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十六章 教导

第七十六章 教导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书带着秋媚、春妍,答应的爽脆,走的却磨蹭,听到姜焕璋的吩咐,青书和秋媚使了眼色,各自找人先去回事厅守着好听话。

    顾姨娘浑身惊气,千思万想,越想越觉得表哥要跟她说的,指定没好事,惊怕之下,磨磨蹭蹭恨不能就在净房里不出来了。

    姜焕璋打发了催了三四回,顾姨娘才勉强从净房里挪出来,对着她包来的几件旧衣服,抽抽答答哭起来。

    独山明明说表哥不好了,这个不好,只能是那个不好吧,她对表哥情深意重,表哥不好了,她能不害怕么,这事都是独山的错,怎么能怪她呢?

    让她换衣服,难道表哥不知道,她就身上这一身衣服能穿?大嫂那么多衣服,成箱成柜,就给她这一套,连个换洗都没有……

    “姨娘,大爷说一会儿还要出门,让您赶紧过去,大爷已经生气了!”一个婆子也不通传,掀起帘子,话说的不客气,态度更不客气。

    “来了来了!”顾姨娘吓的赶紧抹掉眼泪,手忙脚乱的换衣服,表哥让她换身衣服……其实她这身新衣服才穿了两天,根本不脏……

    姜焕璋正急的在回事厅来来回回……不是踱,是急如星火的奔过去,再奔回来。

    正头上冒火要大发脾气,一眼瞥见顾姨娘一身旧的褪色褪的看不出颜色的破衣服,缩肩塌腰抖抖嗦嗦,几乎贴着墙挪进来,怔的忘了怒火,再次愣愣的盯着顾姨娘。

    “表……表哥。”顾姨娘被他盯的又往下矮了几分,抖着声音喊了一句,一个曲膝福礼,差点跪到地上。

    姜焕璋呆呆的看着顾姨娘,往后踉跄几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这是顾氏?是那个清华出尘、超于俗世的顾氏?是那个见解独到、才能卓绝的顾氏?

    他又心急了!姜焕璋抬起手,用力揉着额头。他心急了,她不比他,她现在,不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娘子,又刚刚归到他身边,这会儿眼界见识都还有限,胆子更小,她一向娇弱……

    这不能怪她!

    “来,这里坐。”姜焕璋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柔软温和,顾姨娘听姜焕璋这样的语气说话,一颗心顿时落回肚子里,魂也回来了,眼泪夺眶而出,冲姜焕璋曲了曲膝,又曲了曲膝,带着四分欢喜六分小心,侧身坐到姜焕璋手指指向的扶手椅上。

    “你听着,我不是怪你。”姜焕璋先强调一句,顾氏胆子小。“我跟你说过,如今,你就是这府里的当家主母,当家主母,头一条,要镇静,越是大事,越要镇静,你记着,你乱了,这府里也就乱了,刚才……”

    “我错了表哥。”顾姨娘赶紧眼泪淌淌的认错,认错越快责罚越小,这是从小到大实践出来的、从没错过的真理。

    “你!”姜焕璋被她这干脆的过份的认错噎的差点想伸脖子,“我说过了,我不是怪你,你不用认错,你听我说,我的话,你好好听着!”

    姜焕璋觉得自己的耐心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是。”顾姨娘吓的肩膀又缩在了一起。

    “你……”回来这么些日子,姜焕璋最痛恨最不能看的,就是这幅缩肩塌腰畏畏缩缩见不得人的样子!

    可他不能发脾气,顾氏,胆子小!

    “别怕,你听我说,你是我姜家当家主母,你要有当家主母的气度!不管多大的事,哪怕是满门抄斩……”

    姜焕璋轻轻打了个寒噤,他怎么说了这么句话?

    “你都要镇静,就象刚才,真有个万一,我晕过去了,或是病倒了,那这个家就得你来支撑,你更要镇静,你镇静了,才能稳住这府里的人心,从前……”

    姜焕璋的话戛然而止,从前,他被李信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暴起弹劾,连他都要垮了,李氏却站的笔直、淡然自若,他在永兴军路那几年,夜夜惊悸睡不安稳,回到府里那天,倒头睡了一天一夜,连个梦都做,临大事镇定自若,这一条李氏做的不差。

    “你年纪还小……”

    李氏那份泰山崩而不变色的淡定,是什么时候历练出来了?他竟然从来没留意过。

    “不急,慢慢历练,但你得记着,你是这府里的当家主母,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乱,象今天这样的事……你记着,你乱了,这府里、这个家,就垮了,听到没有?”

    姜焕璋耐着性子,柔声慢语的教导。

    顾姨娘不停的点头,她知道自己错了,她已经知道了,她不是不懂这些道理,她就是太害怕,是这事太突然了,不是她不镇静……

    “咱们不说这个了。”姜焕璋深吸了口气,开始说正事,时辰已经很晚了!

    “我叫你来,是要盘一盘现在咱们帐上有多少……银子。”直直的说出银子这两个字,姜焕璋总有几分不自在。

    从前李氏知道他厌恶这些俗物,从来不让他沾手,甚至不让他听这些阿堵物的事,他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余下的,是管事们的事。

    如今,他那些管事们,还没有收拢回来,他只能先自己亲力亲为一阵子……

    从前的这个时候,那时候他还没有青云直上、没有位高权重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事事亲力亲为,如此难为艰辛的吗?

    他不记得了,他的记忆里,塞的满满的都是他做了工部侍郎之后的朝廷重事。

    这个府里……好象是从有了长子,他才有了点记忆,所有的记忆中,他记的最清楚的,是他的长子,提笔写头一行字就极象样子,他字字都给他勒了红,开笔做头一篇文章时,都说他要是下场,一个状元是稳稳的,他的文章确实写得好。

    还有顾氏,每次从让人胸塞气闷的中书衙门回来,顾氏那里,最让他舒服称心,顾氏五十岁的时候,看起来还象三十左右,只是气度越发清雅雍容,她有一切为妻之德之才,却屈居了妾位,在别的地方,上天真是极其厚待她……

    眼前的顾氏,还是那个顾氏,她还小,她一向胆子小,她需要历练,这一回,顾氏肯定比从前更加出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