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十二章 族兄2

第七十二章 族兄2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在明年春闱中考中了进士,二甲第七。

    她记的非常清楚,那时候顾姨娘刚刚进门,姜焕璋回到府里,去了正院,必定先拐到顾姨娘院子里看一眼,她那时候,整个人都泡在酸涩中。

    可那天,他从外面回来,连正院都没去,一进府就直奔过去找她,问李信的过往,问她阿娘对李信照顾,问是不是没有她阿娘,就不可能有李信的今天,又问李信的人品,是否知恩图报,那一回,他看向她的目光,有柔情,有惊喜……那一回,她心里隐隐生出了鄙夷……

    那一回,她明明看到了……她不光眼瞎,心也瞎!

    之后的十来年,李信一直是姜焕璋在官场上最得力的膀臂,阿娘死那年……是的,就是阿娘死那年,李信突然一纸弹章,将过往的十几年里,姜焕璋所有见不得人的事都公之于众。

    本来一只脚已经踏进中书省的姜焕璋,被这纸弹章弹的一个跟头跌到了永兴军路,在风沙苦寒的永兴军路苦捱了四年,才重新回到京城。

    姜焕璋重新回到京城时,李信已经调任度支使,成了李计相,之后的十几年,李信站在姜焕璋对面,和他水火不容。

    那十几年里,她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姜焕璋对李信的咒骂,骂他禽兽,骂他小人,骂他两面三刀,骂他刁钻狠毒……却没骂过他忘恩负义!

    李桐直直的看着李信,从前她一直没能、没敢想透的那些事,这会儿统统剥去所有的伪装,扑面而来。

    这位族兄!这是唯一一个替她、替她阿娘出过头的人啊!

    李桐腿一软,扑跪在李信面前,放声痛哭。

    李信吓的眼睛瞪的溜圆,扎扎着手,想扶又不敢,想躲也不敢,连急带吓,脸都白了。

    张太太扑上去抱住李桐,“囡囡!囡囡这是怎么了?你看看这是……囡囡别哭,唉哟囡囡……你再哭,阿娘心都碎了!”

    “我……没事……”李桐知道自己太失态了,可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

    “我就是……看到大哥,我认得……认得大哥,我见过大哥,大哥还记得……大哥肯定不记得……我就是觉得……大哥来了……好委屈……”

    李信直瞪着李桐,不知怎么的,李桐这样举动,这些话,让他心里发烫,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转头看向郑嬷嬷求援,“嬷嬷,妹妹……”

    “没事没事!”张太太哭笑不得又心酸莫名,阿桐是不是觉得有个大哥,姜焕璋就不敢欺负她了?

    “阿娘,我要是……要是……我有大哥……他以后再敢欺负我……我是有大哥的!”李桐这话,是回转,也是最真切的真话。

    从前,要是李信是她娘家大哥,要是这个只有她和阿娘的李家,有大哥支撑,有这样一个看事看人明白之极、又那么有本事的大哥支撑,她也许……

    张太太心里猛的一跳,扶着李桐坐下,看着李信,一脸无奈的笑,“信哥儿别笑话你妹妹,唉,说起来话长……你们先去安顿下来,先好好歇一歇,晚一晚咱们再说话。”

    说着,张太太转头吩咐孙嬷嬷,“紫竹阁清静,景色好,出入也方便,把大爷安顿到紫竹阁,你亲自看一遍,该添该换,赶紧吩咐下去,还有,赶紧让人去一趟撷秀坊,先拿十套衣服过来给大爷替换,再跟针线房说一声,别的先放一放,先把大爷要用的东西做齐了,还有……我没想周全的,你和珍珠,还有老万看看,该添什么赶紧添,宁可多,千万别漏了。”

    张太太不住声的吩咐,李信眼圈微红,郑重长揖到底,“谢婶子关爱,都有,这些年哪缺过东西?不用了。”

    “婶子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郑嬷嬷……”

    “太太可别张罗我!我要什么,我自己找孙姐儿。”郑嬷嬷被张太太的滔滔不绝吓着了,十几年没见,太太这份啰嗦劲儿比她可厉害太多了!

    看着李信和郑嬷嬷走远,李桐重新净了面坐下,张太太打量着她,脸上带着笑,“桐姐儿,你这一哭,倒提醒我了。”

    “嗯?”

    “你小时候,我打过招赘的主意,后来一想,赘婿被人瞧不起,过了两三代还有人提,就是子孙做了官,写履历都得备注一句祖上是赘婿,这对女婿不好,对女婿不好,就是对你不好,再说,这李家有没有后,咱娘俩可管这个!所以这招赘,也就想了那么一两回。”

    李桐斜着阿娘,她还打过这样的主意!

    “后来,我就想,咱家虽然就娘儿俩,可你娘我还年青着呢,不说多,活到五十六十总归能活……”

    “阿娘!”李桐心里猛的一抖,忍不住嗔怪出声。

    “你瞧瞧你,这有什么?死生平常事,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是想,我闺女也不算不能干,就算嫁个不怎么好的,我好歹能替你再撑个十年八年,有了这十年八年,你嫁给谁都该生几个孩子,立稳步了,要是嫁得好……唉,这个不提了,所以,这娘家有支撑没支撑的事,我就没多想过。”

    李桐低头,默然看着杯子里清亮的茶汤。

    “你要嫁给姜焕璋,我原本不同意,阿桐,我不是怪你。”张太太拍了拍李桐的手,“为什么不同意,倒不是因为姜焕璋不好,这一条还排在后头,头一条,是你那时候太迷恋姜焕璋,迷恋太过,就容易失了本心,这因为迷恋,不管男女,丢了身家性命的都多的是,唉,我那时候真该狠狠心……是我看走了眼。”

    “是阿娘太疼我了,舍不得我难过。”李桐靠过去,脸在张太太胳膊上蹭了蹭。

    “你这孩子!唉,也是,阿娘知道求之不得的苦,弯在心里,一辈子痛,当时实在不忍心……唉!不说这个了,你跟娘一样,娘跟娘的娘一样,都是命不好!既然到了这一步,再多说从前怎样怎样一点意思都没有,以后不提了,咱们说以后,阿桐,你刚才提醒了我,你看,咱们要是把信哥儿过继过来,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