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八十一章 簪子

第八十一章 簪子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紫藤山庄。

    中午,张太太多喝了两杯,撤了席,歪在榻上,和孙嬷嬷说话。

    “信哥儿多好的孩子,太太从前就动过心思,就算没有姑娘这事,也是过继了好。”孙嬷嬷看起来很高兴。

    “过继信哥儿,是咱们占了便宜。”张太太有几分醉眼朦胧,不知道在想什么,“信哥儿比我想的还要好,桐桐说他是人中龙凤……”

    张太太顿住话,皱起了眉,桐桐自从摔了那一跤,变化太大,也许别人觉不出来,可她……桐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是她心口上的那块肉,她有一点不高兴,掉了根头发,她都能感觉到!

    桐桐一定是出过什么事!

    从前她对桐桐疼爱太过,把她护的太严实,桐桐比同龄的女孩子天真,很幼稚,她脾气急,爱恨都在脸上,她做不到徐徐图之,做不到不动声色……

    可现在,几乎就是一夜之间,桐桐做到了,做的比她都好。

    就连她的眼光,也比从前锐利许多,桐桐说信哥儿是人中龙凤,她也这么觉得,从前,都是她说了,掰开再揉碎说给桐桐听,桐桐也不是每次都十分明白。

    “太太。”孙嬷嬷看着怔忡出神的张太太,轻声叫了句,张太太缓过神,“喔,老孙,我在想,明儿个,你拿上那根簪子,走一趟吧。”

    孙嬷嬷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哪根簪子?那根?太太说的是那一根?”

    “就是那一根。”张太太示意孙嬷嬷将乌梅汤递给她,慢慢抿着。

    不管桐桐出了什么事,现在的桐桐,需要助力,这助力,越大越好,越多越好。

    “要用那根簪子了?为了信哥儿?”孙嬷嬷屏着气低低问道,张太太点了点头。

    当年阿娘陪着她在湖州和整个李氏一族打官司争产,族长家大儿子李义庆升任知府的信儿传到湖州城时,她就绝望了。

    那一天,她已经准备好了,把李老爷和他那个恶魔儿子,还有那些呆在湖州城不走,眼巴巴等着喝几口血的李氏族人一起骗进来,她要把他们全部烧死在让他们垂涎到人性全无的宅子里。

    就是那天,那个一身黑衣,鬼气森森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和她说:“有人捎话给你,你听好:不要怕,最多两个月,必定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没等她反应过来,那鬼一般出现的男人,又象鬼一样消失了。

    她以为自己见了鬼。

    因为这桩见鬼的事,也因为看着冰雪可爱的桐桐,她让人收起摆了满府的桐油,决定咬牙再撑两个月。

    不到两个月,李义庆贪墨查办,湖州府飞快的结了她的案子,李老爷那个魔鬼儿子会当堂打死。

    结案那天晚上,那个鬼一样的男人又来了,捎来了一句话,和一根簪子,让她带着女儿搬到京城居住,让她以后有顶不住的难事,就拿着那根簪子去某个地方,找某个人。

    她和阿娘一起,抱着桐桐,进了京城,一直到现在,十几年她都顶过来了,一次也没用过那根簪子。

    “你拿上簪子,悄悄走一趟,把信哥儿春闱的事,托付出去。”张太太吩咐。

    “能管用?十几年前的事了,谁知道现在那人还在不在京城?说不定……”孙嬷嬷皱着眉,后面的话没敢说出口,也许人早没了。

    她和万嬷嬷两个,她是凡事小心太过,忧虑太过,万嬷嬷则是乐观无比的勇往直前。

    “管用。”张太太带着丝笑,“我一直留心着那间宅子,从咱们搬进京城到现在,没换过人家,还有,去年,顺宁王府那位浪荡子想强娶咱们桐桐这事,你还记得吧?”

    “怎么不记得!真不要脸!”孙嬷嬷啐了一口。

    “咱们没答应,他那话说的多狠,没两天,突然上门磕头陪礼,平白无故的,他突然转了性,难道是菩萨点化?”

    “菩萨能点化到他头上……太太是说,这也是那位贵人帮的忙?”

    “嗯,我觉得是,当初,他捎话让咱们进京,我就和阿娘说过,那位贵人让咱们进京,会不会是因为那位贵人长住京城,或者家在京城,让咱们搬进京城,是为了方便照顾。”

    “太太,提到这件事,我真有点想不明白,要论做事,这贵人是实心眼儿的对太太和桐姐儿好,可好,怎么好的这么鬼鬼祟祟?跟见不得人一样?”

    “也许,各人有各人的难处吧。”张太太眼皮微垂,这贵人到底是谁,进京城后,阿娘和她留心了一两年,心里是有点数的,那份难处,阿娘也和她提过。

    “咱们在京城这十几年,处处顺风顺水,好些事,我明明白白能看到是有人在暗中照应咱们。”

    “太太,”孙嬷嬷左右看了看,“让人查过没有?”

    张太太摇头,微笑,“人家一片好心待咱们,不想让咱们知道,咱们非要去查,那就太过了,这是是只是想着咱们好的人,我能感觉的出来,不说那么多了,你明天一早就走一趟,春闱还早,要是他帮不上这忙……到时候再说吧。”

    “好,我明天一早就进城。”

    李桐回到藤花院,想着从今天起,族兄就是她真正的兄长了,心情激荡起伏,一时不能自抑,从屋里出来,站到廊下,呆了片刻,围着游廊走了一圈,又走到院子里,仰头看着碧透的蓝天。

    冥冥中的神佛,让她回来,点化了她,一定是怜悯她,所以,这一回,眼看着,她有了活路……

    “绿梅呢?”李桐又围着游廊走了几圈,打定主意,扬声叫道。

    “绿梅这会儿不当值,我去叫她。”不远不近跟在李桐身后的文竹答应一声,提着裙子,脚步轻快的奔出去寻绿梅。

    回到紫藤山庄,连她们也轻快活泼了。

    片刻,绿梅就跟着文竹进来。

    李桐坐在鹅颈椅上,示意她在自己旁边坐下,先吩咐文竹,“我和绿梅说几句话,你看着点儿。”

    文竹会意,转圈看了一遍,远远走到垂花门下守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