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十八章 难结

第七十八章 难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记得撷秀坊也是咱们的产业?”姜焕璋斜着宋大掌柜,顾姨娘听说撷秀坊也是姜家产业,顿时激动的脸颊泛上了浓浓一层潮红。

    撷秀坊!

    “回世子爷。”宋大掌柜垂着头,姜焕璋这一问,问的他更加尴尬,不过不是自己尴尬,而是替姜焕璋尴尬。“撷秀坊是李家产业,现如今记在张太太名下,没跟着大奶奶陪嫁过来。”

    姜焕璋脸色微微泛青,撷秀坊现在还没有归进姜家?他忘记了……从前,他从来没关心过这些恶俗庶务……

    顾姨娘脸上的失望无法掩饰。

    张太太名下的产业,怪不得大奶奶成天打发人往撷秀坊拿这个拿那个,自己刚才换下来的那一身袄裙,就是撷秀坊今年最新的花色款式,可惜就这一套,以后,要是她让人到撷秀坊拿几件衣服什么的,不知道这帐,会归到哪里……

    “李氏陪嫁过来的铺子呢?能抽出来多少流水?”

    四万银子今天必须筹到,无论如何都得拿到!而且必须送到墨七手里,姜焕璋心里一阵接一阵焦躁。

    “回世子爷。”宋大掌柜的声音里隐隐透着说不出的僵硬,“大奶奶陪嫁过来的六间铺子,不在小的手里打理,要抽调流水,世子爷得寻赵大掌柜,不过,赵大掌柜连着几代人都是李家的掌柜,世子爷要从他手里抽调流水,只怕得大奶奶吩咐一句才行。”

    “她不是把嫁妆都交给姜家了?原来是这么个交法?”姜焕璋的焦急比愤怒更甚,或者说,他现在已经顾不上愤怒了,满心满腹只有焦急惶然,万一筹不出银子……不行,无论如何,都得筹到这四万银子,天底没有比这四万银子更重要的事了!

    “小的多嘴。”宋大掌柜立刻认错,他多嘴还不行吗?

    “你去给我想想办法,无论如何,未正之前,最少最少,给我筹齐四万银子,一文钱也不能少了!”姜焕璋是真急眼了,他三十多年的宝贵经验,全在朝堂争斗、政务大事上,银子这种阿堵物,这样的小事,他什么时候操心过这个?他用银子,向来就是吩咐一声。

    “绸缎铺能抵押两万到两万五千银子,再加上中药铺,把这两间铺子抵押出去,能筹到四万,要是卖了,还能多点。”宋大掌柜的话已经不怎么客气了,他不过一个掌柜,东家和他说这样的话,这简直是无赖!

    “你!”姜焕璋气的一巴掌拍在高几上,怒目瞪着宋大掌柜,这是杀鸡取卵的事,卖了铺子,岂不是把姜家的财运都卖了?

    这是从前那个把生意做的财源茂盛真如三江水一般的宋大掌柜?

    从前,他没和他这样打过交道。他喜欢亲自挑笔墨,更喜欢替顾氏挑纸笔颜色,每次他去铺子里挑笔墨时,都是他跟前跟后的侍候,他恭敬周到,在他面前,从来没敢伸直腰过……

    他一直对他印象极佳,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疲赖蠢货!

    “先抵押出去,等那两船绫罗到了,不就有银子了?”顾姨娘怯怯的接了句,宋大掌柜斜了她一眼,没接腔。

    姜焕璋一巴掌拍在几上,再焦急再愤怒,他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毕竟,从前的他,从来没过问过银子的事,阿堵物的事,铜臭无比的东西,他一向极其厌恶。

    从前,这个时候的他,也这么因为银子难为么?怪不得那时候让墨七占了那四万银子的便宜,原来,那个时候的他,是这样的……

    “顾氏说的对,爷急用这四万银子,先抵押出去,等那两船货到了,再赎回来就是了。”

    也只能如此了。

    宋大掌柜一个字都懒的多说,垂手应了声‘是’,姜焕璋不耐烦的挥着手,“快去!还磨蹭什么?未正之前,一定要把银子送进来!”

    宋大掌柜出了绥宁伯府,背着手低着头,信步走到巷子口,一个转弯,直奔城外,抵押铺子这事,他可不能只听姑爷一句话,他得亲自跑一趟城外,得有大奶奶,或是太太一句吩咐。

    这铺子,认真说起来,还真不是他们姜家的!

    万嬷嬷快到紫竹阁时,总算拿定了主意,一个转身,招手叫了个路过的小丫头过来,吩咐她道:“好孩子,你替嬷嬷跑一趟,到紫竹阁问问你紫绡姐姐,大爷安顿下来没有,然后再问一句,郑嬷嬷现在哪一处,我就在这儿等着。”

    小丫头答应一声,没多大会儿就跑回来了,“万嬷嬷,紫绡姐姐说,大爷还在沐浴,紫绡姐姐说大爷不让人进去侍候沐浴,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郑嬷嬷刚刚到紫竹院,正看着收拾大爷带来的书,说是等大爷收拾好,和大爷一起再去给太太见礼。”

    “好孩子!去寻你珍珠姐姐,就说嬷嬷说的,请她拿一匣子窝丝糖给你吃。”万嬷嬷笑着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郑嬷嬷就在紫竹院,那真是太好了。

    “我喜欢吃银丝姜糖!”小丫头十分天真烂漫。

    “那就让珍珠姐姐给你拿银丝姜糖!”万嬷嬷笑起来,“快去吧。”

    小丫头蹦蹦跳跳跑了,万嬷嬷进了紫竹院。

    郑嬷嬷正看着人布置收拾李信的书房。

    “嬷嬷你也歇一歇,湖州过来可不近,就是坐船,在水上飘也不比在家里,要是累坏了,不光信哥儿心疼,太太也得心疼的不行。”万嬷嬷人没进屋,话先进来了。

    “不累!我一点不晕船,一路上过来,有大掌柜打点,走一路看一路景,停到哪儿都有好吃的,这一趟过来就是享受!你怎么来了?太太催了?”郑嬷嬷瘦瘦的,精神极好。

    “我来看看您,有几句话先跟您说说。”

    郑嬷嬷是张太太的奶娘,万嬷嬷她们几个,小时候都被她调教过几年,郑嬷嬷脾气好,心地更好,万嬷嬷和孙嬷嬷几个,都跟她十分亲近。

    “那咱们到那边屋坐着说话。”郑嬷嬷也是个聪明人,刚才李桐那番举动,她已经想了很多,见万嬷嬷这么说,赶紧从书房出来,往上房让万嬷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