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一章 宁海的闲话3

第一百一章 宁海的闲话3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要溺杀的。”李信失笑脱口,走在最前的文二爷回头看了眼李信,“墨七也就是不成器而已,他心善,胆子小,整个墨家,就数他最蠢,就是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二爷说的极是,这位墨七少爷,除了极得钱老夫人宠爱,他父亲墨侍郎,对他也是宠的不象话,这里头有个缘故。”

    “长话短说。”文二爷吩咐了句。

    “是。墨二爷两三个月大时,墨相那时候还刚刚考了出身,点了个知县,要往蜀中赴任,当时,据说墨二爷正病着,墨相夫妻千里赴任,就把墨二爷托付给了钱老夫人嫡亲的妹妹,嫁给本地一户姓胡人家次子的钱二太太。

    胡家老大同进士出身,当时已经做到了知府,老大媳妇不怎么贤惠,婆婆也不算明理,钱二太太因为收留墨二爷这件事,受了很多闲气,大冬天里常常被婆婆罚跪,伤了身子骨,后来钱二太太早早就走了,据说就是因为旧伤过重。

    钱二太太过世时,墨二爷哭晕过去好几回,因为这个,墨相夫妻对钱二太太和墨二爷十分愧疚。

    墨二爷在胡家族学附学时,认识了富商之子陶斗才,和陶斗才的妹妹陶氏一见倾心,墨二爷二十一二岁就中了进士,少年才子,那会儿,墨相已经是吏部尚书了,陶家这样的商户,原本高攀不上墨二爷这样的人品家世,可墨二爷一提,墨相夫妻谁都没敢开口说出个不字,就这样,墨二爷就和陶家结了亲。

    陶家巨富,陶二奶奶嫁进墨家时,听说陶家陪嫁出了至少一半家产,真正叫十里红妆,陶二奶奶嫁进来,隔年就生了墨七少爷,谁知道生子不顺,没等墨七少爷满月,就一病没了,陶二奶奶走时,说是墨二爷差点活不了了。

    那时候墨家和陶家到处挑棺椁,正好咱们铺子里收了幅上好的寿材,是我父亲亲自送过去的,见过墨二爷一面,说墨二爷那样子,活死人一样。墨二爷常说,要不是有墨七少爷,他当初就一头碰死了。”

    李信听的心酸难忍,敢情这天底下经历过和正经历着苦楚的人,不只他一个。

    “墨七少爷是跟在钱老夫人身边长大的,墨二爷再没续弦,就守着墨七少爷,如今满京城都知道,墨七少爷是墨二爷的命根子、眼珠子,陶氏带过来的嫁妆,从陶氏过世起,就一直放在墨七的舅舅、陶家大爷手里打理,陶家大爷读书不行,做生意是把好手,连太太提起他,都赞不绝口,这么些年,陶氏的嫁妆,早就不知道生息出多少倍,这些银子,除了墨七,墨家没有别人动用,墨七是京城著名的阔少,可墨家,在银钱上其实一般。”

    “嗯,说的不错。”文二爷接口先夸了宁海一句,接着转头看着李信道:“墨二爷性子古怪,却极有才华,他在户部有个外号,叫算盘珠子,为人也极其精明,墨二爷今年刚过四十,据我猜测,墨相大约有意将他捧到计相的位子上,他也担得起。那个墨七,只怕与你性子不合,交好用不着,也交不上去,不过,千万不能得罪,你得罪了墨七,就是把墨二爷得罪到了死地里,得罪了墨二爷,就是得罪了整个墨家,犯不着!”

    “是,学生记下了。”李信郑重答应。

    “其余几家,安远侯夫人墨氏,是墨相长女,老苏侯爷当初站错了队,又得罪过周家,皇上刚即位时,安远侯府差点灰飞烟灭,当时多亏墨相和吕相一起出手,替安远侯府挡过了这一难。老安远侯时,苏家门风一般,老安远侯后院美人成群,就是到了这一代,门风才稍稍好些,安远侯和墨夫人夫妻情深,一个妾侍没有,这里头,只怕多半是因为感恩。”

    远远已经看到了宝林寺鲜亮的琉璃瓦,文二爷不再考较宁海,抓紧时间,三言两语和李信介绍情况。“老苏侯爷嫡亲的妹妹,嫁给了吕相。”

    “这岂不是……墨相和吕相还算是亲戚?”李信忍不住插了句,墨相和吕相针锋相对几十年,两大阵营不知道交手过多少回,没想到两人竟然还有这份亲戚关系。

    “这要是也算亲戚,那这京城家家有亲。”文二爷不客气的堵了李信一句,“吕相府上。”文二爷顿了顿,“这个以后再细说。先说季家。”

    提到季家,文二爷长叹了口气,“季家是江南诗书大族,到季老丞相,族里人才辈出,算得上群星闪亮,因为这个,当年周太后才挑中了季氏做媳妇,可就是因为有了季皇后,整个季氏一族一直沉落到今天,只怕得等周贵妃死后,再过些年才能有翻身的机会了。”

    李信低低‘嗯’了一声,他在江南游历时,曾经到季氏族学里上过几个月的课,对季氏一族,印象极好。

    “季天官状元出身,如今这个吏部天官,已经做了七年了,看样子,是要在这天官的位置上终老乞骸骨了。”

    顿了顿,文二爷脸上露出丝促狭的笑意,“周家挖空心思,想把季天官从这天官的位置上拉下来,可惜周家满门蠢货,忙了这么些年,季天官岿然不动。你往后要入仕,象季天官这样的老臣,一言一行,你都要细细的看、细细的琢磨,用心好好学一学,季天官,老子佩服得紧!

    季天官的长子,叫季疏影,文才出众,也算有几分心机,考了个秀才出来,就没再下场,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准备入仕了,勉强算是个聪明人,只不过比季天官,就差得远了,唉,季天官真是可惜了,正正经经一个首相之才,要不是周贵妃,季家父子首相,多好的一段佳话!”

    “我读过季公子几篇文章,文词典雅,说理深刻,很让人佩服。”李信很有几分怅怅然,世间无奈之事太多。

    “季家,唉!可惜啊!”文二爷又是一声长叹,“皇上春秋正盛,周贵妃……更早着呢,咱们目前和季家,只宜神交。”

    “是。”好一会儿,李信才沉沉答了句。

    宁海满脸崇拜的看着文二爷,大爷这位先生,哪儿找来的?太厉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