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二三章 临行

第七百二三章 临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子爷!太子爷,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常太监扎扎着手,压着声音焦急无比的劝着,却一步不往前去,跟在贺嫔身边的侍女早就吓傻了,贺嫔弯着腰,护着肚子,萎顿在地上,“……皇上!救命!太医,太医!”

    “常大伴,皇上晕过去了!快!”小内侍从屋里急奔出来,一脚绊在门槛上,扑倒在地上前,冲常太监叫道。

    常太监顾不上太子和贺嫔了,一边转身往殿内奔,一边吩咐小内侍,“快去宝箓宫!”

    贺嫔被女侍抬到偏殿榻上,血浸透了一块棉垫,又换了一块。

    “太医呢?”贺嫔紧紧揪着奶娘邓嬷嬷,下身缓慢却流个不停的血,让她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浓。

    “娘娘,您怀了胎这事,连皇上都不知道,常大伴是怎么知道的?”脸色青灰的邓嬷嬷艰难的问了句,贺嫔怔了下,“太医诊脉时,我说过不许跟任何人说,不然……嬷嬷,是常大伴要害死我?我哪儿惹着他了?嬷嬷,太医怎么还没来?血……”

    贺嫔昂起头往下身看,两个女侍托起她,正在换第三块垫子。

    “再不来,我要死了!”贺嫔哭出来了,“嬷嬷,你去看看,太医……怎么还没来?想害死我么?”

    邓嬷嬷站起来,走了两步,站住,吩咐一个女侍,“你去看看,问问常大伴,要是找不到常大伴,就……看看正殿谁在,问一问。”

    女侍答应了出去。

    “她去有什么用?嬷嬷你去,把常大伴叫来,让他看看,我要死了。”贺嫔心里的恐惧一会儿比一会儿浓烈,一急之下,下身血流的好象更快了。

    邓嬷嬷没理贺嫔,走到偏殿门口,将帘子掀起条缝,往正殿张望了片刻,放下帘子,坐回贺嫔身边,“几位相爷也来了,那边,殿门口,都是人。”

    贺嫔茫然的看着邓嬷嬷,邓嬷嬷轻轻叹了口气,“姑娘,看样子,只怕皇上不行了。”

    “什么?皇上好好儿的,皇上才多大年纪?皇上正是盛年,这是你说的!这话是你说的!”贺嫔惊急之下,声音都变了。

    “天有不测风云。”邓嬷嬷移开目光,“姑娘,这都是你的命。”

    “你这话什么意思?”贺嫔脸色变了,“这不是我的命,我才多大?嬷嬷,你这话什么意思?太医呢?你没让人去叫太医?你……”

    “姑娘。”邓嬷嬷打断了贺嫔的话,“你好好想想,常大伴怎么知道姑娘怀了胎这事,常大伴当着太子的面说那样的话,就是成心要害死姑娘,姑娘,常大伴是谁的人?这要不是皇上的意思,那就是皇上已经……不行了,常大伴这是要另外认主了,姑娘,你是聪明人,咱们既然走到这条路上了,这条路,本来就是九死一生……”

    “不是!”贺嫔哭泣着打断了邓嬷嬷的话,“不是九死……你从来没说过,你只说我是做太后的命,你说就跟周太后那样,你从来没说过……从来没说过……”

    贺嫔哭出了声,因为哭,她再次觉得下身的血流的更快了。

    “我不想死!嬷嬷,你想想办法,我不要了,我不想了,嬷嬷你想想办法,我不想死,嬷嬷!”贺嫔拉着邓嬷嬷,哭的涕泪横流。

    “姑娘,想开点吧,这条路,走上来,哪有能回头的?”邓嬷嬷知道她家姑娘的死期,也是她的死期,这会儿,她没有太多心情象平时那样,挖空心思开解安慰她家姑娘。

    贺嫔听邓嬷嬷这么说,哭的更厉害了,“我去求……去求太子,我没得罪过他,我一个弱女子……他把我的孩子都踢掉了,他还想怎么样?嬷嬷,去求他……放过我,我不想死,嬷嬷我不想死……”

    邓嬷嬷低垂着头,怔怔的出着神,由着贺嫔把她晃的前前后后的摇。

    …………

    福安长公主站在皇上床脚不远,直视着挥着胳膊冲太医咆哮的太子。

    “……废物!阿爹要是有个好歹,孤把你们全部活殉了!还不赶紧!一群废物!”太子咆哮出来的口水,喷了常太监一脸,脸色死灰,直挺挺躺在床上的皇上脸上,也落了不少。

    “太子伤心太过,失态了,侍候他下去静一静。”在太子一声比一声高昂的咆哮声中,福安长公主发话了,福安长公主声音不高,却压在太子的咆哮之上。

    常太监立刻上前去扶太子,太子猛一把甩开他,一个转身,手指点在福安长公主鼻尖不远,没等他咆哮出来,站在殿门口的宁远一个闪身,众人只觉得眼前花了花,宁远已经拦在太子和福安长公主之间,面对着太子,一脸谦恭,“太子爷,长公主姐姐吩咐了,您还是安心歇一歇吧。”

    说话之前,已经伸手按在太子两边肩膀上,看着恭敬,其实紧扣住太子胳膊,提的他脚不沾地,出了正殿。

    福安长公主仿佛没看到这一幕,只直直的看着皇上,宁远拖开太子,福安长公主上前几步,常太监体贴之极的推了张椅子过来,福安长公主坐在皇上面前,伸出握住皇上微凉的手,“大哥。”

    “四哥儿,是个急性子,他看朕病,急。”皇上喘过口气,先替太子解释。

    “他确实性子急,急的等不到大哥咽下这口气,急的恨不能象踹死贺嫔那样,把大哥也立刻送走。”福安长公主一改平时的沉默平和,话语犀利的不留丝毫情面。

    皇上愕然看着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叹了口气,“大哥,四哥儿,甚至大哥儿,是什么样性子人品,你心里一清二楚,你不肯承认,难道到这会儿了,你还要自欺欺人?”

    “真真!”皇上嘴唇抖个不停,她想干什么?

    “周氏的死,大哥难道不是心知肚明么?”福安长公主直视着皇上,“太医院的脉案,皇上看过的,周氏除了中了砒霜的毒,还中了断肠草的毒,下毒的,除了老大,还有老四,她亲生的两个孩子,一起生了心,一起下了手,一起毒死了她。”

    “真真!”皇上震惊中透着慌乱,挣扎着想坐起来,常太监急忙上前,从后面将皇上推起来些,小内侍垫上垫子,“真真,你疯了,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