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二一章 兄弟情深

第七百二一章 兄弟情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满身满头黑灰的军巡铺统领急匆匆奔过来,冲墨相、吕相和楚相以及邢府尹团团一揖,“各位爷,没找到大爷,大爷只怕……”

    军巡铺统领一脸惊恐的指着烧的肆意无比的火光。

    大皇子尸体所在的那间屋子,是这大皇子的中心,也是起火的中心点,这会儿被大火包围,哪儿找得到?

    “混帐!进去找!大哥要是有个好歹,在场的,就你们,一个都别想活!”太子一跳三尺高。

    军巡铺统领呆看了片刻,才认出太子,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刚刚跪倒,就被楚相踢了一脚,“没听到太子爷的话?还不赶紧去救火?大爷这会儿必定还好好儿的,快去!赶紧把火扑灭!”

    统领答应一声,爬起来就跑。

    太子听了楚相的话,脸色变幻不定,他刚才着急了,要是老大真还活着,这水一扑灭……

    吕相斜着一脸纠结呆怔的太子,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墨相横了太子一眼,懒得搭理他。

    “孤也是太急了,一想到大哥……去传孤的话,不要伤了人,不然,孤心里不安,大哥心里更加不安。”太子纠结片刻,忍不住吩咐身边的护卫。

    墨相郁闷的猛咽了口口水,吕相眼望天空,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楚相无语之极的翻了个白眼。

    宁远差点儿笑出了声,这位太子,出娘胎的时候,什么都全了,就是心眼没带,一个都没带。

    “太子爷,王妃霍氏,还有从前教导过大爷的先生,都在那边,太子爷要不要过去看看?”一群人沉默片刻,吕相打破沉默,微微欠身,冲太子客气道。

    “过去看看!”太子背着手,顺着吕相的示意,大步溜星往被殿前三军、府衙诸人,以及皇城司等各家混杂看守在一起的霍氏和蒋先生等人。

    霍氏看起来气息微弱,坐在唯一的一个锦垫上,两个老嬷嬷一左一右扶着她。桃夭离霍氏不远,虎视耽耽的看着那一群从大爷院子逃出来喊救火的丫头婆子。

    蒋先生盘膝坐在地上,眼睛半闭,仿佛入定一般,看起来十分淡定。

    “大哥呢!”太子几步冲过来,站在众人面前,一声厉喝。

    霍氏哆噎了下,紧紧抓着婆子的胳膊,没看太子,却看向蒋先生。桃夭后背绷的笔直,死死盯着眼前这一群丫头婆子,唯恐跳出来一个不知轻重死活的。

    蒋先生睁开眼,看着太子,没说话先长叹了口气,“回太子爷,大爷喝醉了酒,提着剑,推倒蜡烛在屋里放火,那群丫头婆子,谁冲进去救他,他就一剑上去……”

    蒋先生又是一声长叹,“老朽到时,王妃正拼死要冲进去,是老杇自作主张,让人拉住了王妃……”

    “大哥呢?是死是活?”太子打断了蒋先生的话,急切的问道。

    “大爷杀了几个人,后来,门口的横梁落下来,封了门。”蒋先生再次长叹,“王妃还要往里冲,老杇只好让人把她拖了出来,大爷……”蒋先生悲伤的叹了口气。

    “大哥死了?你亲眼看到的?”太子不放心,再追问一句,蒋先生垂着眼皮,点了点头。

    太子长长舒了口气,一丝笑意刚要浮出来,立刻又被绷了回去,太子指着蒋先生和霍氏等,厉声呵斥:“你们!竟敢弃大哥不顾!眼睁睁看着我大哥葬身火海!你们怎么有脸逃出来?大哥!”

    太子掩面号哭,“大哥你死的好惨啊!大哥,大哥!我一定要替你报仇!大哥!”

    蒋先生冷冷看着用袖子掩着脸哭的跟笑声差不多的太子,一年不见,他越发愚蠢了。

    “来人!把他们给孤扔到火里!竟敢弃大哥不顾!孤要让你们替我大哥殡葬!”太子大约觉得光哭不足以表达他的伤心和愤怒,手指划着大皇子府诸人,从霍氏到蒋先生,厉声呼喝。

    “太子爷,不能这样。”吕相只好上前去劝,“您是太子爷,一举一动关乎国体律法,把他们扔进火里,这可不妥当,这位老者所言是真是假,他们有没有弃大爷于不顾,这事得查清楚,查清楚了再论罪。”

    “他们害死了孤的大哥!孤只有这一个大哥!”太子哭着喊着,却死活挤不出眼泪,他太高兴了。

    “太子爷生性仁义,和大爷手足情深,太子爷这是太难过了。”吕相看着蒋先生说话,蒋先生迎着吕相的目光,心里突然涌起股暴笑之意,这位吕相,能做相公,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果然很不一般,他拍马不及。

    “太子爷是国之储君,您一举一动事关重大,还请太子爷节哀顺变,皇上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难过呢。”楚相也顺着吕相的话劝太子,太子哭的更响了,“大哥!大哥你说走就走了,这让孤怎么活?大哥!”

    墨相斜着太子,眉头紧拧,一眼瞥见周六,急忙叫了一句,“小六过来,你扶太子到车上歇一歇,透透气,好好劝劝太子爷,节哀顺便,保得身体。”

    刚从火场边退下来,满头满脸烟灰的周六哎了一声,答应了一句,再四下转头找宁远,宁远往前挪一步,让周六看到他,冲周六做了个手势,示意他扶太子到旁边车上歇着。

    大皇子府这场大火直烧了一夜,诸人围着火场团团转忙了一夜,到天明,曙光照在烟气袅袅的废墟上,竟让人有了一种劫后新生的奇异感觉。

    大皇子那间屋子里,找到了两段焦炭一样的尸体,谁也分不清哪个是大皇子,哪个是丫头,干脆放在一起,稀里糊涂殓进匣子里。

    对着两段焦炭,墨相、吕相和楚相三个,头碰头嘀咕了半天,没敢直接禀报皇上,由墨相捧着匣子,先去见福安长公主。

    福安长公主伸手掀开匣子,看着匣子里两段焦炭,声音清泠的问道:“怎么有两个?”

    墨相急忙解释了,福安长公主轻笑了一声,“所谓龙子凤孙,烧焦了,有什么分别?太子既然兄弟情深,让他捧去给皇上,也许他和皇上,能分出哪一个尊贵,哪一个卑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