽职责,咱们绥宁伯府,不能比京城别的人家,哪怕是随国公府,咱们不能比他们差了,这些不用我多说,你都知道,这上头,你要好好下点功夫,先把这府里打理好,若有刁奴,你只管发落,不管是谁,听到没有?”

    顾姨娘赶紧点头,心里却一片茫然,随国公府?谁家能跟随国公府比?内言不出、外言不入……哪有什么内言外言的?这府里,现在不是挺好么?一直都挺好,还要怎么好?

    她一生下来,顾家就已经穷败了,她长这么大,来往见识的,除了自己家,就是绥宁伯府,从小到大,绥宁伯府在她眼里,就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人家……对了,还有永安伯府,她跟着姨母去过一趟,那是真好,哪儿都那么富丽堂皇,哪儿都晃眼,又富丽又清雅,到处都好看极了,要照永安伯府那样吗?那得多少银子?

    “第二件事,咱们的铺子,庄子,你现在就得上手打点起来了,你从前没打理过庶务……不过这个极容易,你这么聪明,把掌柜庄头叫进来,问上几回,就能明通这中间的关节道理了,你记着,一定要把咱们的铺子、庄子仔细打理好,多花点心思,你放心,咱们府上如今……总之你记着,往后,咱们最不愁的就是银子,银子就象水一样,从咱们铺子里、庄子里,会源源不断的流进来,你只要看着各处,别碍了银子流进就行了。有了银子,诸事都好办。”

    “是。”顾姨娘听的两只眼睛里金光闪闪,跃跃欲试,她读过好多书,她最爱读关于财货的书,她做梦都想着有好多银子,有花不完的银子,过最奢侈的日子!

    姜家书楼里那些关于财货的书,每本她都细细读过,象表哥说的那样,她诸事都通,不过少个机会上手而已,现在,这上手的机会总算来了,那个女财神……她肯定没她读的书多!这一回,她肯定能做个比那个女财神强一百倍的财神!

    有了银子,她要做一身绣金到底的袄裙,她也要每天一碗燕窝粥,要最好的燕窝!

    “第三件,下个月初一是阿娘生辰,虽说不是什么整生日,不过,也要好好操办操办,一来,让阿娘高兴高兴,二来,你也练练手,第三,借着这个机会,你也好认识些人,往后有个来往。”

    顾姨娘眼睛更亮了,连连点头,表哥对她,真是太好太好了!

    “好了,我该走了,你也该去打理家事了,晚上别等我。”姜焕璋今天要陪晋王去宝林寺听经祈福。

    “表哥,你的伤……”顾姨娘依依不舍的拉着姜焕璋,她不舍得他,表哥一走,她就没了主心骨,再说,表哥额头的伤还没好,戴了只幞头,将将盖住。

    “我没事。”

    顾姨娘提到伤,姜焕璋只觉得额头伤口被幞头压的有几分疼痛,可是,他不能再歇着了,再歇,又要被墨七抢去了先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