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八十七章 钱婆子1

第八十七章 钱婆子1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嬷嬷刚要张口恶骂几句,上房帘子掀起,一个衣履鲜亮,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婆子从屋里出来。吴嬷嬷只一眼就认出来了,“唉哟!是你?你怎么来了?你瞧瞧我这话说的!见到你,我这是太高兴了,你什么时候到的?等了多大会儿了?”

    眼前这位是钱管事的堂妹,从前她和她都是陈家的下人,她们两家住的门对门,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进陈家当差,她被挑到陈夫人身边,后来陪嫁到了姜家,钱婆子则被挑进陈家老太太院里,后来求了恩典,放出来嫁到了外头,钱婆子的婆婆是官媒,钱婆子嫁过去,就接了婆婆衣钵,如今也混到了二等身份,常在京城大户人家走动说媒。

    两个人从孩提一路走到现在,一直彼此相当,谁也没落下谁,这交情就极其深厚了。

    “足足等了一下午了。”钱婆子嘴唇略薄,喜眉笑眼,浑身上下抖落着一点都不让人讨厌的精明,“今天一大早就听说你们府上出了事,得了信儿,我先去了一趟城外,从城外就直接赶到你这里来了,已经唠叨了一顿午饭、一顿晚饭了。”

    “唉,可不是出了事,净是大事,钱管事家怎么样?你知不知道信儿?那一大家子……”吴嬷嬷兔死狐悲,是真的很替钱管事难过。

    “没事没事,咱们进屋说。”

    两人手拉着手进了屋,在炕上坐了,吴嬷嬷媳妇撤换新增,摆了半桌子点心,又沏了壶新茶,出去在厢房做针线看着孩子睡觉,等着听婆婆使唤。

    “他一家子,照我看,倒是因祸得福了。”钱婆子一脸笑,“这事出得急,等我得了信儿赶紧找过去的时候,说二哥一家子已经被人买走了,唉,你不知道,我当时腿一软,人就坐到地上了,这心里难过的……”

    “可不是!”吴嬷嬷想着现在府里的乱相,说不定哪天,自己这一家子也跟钱管事一家人一样了,这一想,只觉得满肚皮凄惶,眼泪都掉下来了。

    “也不知道谁买走的,我到处打听,半点信儿没有,唉,我难过的,一天里哭了五六回!谁知道今天一大早,二哥突然托人捎话给我,说一家人都没事,就在离城五里多路的一处庄子里,我得了信儿,赶紧就赶过去了。过去一看,你猜怎么着?二哥一家子住在座三进的新宅院里,屋里屋外,一色都是崭新齐全的,我去的时候,和给二哥看病的大夫前后脚,你猜是谁?是胡一贴的大儿子胡大先生。”

    “哟!这可真是遇仙了!”吴嬷嬷愕然。

    “遇仙倒没遇仙,是你们府上大奶奶打发人把二哥一家子买下来,安置到她娘家庄子里的,胡大先生,说是你们大奶奶身边一个姓万的嬷嬷打发人去请的。”钱婆子半点关子也没卖,极其爽快的交了底。

    吴嬷嬷更加愕然,“我们府上大奶奶?李大奶奶?她这是要干什么?”

    “二哥见了我,哭的什么似的,说他亲耳听到大爷吩咐人牙子,说身价不拘,一定要把他们一家子卖到天涯海角,要让他们一家子都活不成,说要不是大奶奶,他们一家门,这回只怕就要灭了门了。唉!”

    钱婆子重重叹了口气,巴掌连连在大腿上,拍的啪啪响。

    “我就想不明白了,二哥那样的人,到底因为什么,能把大爷惹成这样?二哥跟我说的那些,我总觉得二哥没跟我说实话,就他说的那点子事,能把大爷惹成那样?照他说的那样,他就没做错什么事,都说你们大爷谦和大度,就算不谦和不大度,那点子小事,顶了天,打几板子不就行了?怎么就……”

    “就那一点子小事!”吴嬷嬷感慨万千的打断了钱婆子的事,“这事真不怪你二哥!别提这个了,一提我就堵的难受,我告诉你,我们大爷如今被五通神上了身,不是从前的大爷了,混帐的没法说!”

    一提这些事,吴嬷嬷气的胸口一阵接一阵闷痛,“别说这个了,我就告诉你,这事一点儿都不怪你二哥,你二哥就是倒霉,一头撞上五通神了!大奶奶怎么会帮你二哥一家子?”吴嬷嬷问起自己最关心的事。

    “大奶奶那个陪房,万嬷嬷,我走的时候正好碰上她来,她跟我说了好一会儿话,让我放心,说我二哥那条腿,是因为护大奶奶的嫁妆才被顾家人打断的,被大爷发作发卖,也是由这件事上起来的,说她们李家有恩必报,也从来不亏待忠心侍主的仆从下人,说是等二哥腿好了,就找间铺子让二哥去当帐房,还说二哥家两个小子年纪也不小了,在家闲着可不是事,她这两天就带二哥家那两个小子去几个铺子里让掌柜瞧瞧,看在哪间铺子当学徒合适,你说说,是不是因祸得了福了?”

    钱婆子看起来对二哥的遭遇满意极了,她确实满意极了,能搭上李大奶奶这样有情有义,有银子又大方的人家,往后这好处指定少不了,就今天这一趟,不过递几句话,一点难处都没有,万嬷嬷一出手,就先给了十两银子车马费!

    “大爷发作了人,大奶奶竟敢偷偷带走,这胆子可不小。”吴嬷嬷不知道在想什么。

    “瞧你这话说的,大奶奶是大爷三媒六聘、明媒正娶的妻,照正礼上说,夫妻敌体,这一家子里头,夫和妻,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可没有什么谁尊谁卑的分别,就算是死了进祠堂,也是一左一右并排摆,谁也不比谁低半分!”

    钱婆子张口驳回了吴嬷嬷的话,若论这些,她是行家!

    “大奶奶可犯不着怕你们大爷,再说了,都说妻贤夫祸少,你们大爷,你也说了,就跟五通神附身一样,他做的这事,难道妥当?你们大爷做了不妥当的事,大奶奶在背后替他描补,这才是真正的贤惠呢。”

    钱婆子这个职业媒婆可不是白当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