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二零章 大火

第七百二零章 大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凤娘一口气跑出巷子,再转个弯,听着喧嚣和噪杂已经有些远了,才慢下步子,将多多和阿萝甩在墙角。

    多多有衣服,被卫凤娘拎着腰带,除了头晕,别的还好,阿萝浑身不着一丝,冻就不说了,因为卫凤娘只能揪着她一条胳膊,这会儿,阿萝的胳膊不光被卫凤娘捏的青紫僵硬,还脱了臼,痛的一层接一层的冒冷汗,可生死关头,难得她既没晕过去,也没叫出来。

    “小姐,衣服,小姐,咱们逃出来了。”多多先解下自己的裙子,胡乱围在阿萝腰上,又去扯自己的短袄。

    “胳膊……”阿萝勉强说出两个字,大口大口喘气的卫凤娘不乐意了,“胳膊?你什么意思?嫌我抓你胳膊了?那你说说,我不抓你胳膊抓哪儿?头发?你瞧你这样子,你惹的事还不够?逃出来了?你可真敢想,你当七爷是菩萨?什么事都能替你兜着?连这事都替你兜着?凭什么?你哪儿来这么大的脸?你怎么敢这么想?”

    卫凤娘越说越生气,不光生气,还十分害怕。今天这件事,不光是办砸了差使的事了,而是给七爷惹下了大祸,她杀了个皇子!

    “你说说你,这大半年,你惹了多少事?七爷招你惹你了?我招你惹你了?你哪儿来的胆子,你还敢杀人,不得了你啊?啊?”卫凤娘越想越怕,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不下去了。

    多多将小袄棉裙都给了阿萝,本来就冷,再听了卫凤娘这一通话,寒气从外往里钻,紧紧挤着阿萝,想哭又不敢。

    阿萝呆呆看着卫凤娘,这小半个时辰里,她从死到生,再从生到死轮回了好几趟,又杀了人,浑身的血腥还在,这会儿,她对冷和痛,十分迟钝,连生死两个字,都十分遥远。

    “小姐!”多多再往阿萝那边挤了挤,看看卫凤娘,再看一眼阿萝,扁着嘴想哭不敢,想说话也不敢。

    卫凤娘也有点茫然,下一步该怎么办?七爷那里怎么交待?七爷会怎么处置她?她把差使办成这样,照七爷的规矩,她肯定活不了的……

    “小姐!”见两人谁也不说话,多多更害怕了,再次挤了挤阿萝,再次带着哭腔叫了一声。

    “一人做事一人当。”阿萝恍过神,深吸了口气,“是我杀了他,要杀要剐,我……求你把多多送走,不关她的事。”

    “这是你能担得起来的事儿?”卫凤娘没好气的斜了阿萝一眼,“你担不起,我也担不起,要担……”

    只有七爷能担得起来,只能七爷来担,她替七爷惹下了甩不脱的大祸!

    “我去求七爷?”阿萝仰头看着卫凤娘,卫凤娘嘴角一路往下扯,扯到底突然僵住,对了,如今的定北侯府,不是七爷一个主子,而是两个!

    “你哪有脸求七爷?还是求求七奶奶吧。”卫凤娘呼的站起来。

    “七奶奶?”阿萝和多多一起茫然。

    “七爷成亲了,赶紧走!这会儿七爷……”卫凤娘回头看了眼火光雄雄的大皇子府,七爷领着皇城司,刚才她又听到了蒋大的声音,七爷这会儿肯定在大皇子府看着灭火,府里只要七奶奶,正好,七爷不在府里,只有七奶奶在,她们求到七奶奶那里,就不能算专程去求七奶奶!

    “快走!”卫凤娘打定主意,打了声呼哨,叫出她那匹马,将阿萝和多多甩到马上,自己牵着马一路小跑,直奔定北侯府。

    …………

    大皇子府的火光照亮了半个京城,惊动了整个京城。

    离大皇子不远的禁中,贺嫔宫里,宫人看着不远处的明亮的火光,却没人敢惊醒寝宫中的皇上和贺嫔,几天前,贺嫔刚下了严令,她和皇上睡了之后,除非京城失陷了,否则任何事都不许惊动了她和皇上。

    这只是失火,不是失陷。

    禁中另一处,宁皇后站在大殿门口,背着手,远远看着那片火光。

    “婢子去一趟定北侯府?”素心站在宁皇后侧后,低低问了句。

    “不用。”顿了顿,宁皇后轻轻哼了一声,“这一把火,要么是赴死,要么是求活,不过,还往哪儿求活呢?”

    宝箓宫中,福安长公主站在廊下看了几眼,转身进了屋,甩了斗蓬,重新躺回床上,闭上了眼,周贵妃的骨头都开始化了吧,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还有什么用?

    …………

    大皇子府外,宁远最先赶到,却在半条巷子外等了片刻,见军巡铺一路狂奔过去,再看着京府衙门邢府尹急如星火奔过去,才从阴影中出来,绕过半条巷子,赶着和墨相前的脚,到了现场。片刻之后,楚相和吕相也到了。

    太子到的最晚,动静却最大,人还在一条街后,传话的护卫内侍就一个接一个连成串儿的喊叫过来:“太子吩咐:先救大爷!”

    一连串的救人之后,太子纵马赶到,人没下马,先劈头问道:“大爷呢?是生是死?”

    “回太子爷,正在救火,还不知道。”墨相欠身答话。

    “混帐!救什么火?先救人!让他们冲进去救人!快!看清楚,到底是生是死!”太子急急吩咐。

    “回太子爷,这会儿火已经起来了,进不去人,进去了,也救不出来了,大爷府上逃出来的人都在那边。”吕相上前回话。

    “大哥呢?也在……那边?”太子屏着口气问道。吕相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太子下意识的长舒了口气,“赶紧救火,这儿离禁中这么近,惊扰了皇上,可不是小事!谁把墙砸开了?过了火怎么办?这墙是奉旨修起来的,这是谁砸的?”

    墨相和吕相,以及楚相专心看着雄雄的大火,谁也没答话,不砸墙怎么救火?圈起来全烧死吗?

    宁远往后退了一步,再退一步,一直退到太子看不到的地方,远远看着一会儿喜一会儿怒的太子,十分困惑,蠢成这样,他怎么就能以为全天下都在他股掌之间,凭他玩耍呢?