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十章 顿悟

第七十章 顿悟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秋媚让大姚捎了句话,说她没事,春妍也没事,不过,秋媚说她昨天下午,把姜大娘子和姜二娘子得罪狠了,她说她得病几天了,还有青书,青书病倒了,不知道真假,春妍去看了一趟,说是真的。”

    万嬷嬷一脸苦笑,这样的情形,她真是压根没想到,她以为经过昨天那场事,大爷就算丢不开顾姨娘,也必定不能象从前那样待她,谁知道……

    倒是姑娘说的对。

    “青书没事,她手里有银子。”李桐给阿娘倒了杯茶,又倒了杯推过去给万嬷嬷,“嬷嬷喝杯茶。她是姜府家生子儿,这一趟她家里人一个都没牵扯进来,再说,她和顾姨娘一样,深得姜焕璋宠爱,再说,她和捧云关系极好,吴嬷嬷肯定会护着她,她没事。青书没事,秋媚和春妍也不会有什么大事,让人给秋媚传个话,还是别病了,这会儿病了,那就是给顾姨娘添乱,得罪了姜婉和姜宁不算什么事,这会儿给顾姨娘添乱是大事,顾姨娘才是姜焕璋的心头肉,那两个妹妹,姜焕璋从来没放眼里过,告诉大家,这一阵子都谨小慎微些。”

    万嬷嬷喝了茶,赶紧点头,张太太怔怔的看着李桐。

    “就算姜焕璋发卖恶仆,新添人手,再全力支撑顾姨娘,可这没多大作用,姜家真正的祸害,是几十年来早就养成的懒、散、刁、坏,这些坏毛病,早就深入骨髓,想改可没那么容易。再说,还有吴嬷嬷,青书,捧云,王嫂子这些人,拨火挑事,无中生有,指鹿为马,全挂子本事全部都在拆台坏事上,除了这些人,上头还有姜婉、姜宁,和陈夫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至于新买的下人。”

    李桐一声冷笑,“姜家的风气在那儿摆着呢,新人进来,学好不容易,学坏可快的很呢,顾姨娘想把姜府理到让姜焕璋满意……”

    李桐顿住话,紧紧抿着嘴唇,姜焕璋那份鸡蛋里挑骨头的本事,她太清楚了,不过那是对着她,对上顾姨娘,大约就什么都能包容了。

    “不说让姜焕璋满意,就算想理出个大体清爽,也没那么容易,一时半会,姜焕璋和顾姨娘顾不上秋媚她们。”

    李桐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沉郁,“至于得罪了姜婉和姜宁这事,回头让秋媚往吴嬷嬷那儿送点东西,求她说几句好话回转回转就行了。”

    “吴嬷嬷说是病倒了,也不知道真病还是假病。”万嬷嬷看着李桐,恍惚中,只觉得得李桐比她还要年长许多……

    “真病连着假病,你去问问钱管事,他和吴嬷嬷都是夫人从娘家带来的陪房,都是陈家的家生子儿,问他有没有信得过的人,又能跟吴嬷嬷说上话的,得让人去劝劝她,总病着能有什么用。”

    钱管事有个堂妹,当年求恩典嫁到了外面,嫁过去没几年,就跟着婆婆学官媒,后来接了婆婆的身份。

    从前她见到钱媒婆的时候,钱媒婆已经是京城数得着的官媒了,从前,姜婉和姜宁,就是钱媒婆帮她们找的婆家,按照她的心意,把姜婉和姜宁嫁的远远的,钱媒婆和吴嬷嬷是自小的交情,相互交好,相互妒嫉了一辈子。

    “好。”万嬷嬷有几分愣神,姜家上上下下她都打听了好几遍,没听说钱管事认识什么能跟吴嬷嬷说得上话的人,不过姑娘跟从前大不一样,她好象知道不少自己不知道的事,虽然她想不通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李桐又琐琐细细交待了几件事,万嬷嬷脚步急匆出去了,张太太定定的看着李桐,突然问道:“阿桐,你跟阿娘老实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的女儿,象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阿娘。”李桐迎着张太太的目光,很快就避开了。

    她刚刚回来那些天,每天她都在想怎么跟阿娘说这件诡异到可怕的怪事,可她想的越多,想的越深,就越害怕。

    从前她亲眼看到过很多鬼神之事。

    阿娘死后,她痛心之极,曾经在大相国寺后院那个枯瘦的看不出年纪的无名和尚屋门前跪过两夜一天,求他作法,让她跟阿娘说几句话。

    她就想知道,阿娘的死……阿娘到底是怎么死的,她想问阿娘几句话,问问阿娘,她该怎么办……

    她跪开了那个枯骨一样的和尚的门,可那和尚说,阿娘没入六道轮回,他找不到阿娘,那和尚说,他欠她太多,她跪,他不能不应,可他应了,就是说了不该说、不能说的话。

    她眼睁睁看着那和尚在她面前化成白骨,又化成一堆灰白的灰,一阵风来,吹散的干干净净……

    她想着怎么跟阿娘说这桩诡异怪事那几天,一闭上眼,就梦到那和尚在她面前化为白骨,再化为灰烬的情形……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那和尚在警告她,这桩诡异怪事跟他和她说过的话一样,是不该说、不能说的话,她不确定,可是,万一呢?万一是他在警告她呢?

    “阿娘,佛家说顿悟,现在,我知道了什么是顿悟。”李桐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这儿摔出个窟窿,也摔出了顿悟,自从晕迷醒过来,我觉得我象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浑浑噩噩的……”

    李桐顿了顿,“噩梦,阿娘,我真不明白,我当时看上了姜焕璋哪一点?就因为他长的好看?您说姜焕璋被五通神附了身,我觉得他身上的五通神,是从我身上摔下来,挪到他身上去的。”

    张太太瞪着李桐,好半天才说出话,“佛家说顿悟,那顿悟……”

    “顿悟能让人变聪明、变明智。”李桐飞快的接道:“悟了,就是明白了事理、人情、世理,世情,诸般道理,所谓般若。就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一刻生出的无数大慈悲心一样。阿娘,我就是顿悟了!”

    张太太呆看着李桐,好半天才猛抽了口气,“好!好!既然是佛祖点化你,既然你说这样……唉!阿娘不问了,再不问了。”

    张太太长长叹了口气,心里五味俱全、纷乱如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