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十九章 清晨

第六十九章 清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吩咐一句,大乔答应一句,姜焕璋吩咐完,放下帘子,大乔转身刚要走,帘子又掀起,姜焕璋又补了一句,“要快,越快越好。”

    “是。”大乔再次答应,看着帘子放下,又等了片刻,才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拧着眉,头扭到左边看看,再扭到左边看看,满肚子困惑。

    他家姑娘昨天晚上那样式的搬出了这姜府,摆明了告诉他,姑娘和他这个姑爷闹翻了。

    他可是姑娘的陪房,他不该防着他么?怎么还吩咐他打听这样的事?

    这个大爷,真象是撞了客了!

    李桐一觉醒来,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外面鸟儿欢快婉转的叫声,慢慢睁开眼,葱绿的纱帐上,青草招摇,翠绿、深绿、墨绿的蚱蜢跳的到处都是。

    李桐伸出手指,点在那些蚱蜢上,喜悦从心底往外漫延弥散。

    她回来了,她逃出来了,她活过来了……

    “姑娘醒了。”水莲一层层挂起纱帐,“珍珠姐姐说,姑娘这一夜睡的特别沉,一次没醒过,自从姑娘伤了头,这是头一回睡的这么沉。”

    水莲浑身都透着喜气,大夫说过,先要睡得沉,只要能睡得沉,慢慢就好了。

    “回家了,当然睡得好。”李桐坐起来,“阿娘呢?”

    “太太起的早,这会儿在后园子里看着人种花呢,珍珠姐姐去寻太太了。”

    文竹托着漱口的淡盐水进来,众丫头侍候李桐刚刚洗漱好,张太太就掀帘进来了。

    “阿娘!”李桐看到阿娘就忍不住的激动,日夜思念了几十年……她总是觉得她几十年没见阿娘了。

    “你看看你这孩子,跟两三岁一样,看到阿娘就想扑上来。”张太太被李桐激动的满腔酸涩,唉,这必定是委屈极了,不然也不会这样。

    她如珠似宝在手心里捧了十几年的女儿,刚嫁了人,不过两三个月的功夫,就仿佛历尽沧桑一般,这姜家、这姜焕璋,怎么能这样?

    张太太不能细想,一想就心如刀绞。

    “阿娘吃过饭没有?再吃一点?这个野荠菜蒸饺好鲜,阿娘尝尝。”早饭摆上来,李桐咬着只荠菜蒸饺让阿娘。

    “阿娘吃过了,你慢点,看你这样子,真好多了。”张太太看着大口大口吃蒸饺的李桐,又是心疼又是高兴。

    “那当然,搬出姜家,我就活过来了。”李桐在阿娘面前最没规矩,咬着蒸饺,含含糊糊答着话。

    张太太眼里闪过层浓厚的忧虑。

    李桐吃过早饭,净了手脸,和张太太一起出来,逛了半个园子,在紫藤架下坐了,水莲等人摆了茶上来,张太太这才进入正题。

    “老万说你照着析产分居的主意闹腾的?”

    “嗯。”李桐点头,“阿娘,从我摔伤到现在,一件一件的事,您也看到了,姜家就不说了,绥宁伯,陈夫人,还有他那两个妹妹,是什么样的人,咱们都打听清楚了,我没把他们放眼里,更没放心里,可姜焕璋。”

    林桐看着张太太,“阿娘,您看,他还是刚和咱们结亲时的姜焕璋吗?”

    张太太紧锁着眉头,没答话。

    “我瞎了眼,阿娘也只看透了一半,他……”李桐话没说完,就看到万嬷嬷沿着花径急匆匆冲进来。

    “你瞧瞧你。”万嬷嬷走近了,张太太皱眉先训斥,“年纪也有一大把了,怎么还跟年青时候一样,整天毛毛糙糙的?”

    万嬷嬷和孙嬷嬷都是张太太自小的丫头,万嬷嬷年青时候就是块暴炭,挨张太太的训挨的最多。

    “太太!您听我说了,就知道……唉,真不知道都算什么事!”万嬷嬷看样子想狠啐一口,将啐未啐时觉出不对,忙又咽回去。

    “刚刚大姚来了,跑的一人一马全是汗,说昨天姑娘走后,姑爷狠狠发作了一回。这是应该,昨天那样的事,也是该好好发作发作,可姑爷昨天下午当众宣布,让顾姨娘主理姜府中馈。今天卯正,姑爷亲自陪着顾姨娘,点卯认人安排家务,还当众放下了狠话,说谁要是敢不把顾姨娘放眼里,阴奉阳违,那就是蔑视他,他就把她们全家打断腿卖到天涯海角去!”

    李桐早就预料到这些,神情淡漠,似听非听。

    这一回,他果然想圆了他从前那无数遗憾,就算不能三媒六聘的娶回顾姨娘,也要把她捧成实际上的妻,他心里眼里,只有顾姨娘,才能配得上他。

    “他疯了?”张太太气的脸色铁青,“你跟阿桐……那么多事,顾家,还有那妮子,是什么货色,他还没看清楚?顾家什么样儿……他眼睛瞎了?”

    “可不是眼睛瞎了!”万嬷嬷呵呵冷笑,“昨天先是踹了钱管事,又打了吴嬷嬷的脸,今天天还没亮,就吩咐叫人牙子进来,把钱管事和昨天门房上两个人,还有昨天偷拿了东西没自己扔出来的那些丫头婆子,一个没留,统统卖了,又让人牙子送人进府给顾姨娘挑,说是让顾姨娘:好好挑些人,往后多使唤这些人,多施恩。让顾姨娘把这些人都使唤成她的心腹,还说顾姨娘:管家理事,少不得左膀右臂,有了这些心腹,她以后做事就容易了。”

    张太太目光凌利,脸上倒看着没刚才那么生气了。

    “钱管事……”李桐看着万嬷嬷,蹙眉问了句。

    “姑娘放心,已经打发人把他一家子都买下来了,送到离城最近的庄子里,已经让人去请胡一贴的大儿子给他正骨疗伤。”万嬷嬷忙答道,说完,重重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她原来还以为钱管事能捞场大功劳,可现在……这叫什么事儿!

    “卖掉的婆子里头,有吴嬷嬷的堂妹吴婆子,吴嬷嬷求了陈夫人,陈夫人出面,也没能拦下来,吴嬷嬷气坏了,直说大爷是五通神附身了。”万嬷嬷接着道。

    “可不就是五通神附了身!”张太太面色如常,眼里却寒光闪动。“秋媚和春妍那两个妮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