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十三章 过继

第七十三章 过继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一个劲的点头,她就是这么想的,还正在盘算怎么劝阿娘,没想到阿娘倒想到她前面去了。

    “信哥儿出去游历这几年,我吩咐了管事掌柜,让他们留心看看他,我也跟你说过,这信哥儿,往后是个能成大事的,明年春闱,单讲学问,他肯定能中,可这进士不光凭学问,还得讲命,唉,这命的事……”

    张太太一脸忧虑,“信哥儿可不算命好。”

    “大哥的命哪里不好了?”

    李信明年春闱中了进士,仕途几乎是一帆风顺,她走时,他已经做到了计相,统管天下财赋,他的命,好的不能再好了。

    “要有苦,小时候也都过去了,以后肯定一帆风顺,一辈子高官厚禄、富贵荣华。”李桐说的极其肯定,张太太笑起来,“嗯,托你吉言。有他那份学问在,咱们也在京城住了这些年了,门路总能打听到一点半点儿,不过可着银子破费,最好明年就能中……”

    张太太边想边说,“……这都容易,就是,唉!”张太太顿住话,眉头微皱,“那是个真孝顺的,郑嬷嬷说,他年年赶着父母生辰忌日,不管刮风下雨,必定要去坟前上香磕头,这些年读书这么努力,只怕就是为了替父母身后挣个诰封什么。”

    “阿娘最好找个人探探他的话,他肯就肯,要是不肯……”

    这事李桐就拿不准了,李信中进士后,头一件事就是给他死去的父母请封,这件事她记的清清楚楚,因为请封,他的身世被人提起,姜焕璋更是到处宣扬张太太对他的恩情,当时京城很议论了一阵子,她到哪儿,都有人拉着她问李信的身世、以及她小时候那件她阿娘和族里的争产官司。

    “这你放心,得找个妥当人过去探探话,郑嬷嬷不行,让万嬷嬷去,老万回乡祭祀的次数最多,跟信哥儿很熟,又没熟到抹不开脸的地步,这事儿得先问好,他不肯就算了,他要是肯……这过继文书,还有族里,一切先做好,不过,先不能传出去。”

    “阿娘是担心姜焕璋在大哥春闱这件事上从中作梗?”李桐反应极快。

    “嗯。”犹豫了下,张太太看着李桐低声道:“这件事本来不想告诉你,今天一早,说是吏部已经出了拟票,委了姜焕璋为晋王府长史。”

    李桐眼皮微垂,这个,她已经想到了,他头一步,就是从晋王府长史开始的,不过从前他是到今年年底,才做了这个晋王府长史,现在,他肯定有了更早、更好的起步。

    “他就算做了晋王府长史,想插手春闱这样的事,还差得远呢。”李桐声音冷静的近乎冷酷,“就是晋王,这会儿,他敢往春闱这事里伸手?只怕想都不敢想。”

    她现在已经完全肯定,姜焕璋跟她一样,有个从前,依姜焕璋的脾气,这会儿,李信在他眼里,肯定是排在第一位,必定要杀之而后快的仇人了。

    不挑到明路上,李信更加危险!可这些话,她没法跟阿娘说。

    “那倒也是,不过……”张太太沉吟片刻,“也好,过到明路上,正好借这事再看看姜焕璋的为人,要是能实心实意的帮信哥儿几回,那他这人品,至少还不算太坏,人不坏就好,这日子是人过起来的。真要是从中作梗,谁也不是傻子,京城多的是明眼人,他这是坏了自己的名声,咱们……唉!到时候再说。”

    “嗯!”李桐暗暗舒了口气。

    张太太是行动派,打定主意,立时就叫了万嬷嬷过来,将这话说了,郑重嘱咐道:“你得记好,咱们是要结亲,不是招仇!头一条,你这话要说的委婉,点到为止,还要让他知道,这过不过继的,对咱们来说无关紧要,不过是我一时心血来潮,提了这么一句。他受过咱们的大恩,要是因为这份恩情拘着点了头,往后这就是个心结,就是隐患,咱们不犯着,我的意思,你都懂了?”

    “太太放心。”万嬷嬷赶紧点头,李桐迟疑了下,也交待道:“嬷嬷,大哥是人中龙凤,这话我记得你跟我也说过好几回,才气高的人都性子高傲,也敏感,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觉得咱们这是挟恩强求,过不过继其实不要紧,就冲阿娘对他这份照顾,他又是个孤儿,肯定会把咱们家当成自己家一样。”

    “我懂,姑娘放心。”万嬷嬷满口答应了,退出来,一边走,一边盘算。

    这过不过继的事,她跟孙嬷嬷私底下不知道说过多少回,过继,有好处,也有坏处,从前还真是说不上来,可现在,姜家那个样子,这娘家有人跟娘家没人,可就大不一样了,这些天,闲着的时候她就盘算,要是太太早年就把李信过继过来,那多好……

    不过,现在也不晚!

    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得办好了。先从哪儿下手呢?

    大乔回来的很快,杨舅爷那桩事昨天傍晚前就顺顺当当的清结了,是晋王身边的小厮南明拿了银票子,叫了里正做中人,当场点清银票子画押了结的。

    至于银票子哪儿来的,大乔没能打听出来,晋王府里的事,不是他能打听得到的。

    不过不用他打听,独山回来,带回了那笔银子的来历。

    “……没见到王爷,只见到王爷身边一个叫北望的小厮,北望说,说是王爷的话,说爷不必急着到王府当差,先把家务理清爽再过去也不迟,北望说,王爷还说,跟昭华说,不要多想,晋王府没什么事,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也很要紧。”

    独山经过昨晚上那一场事,这会儿胆子如老鼠都小的多得多,半跪在地上,低着头只管说,根本不敢抬头看姜焕璋,当然也就没看到姜焕璋铁青的脸。

    “末了,北望又说,王爷说了,杨舅爷的事,昨天碰巧让墨相家七少爷撞见了,墨七少爷手面大,顺手就替杨舅爷还上了银子,让爷不要挂心,北望还说,爷的银子若是备好了,就给墨七少爷送去,再替他好好谢谢墨七少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